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点击此处回 文章集锦 首页

四五十年前中国学生赠答诗词四首

 

李柚声

 

作者按:学术界常有人说:共产主义与基督教教义相似。欧洲宗教革命产生基督教与天主教两大派别,而给后来世俗世界的资本主义现代化扫清道路,三者至今并存。中国文革是对苏联原教旨共产主义的革命,而给后来中国改革开放扫清道路。人造二级社会有无数不同形式,用不着相互否认。西方没有降罪宗教徒的意思,我们就更没有理由降罪四五十年前天真烂漫的青少年:让婴幼儿天真一笑永留人间。

 

一、水调歌头 干河工地 和李XX

 

1970年医学院毕业后,我们大多分配到西南西北的边远山区工作。我在贵州安顺城北一片名为干河的地方劳动锻炼一年,在荒野上建造一座中等医院。此干河工地位于一片湖泊的北岸,而这个名为洪湖的湖周围是几座苍山。贵州的山都不高大,和广西桂林的山相似,所谓石灰岩地形,或者由于气候原因,山上石缝里草木丛生,也非高大树木。我在当时建筑材料堆积的工地上接到同学李XX寄来的水调歌头一首,我即边劳动,边拟就此原韵奉和诗回复他。后另一同学黄XX知道后,也写了一首,同时附于后。我开头几句变换词牌句式,自以为更传达抑扬顿挫的情感。

 

漾漾洪湖水,

围几座苍山,

托出云天十里,

添一处新颜。

工地喜读水调,

寄意南蛮北国,

何谓古无缘。

迢迢鸿雁苦,

飞破几重天。

 

追往昔,

愁望极,

怅蓝天。

书生共度岁月,

海阔论奇男。

安将此腔热血,

洒向荒山乱石,

温暖化霜寒。

逢雨萌边草,

翠绿漫高原。

 

二、李XX原词﹕水调歌头

 

意向青海湖,

飞跨日月山。

可笑唐宫奇秀,

两泪洗红颜。

偏寻朔风塞草,

本是故土乡关,

辽阔古无缘。

喜看群山午,

碧海接青天。

 

红暴起,

自梦走,

换新天。

神州处处皆是,

奇志好儿男。

喜乘东风飞去,

洒向僻岭荒山,

傲骨斗霜寒。

飞雪迎春到,

花开满边原。

 

三、黄XX所作词﹕水调歌头

 

茫茫戈壁滩,

逶迤接天山。

喜看冰天雪地,

余晖抹红颜。

晨观风帆斗浪,

更起巍巍城郭,

海市渺无缘。

听铁牛奔鸣,

古原换新天。

 

为人民,

斩豺狼,

赴于阗。

胸有朝阳旭日,

艰苦何足谈。

化作天山劲松,

扎根边陲北国,

傲骨斗严寒。

待春风西渡,

百花漫边原。

 

 

四、离别赠言陈XX

 

1963年我高中毕业时,将一本书赠给要好的同学陈XX,我在书的扉页上随手题了以下诗句,读者读后可知,并非精心之作。至今五十二年过去,抄于下,只字不改,以展当时的风貌与心情,或有社会学资料意义。当时已有文革前驱政治倾向显露,学生心理首当其冲而受影响。与今天年轻人相比,有天壤之别,可见人心是时代的作品,也就是作者两级社会理论所讲﹕人是社会文化的产物,也就是人类自己制作的产品,不过不是个别人,而是亿万人的集体朔造。

 

窗前槐花几度开,

耳畔钟声频频来。()

六年同学情如织,

子规晴云催归去。

往事忆来缕缕丝,

尽如昨夜梦中事﹕

春风杨柳几多情,

窗下斜阳读书声﹔

田间斜经迟迟步,

话语绵绵徒持书﹔

窗前赏尽中秋月,

床下道遍天下事﹔

漫山遍野银界里,

雪花飘处始云志。

今离去,

几相逢﹖

东风春雨花正浓。

君不闻﹕

无为儿女沾巾事﹔

君不叹﹕

风啸啸兮壮别情﹔

君不睹﹕

万里长空鹰展翅﹔

君不见﹕

千里春光万马腾。

说什么,

天涯知己比邻中,

多么颓废不好胜。

只愿的﹕

不见长江滚滚去,

但见黄河天际来﹔

不见东风龙归海,

但见雏凤又凌空。

还记否,

曾狂言﹕

愿作山颠玩命鬼,

不愿温室福中生﹔

大大列列无志士,

柔柔情情不丈夫。

志儿上马千里程,

离别自有离别情﹔

纵然亦许永别日,

但作课后别与逢。

天涯海角何相碍,

共为社会主义声。

往日同骑竹马者,

谁知他日几英雄﹖

不愿飞穿鸿飞雁,

但愿喜讯逐春风﹔

不愿所谓高洁士,

但愿豪情贯永生。

 

(注﹕当时学校每堂课五十分钟左右,然后有十分钟的课间休息。每堂课开始与结束均有人敲钟作为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