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否選擇耗盡﹖

                                                 閱石軒(柚聲)

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点击此处回 文章集锦 首页

目前美國的大選﹐喬治.布什對約翰.凱利﹐是一場雌雄難分的惡鬥。在整個競選期間﹐並沒有任何一方在任何時候明顯勝出﹐民意抽樣調查中雙方的擁護率一直相仿。全國上下懮心忡忡﹐唯恐選舉重複四年前的結果﹕布什在選票重新計數時多出五百多票而後由最高法院裁決後獲勝﹐儘管在全國的總票數中遠低於對方。我遇到許多美國人﹐他們說﹐布什將要勝選﹐但比對方多得不了很多票。很可惜﹐民主黨未能找出更據魅力的候選人。

在2004年美國大選前幾天﹐我寫下上面這些話。最後的結果是﹕布什以百分之五十一對百分之四十八獲勝﹐參加投票的人佔有選舉權者的百分之六十。當我在電視上看到人們排著長長的隊伍等待投票時﹐我腦海裡似乎聽到了他們不耐煩的話語﹕哪個傢伙靠前一點﹖你不喜歡布什﹖我也不喜歡他。但為了上帝的目的﹐推他一把。如果我們再重複四年前場面﹐對民主政治來說是莫大的災難。

幾個月以前﹐台灣的總統選舉幾乎經歷同樣的歷程。競選期間﹐雙方全部動員起來﹐大型集會一個接一個。連旅居海外的台灣人也受到感染﹐趕回台灣參加選舉。後來以比對方多出數萬張票而贏得選舉的民進黨陳水扁與呂秀蓮﹐在選舉的前一天被槍擊而受輕傷。選舉後落選的國民黨立即要求重新數票﹐結果發現因書寫不清等無法判斷選票真正意圖的廢票數遠多於兩黨得票總數的差別。國民黨還控告陳水扁與呂秀蓮導演槍擊事件以贏得同情票。1995年十月三十日加拿大魁北克省第二次全民投票決定是否要從加拿大分裂出去﹐成立獨立的國家。第一次這樣的投票在1980年﹐十五年的爭論不休才導致這次投票﹐雖然是一個省的投票﹐但全加拿大都提著心注視這一事件。其結果是50.58%對49.42而決定繼續留在加拿大﹐二者僅相差1.16%。如果說這次投票是魁北克人想要在加拿大內﹐喊出最最高的呼聲﹕請注意我們魁北克人的特殊利益。他們達到了他們的目的。

這些選舉結果說不上是選民的意願﹐更談不上代表大多數人的意見﹐與古代的抽籤抓鬮並無什麼兩樣﹐但花銷卻高達多少億美元。2004年的美國大選﹐政府提供雙方各七千四百六十萬美元競選費用。實際上布什與凱利分別花了三億三千萬與二億七千九百萬美元。

要問的問題是﹐民主是否已經耗盡所有的選擇﹖如果讓那些對選舉毫不關心的人來說﹐這回答很可能是肯定的一個是字。

一個銀行家在加拿大廣播電臺上說﹐布什與凱利對他來說是一樣的﹐如果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他們的不同就像傳統可口可樂與飲食可口可樂﹐飲食可口可樂是適應減肥的需要而減少其中糖份與熱量。銀行家是作生意的人﹐有很強的社會方向感﹐他的比喻也有方向﹕從傳統到減肥。

大多數人不在乎自己的國家得到一個傳統可口可樂或者飲食可口可樂﹐但確有些人更喜歡其中的一個。譬如說﹐更多的人喜歡傳統可口可樂。那麼﹐飲食可口可樂就做稍微改變使自己更加象傳統可口可樂﹐反之亦然。也就是﹐雙方平衡﹐務必使選民無可選擇。選民中也存在類似的平衡機製。如果傳統可口可樂正在勝出﹐它的選民會說﹐我喜好的可口可樂已經贏了﹐我用不著去投票。由於懶惰﹐壓根就沒準備投票的飲食可口可樂喜好者聽說對方要贏﹐最後一分鐘決定投票以挽回敗局。

民主是西方社會的重要發展之一﹐激勵競爭﹐導致社會的急劇變化﹐有利於滿足多數人的物質欲望。但民主並非完美無缺﹐蘇格拉底被投票處死﹐希特勒開始也贏得了多數。投票方式能用於可衡量的事﹐讓人人清晰可辨的事。一個最典型的情況就是戰爭﹐戰爭能使人民萬眾一心﹐如何贏得戰爭也容易為人所理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很多國家採取一切為了戰爭的口號﹐甚至電影文學等也充斥戰爭的宣傳。從道學者的角度看﹐既使這種特殊時刻﹐社會也沒有佔用國民全部業余時間的權力﹐國民有權力繼續他們的生活不被任何理由所打斷。如老子所說﹐最好政府的存在不為國民所知。

世界冷戰時代已經過去﹐政治氣氛趨於輕鬆。按道學思路﹐當人沒有外界壓力而得以輕鬆自省時﹐更能體會個人的天性需求﹐擺脫二級社會文化的桎梏。人們要求過自己的理想生活﹐不為外界打攪﹐並非脫離現實的目標。

如果我們身體有病﹐我們去看醫生﹐現代的醫生用電腦幫助診斷與選擇治療方案。你可能說﹐人體複雜﹐一般人難以理解﹐所以要職業人員處理。當無清楚可辨的選擇時﹐我們要考慮許多次要問題﹐這時的政治選擇也變得如人體疾病般的複雜。一般人可能認識不到﹐六七個社會問題同時考慮﹐要一架高功能電腦才能算出這其中的差別。如果讓訓練有素的國家管理人員使用大型電腦來管理國家與社會的話﹐決策的選擇要快而省錢。國民的意願同時可輸入電腦﹐一併予以考慮。這樣的系統也就更象人體對自身生理生化的管理系統。

一個令人擔心的傾向是﹐年輕人對政治越來越不感興趣。政治家們還沒有拿出有效的措施改變這一傾向。年輕人是明天成年人﹐這至少是西方國家選民投票率越來越低的原因之一。下面是近年來美國總統選舉的投票率﹕

2000年 51.3%

1996年 49%

1992年 55%

1988年 50.1%

1984年 53.1%

1980年 52.5%

1976年 53.5%

1972年 55.2%

1968年 60.8%

1964年 61.9%

1960年 63%

西方國家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六十年代期間出生率上昇﹐較前後高出百分之二十到三十﹐這時出生的一代人被稱為嬰兒潮。嬰兒潮對西方經濟顯示出舉足輕重的影響﹐如目前嬰兒潮剛要進入退休年齡﹐預計會造成房價低落﹐工業上老技術工人缺乏等一系列社會現象。人們將嬰兒潮過後七十年代出生的人稱為 X代。根據本人屬於 X代的加拿大作家﹐道格拉斯.庫波蘭德說﹐X代人與嬰兒潮一代人不同﹐他們較少追求物質文明﹐不大考慮錢﹐更講究個人享受與歡樂﹐更注重個人自由。一句話﹐X代的人更接近人類天性﹐嬰兒潮一代人更接近西方傳統文化的要求。這並非偶然﹐在逐漸遠離戰爭的威脅後﹐人類得以內省﹐聽從天性的影響﹐也符合道學的基本思路。

八九十年代﹐人類學家廣泛接受一個新的文化解釋系統﹐後現代。後現代主義是對西方傳統科學與理性思維的反動。在後現代﹐沒有總體方向﹐人們各有自己的方向﹐沒有主流與邊沿文化的區別﹐而是無數溪流在自己的河道裡流著。一天﹐我在網上讀到一篇關於印度教傳統的自由與民主概念的文章﹐真如墮十里霧中﹐了無明白的希望。我沒有讀完﹐嘆息說﹐這可能是後現代主義者們所說的文化界限不可穿越的含義。就我所理解﹐那篇文章討論宇宙與精神層次的民主與自由。

自由與民主是二級社會裡社會與文化層次上問題﹐相當原初社會的人性與社會平等的概念。宇宙與精神已經高出社會與文化的層次﹐民主與自由在這兩個層次上也失去相應的價值。但你如果想建一座廟宇或大型神像來幫助追求宇宙與精神層次的價值﹐而與世俗社會衝突﹐你可能要通過民主與自由等渠道實現你的計劃。依據道學的理解﹐世俗考慮不進如精神與宇宙層次。道學者一面適應現存社會﹐一面追求他們的精神自由。在精神與宇宙層次﹐萬物如一﹐道體一統﹐沒有世俗社會的各種差別。

2004年美國大選之後的調查研究顯示﹐關心道德的人中﹐百分之八十的選了布什﹔關心經濟的人中﹐百分之八十的選了凱利。在那些認為宗教信仰是最重要人生品格的人中﹐百分之九十一的選了布什﹔在那些認為智慧是最重要人生品格的人中﹐百分之九十一的選了凱利。如果這個調查是對的話﹐布什的勝選顯示社會正轉向道德與宗教。報紙上還說﹐自三十年代以來﹐美國高中學生第一次比他們父母去教堂的次數還多﹐但自三十年代以來﹐現在是最和平的年代﹐輕鬆閑適的心態有利於精神的追求。

上述調查與大選之前競選所談論的似乎是兩碼事﹐也說明選舉離多數人的生活越來越遠﹐人們投票的原因並沒有在競選人的施政計劃上。

老子說﹐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大。(35章) 老子這裡說﹐如果你高舉大道的旗幟﹐執行道學的原則﹐天下的人就來投奔你。你讓他們按自己的意願生活﹐不加干涉﹐世界就變得安祥﹑平和﹑廣大。競選政綱與宗教道德都是二級社會的事﹐老子一概未提。老子多次提到嬰兒的榜樣﹐赤身露體的嬰兒是人性不加修飾的象征。拋去二級社會文化的差異﹐人類應在基本人性的基礎上聯合起來。到那時﹐人類的選擇只有一個﹐這就是道學宣揚的萬物如一﹐永恆的安祥﹑平和﹑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