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陈光:用六万份北大档案解密,考上中国顶级名校的都是什么人?

(原文见: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6309.html)

 

李柚声读后写到:我是1963年考入著名协和医学院而在北京大学生物系读书到1967年,我来自河北农村普通家庭,所以与李中清教授研究相符。但我这里要指出,1949年后,多年战乱后有一个政权稳定的大陆,使普及小学教育成为可能。共产党又主张穷人家孩子也要上学,第一次在农村建立完全小学,而使农村上学人口陡然剧增。我是1950年春入学,从家族小学开始,前后转移过四五个校址,最后在1952年左右才在奶奶庙里成立当地第一座小学,因为初建,我多上了一年半小学。

据我所知,清朝一度把秀才、举人、进士等同小学、中学、大学,一个县里只有秀才与小学。我父亲的时代,几十万人口的县里只有小学,我父亲要到考举人的省城类城市天津上中学。我们县在1958年大跃进才有史以来开建高中,而我是本县第三届高中毕业生,才得以有六位同学考到北京上大学,其中一位考入清华大学。而第一、二届高中生没有一人考到北京,因为第一次办高中有个熟悉与学习的过程。因为建高中,我们县里才分来几位师范学院毕业生,他们是整个县仅有的几位上过大学的人。

我大学六十位同班同学中来自农村的仅有十余名,其余均来自城市,很多来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们显然在学识视野上比农村同学要好些,那是生活环境造成的。

 

李柚声读摘:本文介绍李中清(李政道的儿子)和研究团队把1952年至1999年间

64500名北大学生的学籍资料录入电脑,而得的结果。当然,他们也在和苏州大学合作,将其1933年至2003年间86000人的学籍卡进行数据化处理。

李中清说,民国约有18万大学毕业生,他们收集了10万份左右来自25所大学的学生记录。最终研究结果发现,从1906年开始到1952年,超过60%的教育精英是地方专业人士和商人子弟,尤其是江南和珠三角地区。 在李中清团队看来,当时高中教育只能覆盖3%左右人口,大学招考方式也非常不利于贫困家庭子弟,这进一步降低了社会中下层获得精英教育的可能。 这种情况,与李中清在美国大学看到的相仿,据他介绍,哈佛、耶鲁等美国顶尖高校1/3以上的学生来自美国5%最富裕的家庭。

新政权成立之初,北京大学和苏州大学的学生几乎全部来自城市和城镇,主要集中于专业技术人员、干部和商人家庭,李中清他们在《无声的革命》一书中写道,但之后数十年,来自农村和工人阶级家庭的学生逐渐增多。 李中清等人还注意到,新政权初期,迅速增长的农民子弟,大部分还出身地主富农,但到1950年代末的大跃进前后,作为农村底层的贫下中农瞬间增加。

(1970年开始) 当时通过推荐上大学的学生,70%来自干部子女家庭或者有政治背景。一位四川知青回忆说:(高校)招生几乎完全被公社及大队干部所垄断。有些地方将这些干部的娃娃依次排队,推荐名单竟排到了1987年。

也就是说,根据这份调查结果,越严格依照考试成绩录取,穷人机会越大;越依赖面试等主观标准,穷人机会越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