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一個據有廣闊開拓前景的顛覆性議題:兩級社會概念()

李柚聲 (本文於2021年六月22日投稿給《二十一世紀雜誌》,未被刊用)

五 現代人如何穿越兩級社會的鴻溝來認識原初社會生活

() 歷史影響

由於中華文明的特異性,中國在戰國時期才進入二級社會,春秋末年出現的以孔子、老子為代表的儒道兩家哲學都以原初社會生活為理想。秦漢帝國時代出現階級分化的貴族階層,但在儒道兩家文化影響下,秦漢之後的歷史中逐漸消減中間貴族地主階級,在宋代進入平民社會。中國傳統官僚知識分子階層逐漸走向道德美學化,科舉八股文的形式美是這種道德美學化的標致。帝國官僚僅到縣一級:一個縣官加幾個胥吏獄吏而已,而治下有幾十萬民眾。明清兩代稅收僅佔農田產量的2%左右,對農民來說根本不算什麼,至少比他們每年施捨給乞丐的要少。我幼年聽我河北家鄉老年人談到稅收時,總是一句話:「那根本不算什麼!」著名學者梁漱溟、錢穆等人就認為中國歷史是一個消減階級分化的過程⑱⑲⑳,現代學者秦暉對關中地區清代至民國的31組土地分配也做了吉尼係數分析,其平均值為0.3514,接近均平社會㉑。

中國在漢代開始察舉,隋唐時期開始科舉,到宋代科舉制度成熟,並且出現以四書五經為教科書的傳統。科舉制度代表官僚知識分子階層道德美學化的進程。國家職能僅僅是維持社會安定,使廣大農民生活在准原初社會之中,近似天然生活,而把二級社會的不可人為操縱性限制在朝廷與官僚知識分子這一階層:具體表現為皇帝官僚常被內部人事鬥爭所殺,生活在某種程度的憂慮中,導致中國歷史上詩歌主體表達度的持續降低⓺。其負面效果是相對於西方的戰爭不斷升級,中國歷史是週期性大規模動亂與社會結構的超穩定⓺。

根據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家鄉河北農村的情況,這種官僚知識分子階層的生活格調沒有進入農村,我家鄉附近村莊裡沒有任何人進入清朝官僚階層,極個別人達到知識分子水平,他們生活在眾多文盲農民的海洋裡,只能在家裡過自樂其樂的道家生活。廣大農民仍生活在准原初社會的自然生活之中,根據我的觀察,當時的暴力犯罪與精神病的發生率遠低於當時的城市,與今天社會相比就更低了。

龍登高以數篇論文來討論傳統農村的種種基層組織㉒㉓,分為市場、民間組織與行政,河北農村的市場是定期的集市,不過是附近農民來賣蔬菜牛羊之類,其本質與猿猴社會的互相幫助、互通有無相接近,而非現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家族與行政在農民生活中不過是村莊某個頭面人物每年花一半天處理此事而已。龍登高提到的諸多民間組織都不過如此㉒㉓。南北方以及平原山地等可能有所不同,但我認為我家鄉的實際情況比學者們的調研更具普遍性與代表性:他們生活在人口密集與生產相對發展的情況下,仍最大程度地接近史前人類的天然生活,可用猿猴資料而非學者們的資料來印證。一個顯然的例外是西方基督教,信徒每週一次的長年灌輸與持續宗教活動足以使人進入二級社會⓺。


() 自然界中的天然生活


原初社會的人類像其他動植物一樣,自身是地球上大自然循環的一部份。如果把人類比作人體上百萬億細胞的話,人類原初社會是細胞生活的組織,而二級社會相當人類器官,如心肺肝脾等。人造二級社會就等於人體細胞行使心肺肝脾的功能,整天忙於呼吸排毒之後就無法了解組織裡細胞生活的悠閒。

長江滾滾東流水就是大自然循環的一部份,水流入海,在廣闊的海洋裡日照蒸發成天上的雲,之後才有雨水的滋潤大地以及植物的生長,而植物提供給動物食物,動物再幫忙把植物食物消化,排成糞便來肥沃土壤,並把有機物重新化解為水與二氧化碳。史前人類也像其他動植物一樣,是大自然物質循環的一部份,其背後的動力正是物質循環本身。

現代人類活動導致大自然中無數物種在逐漸滅絕中,但我們無法看到那些在滅絕過程中動植物到我們城市中心來與我們爭奪生存空間:它們在無聲無息地逝去。動物們在享受生活,當生活不再是一種享受時,它們失去了生活的動力,在人類人口密度的數十分之一的程度,它們就如道家所說生死齊一地死去了。

我幼年時在河北老家養鳥得知,只有把鳥從幼年養起才得一隻籠養的鳥。把成年野鳥放入籠中,不管你給它多少美食飲料,這隻鳥不吃也不喝,安靜地躺在那裡,沒有一點掙扎的徵象,在兩三天內靜靜地死去。晚年的貓也這樣,農民當然在貓身邊放滿它愛吃的食物,那貓也在三五天內靜靜地死去。

作者寫到:「達爾文物競天擇的理論只說對了一半,另一半是﹕生物競爭的動力不是人類式的生存競爭,而是由先天決定的享受生活的動力。當生活本身不再是一種享受時,動物失去生活的動力,只有文明後的人類才認識到堅韌不拔而活下去的價值。」(⓺235)

我們的天性也是讓我們到這個世界來享受生活,人類喜歡甜食,因為甜食容易消化而迅速提高血糖濃度,人類也喜歡油膩,因為脂肪含有較高熱量。史前人類在森林裡邊遊逛,邊摘野果吃,容易維持血糖恆定水平,而現在的一日三餐就使血糖忽高忽低了。

人類二級社會戰爭文明的走向,就好像千里長江東流水在特殊地理條件下形成的渦流,在渦流的南北一邊反向西流,然後再流回向東。文明人類從中設卡,不讓渦流的水再向東流回,這樣只能流進而不能流出的渦流就越來越大,最後耗盡長江之水。此即人類文明的反自然的自造異境。


() 從中國傳統農村婦女生活來認識原初社會生活

我一度做道家修煉,想找一個稍微開闊而又看不到任何人造物的純自然地方,竟以失敗告終。到處是人類建築、電線、車輛等等,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河北農村就不是這樣。我家鄉在冀中平原,人們常說:一個人走出自己的村莊再四處瞭望,看到的就只有藍天白雲下的無邊無際的綠色莊稼與一兩個被樹陰掩遮的鄉村。晚年的我才知道,在諸多顏色中只有綠色與藍色能使人安然穩定,而藍天綠地正是史前人類生活的世界。

我家鄉當時全是土房,如同冬天大地的顏色,個別土房外覆蓋了一層磚,而磚是灰藍色。現代世界上的磚房再沒有一個是灰藍色的,人們早已習慣磚房的刺激性紅色。

我母親生於1914年,2007年逝世。我母親祖母一代婦女,從小就裹腳,只能在自家院子附近走動而已,由父母與媒婆做主嫁到十來里地的鄰村,看不到一張熟悉的面孔,但她們能立即融入新家庭與周圍的鄰居之中,並終生負責丈夫家人的衣食。她們與鄰居婦女們相互幫助,互通有無,稍微富裕一些的家庭就周濟貧窮一些的家庭,她們經常是小升借而大升還(升是當地盛糧面的容器)。至於自己做了可口的飯菜拿來與大家分享,就是最經常的事了。當時乞丐很多,經常一個接一個,是婦女們的工作來照顧這些討飯者,她們是不會讓乞丐空手走過自己家門的。如果有乞丐在附近碾房過夜,她們會提供保暖的臨時用品。

我母親祖母一代婦女以感覺領路,她們常說:凡事心裡覺得過得去就可以,覺得過不去時就做點什麼,諸如施捨幫助他人等等。

我剛上小學時學到「經常」這一單詞,說給我家附近的婦女們,她們都不知道,但她們能辨認附近四五個村莊的不同口音。在她們的教導下,我也能辨認不同村莊的不同口信,但上小學接觸不同村莊的學生後就終生失去了這樣的能力。她們對人類語言美的敏感程度遠遠高於現代人。

我老年時參加當地養生學活動得知,將自己的生活變成其他人與事務的生長過程的一部份有利於身心健康與幸福感。老年婦女回憶她們一生時,大多認為她們孩子小時是她們一生最美好的時光。那時的農村婦女正是這樣,她們看着自己的孩子們成長,看着家人享受自己做的飯菜,穿着自己縫製的衣服進進出出。男人雖然不能這樣,但他們生活是看着莊稼與牛羊的的成長,仍是成長過程的一部份。 據我觀察,我家鄉老一代婦女們嫁到鄰村,就像一隻烏鴉加入天上千隻群飛的烏鴉群一樣,是群居動物的群體性讓他們融合在一起。她們的聊天來往是代替猿猴的皮毛修整,它們與她們都同樣相互幫忙、相互陪伴。正由於這樣,生活本身對她們來說就是一種無聲的享受,是一種包容周圍鄰居與藍天白雲的無邊無際的美。這也是泛靈論的基礎,她們自發祭拜周圍樹木。猿猴尋食等活動大多是個體行為,群體行為諸如修理皮毛,都是集體的生活享受。我家鄉農民也這樣,飯食等由家庭提供,而集體活動都是聊天娛樂與相互幫助。

對今天三五歲的孩子來說也是這樣,他們的生活本身就是享受,他們心目中沒有勞動與娛樂的區別,沒有說話與吟誦的區別。如果大人把走路當成勞動而一心一意的話,跟在屁股後的孩子就不時四處張望、東跑西顛,甚至去摘路邊野地的花草。

我家鄉絕大多數老年男人都是不認字的文盲。但他們生活與當地婦女還有不同,他們閒遐時間除像婦女一樣聊天外,他們有純娛樂活動,諸如樂器與說唱,觀看當地的演戲與木偶表演等,因為需要走路,婦女雖然也可以去觀看,卻很少去。即當地婦女生活本身就是美,因為她們像三五歲兒童那樣保留着人類先天對人類話音的高度敏感性,沒有談話與吟唱的區別。種地的男人們就像孔子一樣分化出單獨的娛樂與禮儀之類的了。盡管如此,男人的勞動也富有娛樂性,他們捕魚狩獵活動都是收穫極少的半遊戲活動,在農田地裡時間長一點,也就悠然忘歸了。

我母親享年九十三歲,晚年由兒女們準備一日三餐,她就經常說:這不是白活着嗎!我家鄉土地人口接近飽和狀態,我估計仍有百分之五的閒散地。大概是動物密度的生死齊一效應吧,我家鄉老年人自殺率較高,他們不願給兒女們添麻煩。

一天,兒女做飯時,讓我母親幫忙摘撿一把韭菜,把雜草與黴爛部份扔掉。她如此珍惜這一機會:她把每根韭菜一一放在眼下,細心檢裁一兩分鐘之久。這可能就學者們所說的內卷現象:過多的人力物力投入使生產精細化而不是提高產能。不過這是自然界的普遍現象,如果除了不內卷的人類之外,再有一種地球動物也放棄內卷生活,加入人類耗竭地球的話,地球就不能存在一日了。在中國傳統農民那裡,勞動是生活享受的一部份,沒有勞動與娛樂的分別,內卷化是他們生活美學化在美學意義上的提高而已,相當科舉考試從唐朝律詩到明清八股文的變化。

我母親祖母一代農村婦女聊天交往的範圍:1)鄰居婦女與她們的家庭,有七八家之多,她們白天在男人下地後聚到一起聊天,晚上則男女們在一起聊天;2)自己、丈夫以及父母一代的兄弟姊妹的家庭,即一起長大成人的兄弟姊妹保持終生家庭來往,他們通常每年數次互訪,在對方家裡住一兩天,這也有七八家之多;3)朋友家庭,大多為較遠的鄰居,未必終生來往,也有七八家之多。這個以家庭為中心的來往圈仍在猿猴社會生活的框架內,系傳統農村的基層組織,但它的成員隨每個家庭而變化。

根據猿猴社會生活來推算,人類閒談交往的人數應在150人以內,聊天交往的時間應佔清醒時間的百分之三十左右。根據我的仔細回憶與估計,我母親與祖母一代的婦女們正是這樣。她們沒有當地男性農民的觀看戲曲表演等,更沒有現代人的閱讀、看電視、打電話之類,而這些有代替史前人類聊天交往的功能,這時的交往時間就很難計算。我有時整天讀書,我就不知道這如何折算成史前人類聊天交往的時間。

由猿猴族群社會研究表明,在族群中社會地位高的猿猴更注重本族群內的交往,而社會低的猿猴則不在乎族群的分別。我家鄉農民更是這樣,像最底層的婦女那樣,他們不太在乎家族分別,族長之類人物當然看重自己的家族。我家鄉的族長不過兩三年有一次墳地樹木遷移之類的事。在我家鄉的一個重要社會活動是男人們的音樂戲曲活動,他們聚在一起吹拉彈唱,也偶爾演唱大鼓書,這些有如孔子的音樂活動一樣,更接近原初社會生活的美學本質。這種活動如同上述婦女聊天一樣,是自然形成而非現代意義上的組織,人們可以隨時進出。

中國以往的社會學家們不像我這樣把文盲小腳婦女當成農村生活的概括,或者有鄉紳治理鄉村的說法,不過是從二級社會知識分子角度來看待分析問題罷了:因為縣官胥吏就只認識幾個鄉紳而已。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中國知識分子中流行說:人類知識與財富總量每一二十年就翻一番,但人類並不感到幸福。有人將現代西方各民主發達國家作了詳細的對比研究,發現美國人均產值(GDP)最高,但同時窮富差別最大,美國人也表現出異乎尋常的宗教熱情。結論美國的高效率來自窮富差別產生的壓力,人們因而痛苦不堪,也就特別需要宗教的痲醉作用㉕。美國語言牢籠顯然遠比漢語牢籠牢固。中國農民的准原初社會生活,使他們停留在泛靈論階段⓺。

如果把人類個體比作人體細胞的話,心肺肝脾的器官就是細胞的二級社會。沒有任何疑問,將來總有一天,電腦與機器人能夠代替人類的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人類才可能像史前人類那樣過享受領路的天然生活。至於魚類上陸變成鳥獸,人類成熟為各種不同的二級社會人類則是更遙遠的事了。


六 結語


人類走向人造人與人造二級社會的發展道路並非自然發展,而是奇特地理環境與各種少數因子的匯集,迫使人類走向自我為敵的階級鬥爭與戰爭文明的發展道路。在幾百萬年的人類歷史上,五千年的戰爭升級史不可能是自然界的常規,只能如同宇宙大爆炸過程中基本粒子、原子、分子等不同級別的跳躍,也就是上帝或生物學的安排:讓二級社會的不可人為操縱性,導致相當人體細胞的人類來行使心肺肝脾功能,在人類自我為敵的戰爭升級中積累財富與知識,為最終的心肺肝脾功能電腦自動化創造條件,從而提供作為細胞的人類的生活環境,包括所有物質與精神需求。


注釋

G. Marshall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of sociology: human natur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4).

A. Wolfe, Human nature in Encyclopedia of Sociology (New York: McMillan Reference,2001),p1233-36.

You-Sheng Li,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An Anthropological/Psychological View (London Canada:Taoist Recovery Centre,2005).

李柚聲:《換個角度看人生,看世界:21世紀中華道學》(北京:北京線裝書局,2009)

You-Sheng Li,The Ancient Chinese Super State of Primary Societies: Taoist Philosophy for the 21st Century,(Bloomington USA: Author House, 2010).

李柚聲:《換個角度看孔子: 孔子的理想國》(蘇州:蘇州大學出版社,2014)

張光直:連續與破裂——一個文明起源新說的草稿(201544),愛思想網站,http://www.aisixiang.com/data/86218.html

蕭功秦:〈華夏國家起源新論——從「猴山結構」到中央集權國家〉,《文史哲》,2016年第5期,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1405.html

李柚聲:兩級社會的概念與儒道互補的中國主流文化,《學燈》,2010年第十五期(網上雜誌)

陳啟雲 : 從亨廷敦的文明意識論儒學前景(2010)孔子2000網站 http://confucius2000.com

遲軻: 西方美術史話(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1983),頁341,156

L·S·斯塔夫里阿諾斯:全球通史:從史前史到21世紀(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第七版修訂版。

Mason Hammond: “The Indo-European Origins of the Concept of a Democratic Society”

in The Breakout: the Origins of Civilization, ed. Martha Lamberg-Karlovsky, (Cambridge MA: Peabody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Ethnology, Harvard University, 2000).

有關酋邦信息:1)埃爾曼•塞維斯:《國家與文明的起源(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2)百度百科;3)維基百科(英文)

Timothy Earle : Political Domination and Social evolution In Companion Encyclopedia of Anthropology, ed. Tim Ingold,(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2002)p940-961.

Christopher Pyfe: “The Development of African States”In Great Civilizationsed.Goran Burenhult , (San Francisco: Fog City Press, 2003)p209-214.

Claudio Cioffi-Revilla and David Lai: “War and Politics in Ancient China, 2700 BC to 722 BC: Measurement and Comparative Analysis”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1995)39:467-494.

梁漱溟:《中國文化要義》(成都:路明書店初版,1949)

王邵軍:聖者人生:梁漱溟(北京:中華書局,1999)

錢穆:《中國曆代政治得失》(北京:三聯書店,2001)

秦暉:關於傳統租佃制若干問題的商榷,《中國農村觀察》, 20073期。龍登高、 王明、 陳月圓:論傳統中國的基層自治與國家能力,《山東大學學報(哲社版)》,20211期。

㉓龍登高、 王正華、 伊巍:〈傳統民間組織治理結構與法人產權制度——基於清代公共建設與管理的研究〉,《經濟研究》201810期。

N. G. L. 哈蒙德,朱龍華譯:《希臘史》(北京:商務印書館,2016)

Gregory S. Paul: The big religion questions finally solved Free Inquiry, (2009)December/January Issue, p2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