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2021115日加华作协新书发布会的讲话稿


李柚声


作家长年不停地写作,他们心里有话要告诉世人。作为长篇小说,除了小说故事本身外,作者通常还有要告诉世人的背后意思。我的这部小说的背后意思太大、太根本,远在一般人视野之外,需要多讲几句。

圣经上帝按自己形象造人,因人类罪恶而后悔造人。从圣经记载很容易推出上帝在4600多年前造人,也就是五千年文明史在中东开始人造人的时间。现代人类学家认为现代人是人类通过文化传统来制造的人,上帝用泥土造人,人类用语言造人。人类文明史是一部战争升级史、阶级斗争史,足以使上帝后悔。

文明开始是突变,遍布地球六大洲的人类在几千年中仅仅有六个地方发生了文明突变,即埃及、两河流域、印度、墨西哥、秘鲁与中国。除中国外,其他五个原生文明都发生在离海洋、沙漠不远的狭窄地段,只有中国文明发生在离海洋较远的开阔地带,但离沙漠近。

如果狭窄地段造成争夺土地的战争与阶级斗争,而开始人造人的话,中华文明则开始于维持和平的超级大国,在战国时期才进入人造人的战争阶段。

天然人与人造人的社会生活环境分别是天然原初社会与人造二级社会。战国前的孔子、老子开始的儒道两家哲学都以原初社会为理想。秦汉之后的中国历史是社会结构的超稳定与周期动乱,皇帝与农民连手打压新出现的贵族地主阶级,到宋朝进入平民社会,使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农村仍处在准原初社会阶段,过着花香鸟语的天然生活。我这里用我家乡妇女生活来展示她们天然人生生活。

我母亲生于1914年,2007年逝世,享年93岁。我母亲一代的农村妇女小脚,只能在自家院子附近走动。父母包办嫁到邻村,就没有一张认识的面孔,她们能立即融入一个新的社区生活,终生为丈夫一家人准备衣食。当地几乎没有离婚的,暴力犯罪与精神病都极罕见。动物中就没有吵架离婚与战争精神病问题。我家乡妇女们通常与七八家邻居家妇女来往,一起长大的姐妹兄弟保持终生来往的也有七八家。他们互通有无,互相帮助,妇女们同时负责招待讨饭的乞丐。她们终生看着家人穿着自己缝补的衣服进进出出,享受自己准备的饭菜,身心浸润在儒家天然仁者的无声喜悦中。我上小学时学到经常这一单词,说给她们,她们全不知道,但她们能辨认出周围不同村庄的不同口音。在她们的教导下,我也能辨认四五个周围村庄的不同口音,但后来上学接触不同村庄的学生就终生失去了这种能力。我家乡妇女们与他人交往的人数在150人以下,占清醒时间的30%左右:这两个数字来自猿猴社会学研究。她们的人际交往限于语言面谈,男人们才有阿Q式哼唱帝王戏之类。

如果西方主导的现代世界的不可人为操纵性造成世界大战的话,中国历史把二级社会的不可人为操纵性局限在皇帝与政府官僚之间,他们经常被杀。

我的这部小说(Q始皇武帝秘录)就讲这个故事,阿Q天天哼的就是帝王戏,到了阴间托生时就一心想要托生皇帝了。在朋友牛头马面的帮助下得以逆向托生,保持原有记忆的阿Q先后成为秦始皇、汉武帝,使他大失所望。汉武帝在五六十岁时身边的人就大多做鬼了,而且他们都是自己下令杀死的。汉武帝死后无论如何不敢去那个地方,那里全是自己下令杀死的鬼魂。所以汉武帝年年求仙以求长生不老,为自己灵魂另找一个躲避的地方。汉武帝统治下的国民户口减半,最后的阿Q忍无可忍,甘愿下十八层地狱为眼前的罪恶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