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First published in Canada in 2006 by

Taoist Recovery Centre 道学康复中心(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 2006 出版

163 Gladstone Avenue, London, Ontario, Canada, N5Z 3R8.

Copyright You-Sheng Li 2006

国际书号: ISBN 0-9738410-0-1-X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book may be used or reproduced in any manner whatsoever 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except in the case of brief quotations in articles or reviews.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

本书2005年英文版: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

By You-Sheng Li. Taoist Recovery Centre

本书第十五章最后两篇文章曾在国内一些网站论坛张贴过,署名阅石轩。

 

 

 

 

 

 

 

 

 

 

一点说明

本书曾于2005年出英文版,现改写为中文,做了相应的改动,以适应汉语读者。某些章节做了进一步的阐述,但基本内容与框架未变。现在出繁体字版,以期更广泛地倾听方家指证、读者批评后,再出简体字版。这里的道学包括道家哲学、道教哲理、道家与道教的养生实践,但剔除了神道设教的迷信。

老子在《道德经》第二十九章里说,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作者认为老子这里讲的是古代的原初社会与现代二级社会的根本性不同:前者是人类遗传天性的自然延伸,后者与人类遗传无关,所以不得不引入军队、监狱、警察等法定暴力机构以维持社会稳定。老子讲天下神器不可为、不可执,是说二级社会的不可人为操纵性。原初社会的主人是人不是神,二级社会的主人是神不是人,原初社会与二级社会之间不可逾越。本书沿这一思路,从人类学、心理学、社会生物学角度对中华道学做了新的解释。因为有心理学内容,作者用本书新解释理论在生物、社会、文化、智慧、精神、宇宙六层次上阐述人性,自由,幸福,艺术,死亡与不朽等,以求沟通现代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最后一章包括六篇独立的文章,以此书理论讨论历史与当代的某些问题。

老庄素以轻松幽默的文风著称,熔文学艺术与哲理开拓于一炉。西方哲学强调理性的思辩,也是现代科学的思维方法,但人生世界有不为理性涵盖的区域。只要稍微留意我们的睡梦与潜意识,就会知道,我们的脑子远非理性思维所能概括。作者以老庄作品为榜样,力求雅俗共赏,在尽量不延长篇幅的前提下,照顾阅读的兴趣,以内容的穿插对比创造艺术效果。在介绍道学创始人老子与庄子的第四章里,作者虚拟了两个场景,以小说笔法勾画老子与庄子的形像,并汇总了《史记》与《庄子》两书提供的有关二人的资料。

为照顾仅阅读部分章节的读者,作者力求使每一章节独立成篇,并且书前有术语介绍,书后有索引。如果阅读全书,可能有少许重复处。书后附有参考文献,中文与英文文献按作者姓氏的拼音字母顺序混合编排,书内引文后于括弧内注明作者与发表年份。书内所引古文,大多做了白话解释。少数简单易懂与对前后文理解并不重要的古文未作翻译。如果个别古字、古语不认识,读者不必介意。

 

术语介绍

二级社会与原初社会──现代社会为二级社会,有别于史前的原初社会。远古时候,原初社会是家庭以上的唯一社会层次,大约在150人左右。游群组织与部落即原初社会。原初社会是人类遗传天性的自然延伸,在原初社会中人类天性得以充分显露,没有迫使人性向某个方向改造的外来压力。人类的本能意识足以保持原初社会的内部和谐。二级社会是建筑在原初社会之上的人类社会,或者远大于数百人的大型社会。二级社会与人类遗传无关,所以常常不稳定,需要军队、警察、监狱等法定的暴力机构维持社会秩序。

二架结构──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二级社会出现的一种形式,即屋上建屋的社会结构,把刚刚出现的二级社会建筑在众多的原初社会之上,这样上下都可以保留与原初社会近似的社会形式。另一种方式是打破原初社会的建制,重组二级社会,即西方的城邦市民社会。中国采取了二架结构的社会演变途径。

古代超级大国──古时远远大于其它国家的大国,周围没有与其相竞争的力量,成为人民所知世界的唯一权力象征。古代超级大国容易形成和平的气氛,能内省而求方向,顺从人类闲适的天性。大禹建立的夏朝正是这样一个古代的超级大国,夏朝政府虽然是二级社会,但以原初社会为模式。这与西方大小相当的国家与势力竞争的社会局面不同。在竞争压力下,人们抑制天性而求生存。

黄金时代──每个民族文化传统都有它的黄金时代。依道学家看来,中国的黄金时代是史前的均平社会时代。中国文明出现后,两个时期与史前的黄金时代相近似,即尧舜禹时代与汉朝文景之治的时期。

基本人性与周边潜能──我们的行为由人性与文化环境所决定。由遗传决定的人性可以用一系列的自然需求、基本能力与周边潜能来定义。周边潜能是自然需求或基本能力的过分延伸,虽然过分,但仍在人体与脑的能力范围之内。一个人可以轻松愉快地走路、跑步,通常不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如果逃命的话,他就会超出正常的速度,不顾他肉体与精神的痛楚。我们就说,这个人在使用他的周边潜能。基本能力与自然需求即基本人性。周边潜能非人生所必须,但二级社会可以迫使它的成员开拓周边潜能而生活。另一方面,原初社会出于人类的天性,所以能包容人类全部天性。二级社会并非人类天性的产物,有特定的方向与目的,迫使人们开发某些周边潜能而抑制某些基本人性,这无疑会对人类基因池施加方向性的影响,选择某些基因,淘汰某些基因。

类神世界效应──人类世界分成许多层次,一个人从低层次社会进入高层次社会,他感到好像进入了一个神的世界。就是说,对于低层次社会人员来说,高层次社会是一个类神世界,对他产生类神世界效应。他可能把高层次社会的人看成神,过分贬低自己。另一方面,他对高层次社会的事可能漠不关心,认为与他无关。甚至极其荒诞的事,他也熟视无睹。我们所处的现代社会对它的成员有类神世界效应。

涤除玄览──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而无不为。(道德经,第48)在社会上学习做人做事,人们的知识与经验越来越多,但离主张返朴归真的道学却越来越远。学到的其他知识象有色眼镜,影响我们客观地认识世界,也让我们失去原有的体认道的能力,失去了某些生来据有的直观本能。所以学习道学,要忘掉我们学到的那些与道学相违背的东西,除情去妄,清心寡欲,这才一天天接近道学的真理,最后达到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要重新获得体认道的能力,我们需要通过打坐修炼,清理心上来自世俗世界的灰尘,那么我们的心重新变得一尘不染,象一面镜子,能够客观的反应周围世界的本来面目。这是涤除玄览四个字的含义。

头人政治──原初社会里没有现在意义的政治。原初社会里有一个没有绝对权威的头人来管理,他只能说服众人,没有强迫他人接受的能力。为方便起见,本书称原初社会的管理系统为头人政治。

文化──本书将文化定义为如何使用业余时间,而业余时间是满足基本生理需要后剩余的时间。这一定义能更好地显示文化可以多种多样,每一种文化传统都有它自己的演化途径。这一定义强调人们在基本生理需要满足以后,人类行为不再受物质的自然规律约束,没有固定的方向与价值取向。西方近代文明强调物质,使我们耳闻目染,容易限于物质的追求而忘掉我们原有的自由空间。马克思主义是从人类的生理需求出发,说明人类需要吃饭穿衣而后才能参加社会活动、进行思想。马克思从而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这里讲的是业余时间,所以不受任何客观规律的约束。现实生活介于生理需求与业余之间,即有规律与无规律之间。

无为──无为是道学的重要原则,也可叫做道法自然。就是顺从自然,反对人为。根据庄子,牛马有四条腿是自然,穿牛鼻、络马首是人为。本书对无为做如下解释:1) 政府与二级社会不渗入、不干涉原初社会;2) 反对迫使人们开拓周边潜能为生的行动,反对超越淳朴生活之外的奢侈追求;3) 道学赞赏原初社会的生活格调,所以,任何以基本人性为基础的人类愿望、动机、行动为道学所鼓励;4) 道学基于原初社会,因而为考虑二级社会的特点与要求,道学在二级社会层面上主张无为而治。

原初社会理想的无防御──原初社会是道学理论的理想社会。在现实生活中,道学家的理想社会在二级社会面前无防御,显示了原初社会的脆弱,所以老子反对二级社会对原初社会的渗透与干涉。原初社会遵从道学的自然无为,因而对外无防御,使外来的社会力量如入无人之境。如果原初社会也组织起来,标明自己的思想理论与社会形态以别于其它社会势力,并且与他们一论短长,自身即变成二级社会了。

真人──古代生活在原初社会的人称为真人,现代人可通过学习与实践道学理论而接近真人,或者最后成为真人。

轴心时代──德国哲学家与精神病学家雅斯贝尔斯(K Jasper1883-1969)首先提出来的一个概念,已为学术界广泛接受。大致指公元前一千年以内的这段时间,此时世界各地发生急剧变化,人类对自身世界的认识第一次提高到哲学高度,为今后两千年划定了人类思维的框架。我们现在没有超出这一框架。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与古希腊经典时期是典型轴心时代。

准原初社会──近似原初社会的社会。

 

(插图说明)

图一、(14 第一章第四节,下同) 亚历山大大帝与他的军队于公元前326年渡过印度河,无法穿越喜马拉雅山与西藏高原,使中国孤立封闭于西方。众多考古学发现说明印度河流域文明与两河流域文明来往频繁。中国古文明据有特殊意义,因为它相对独立地发展,直到轴心时代奠定哲学基础。亚历山大大帝的军事行动代表西方在他们所知世界里建立超级大国的第一次尝试,但类似的超级大国已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世界里建立,这就是大禹通过治水协作而创立的夏朝。

图二、(15) 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与近代欧洲的比较。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是武力统一欧洲的失败。如果我们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1945年与秦始皇统一中国的公元前222年为起点,向前追溯500年,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一个同样的演变过程。历史在不同水平上重复。轴心时代的古希腊未有经过类似过程,一千多年后又补课。

图三、(26) 在特洛依战争中,阿基里斯杀死了阿马孙女王。但当他的短刀刺入她的心胸那一刻,他们双目相对,阿基里斯全不知人死前的眼神有如此之魅力,他立坠爱河,爱上了手上这位年轻美貌的女子。这个流传久远的传说提醒我们杀人的病态心理。

图四、(51) 类人猿及人类的生物进化史。

图五、(52) 在某种意义上,黄河河道在历史上的变迁与上图中人类进化发生树相似。虚线代表大禹前后的海岸线。点状虚线代表黄河的主要旧河道,最上面一条大致自公元前2200年到公元前602年,最下面一条从19391947年。中间的圆圈代表自高原山区进入平原的关键地段。

图六、(63) 三座主要的埃及大金字塔与周围的小金字塔。这些巨大的人工建筑物提醒我们,在它们背后挺立著无数人造社会权力的金字塔。在这些金字塔面前,我们全都象蚂蚁一样日夜操劳不息。

图七、(63) 纽约股票交易市场的道琼指数,代表著西方急剧增长的财富。它不仅形像上与埃及金字塔相似,背后也同样为一个无形的社会权力金字塔所推动。

图八、(102) 看!谁的身体更可朔,谁的身体功能延展度最大?其实,这些动物肌体的可朔性与延展性是相同的,乐意与否导致上述不同结果。这种乐意与否和生物学无关,是文化在我们脑子里装了使我们乐于接受的程序。我们可以训练动物,但无法用我们的文化影响它们的脑子。只要我们稍加留心就会发现,我们文化中那些与自然天性相去不远的部分,动物也乐于接受。牛马嚼起面包来也同样津津有味。

图九、(131) 非洲刻石。上面的人工刻痕大约出现在七万年前。

图十、(151) 拉奥孔与他的儿子们是一座建于公元前二百年前后的石雕。在特洛依战争中,拉奥孔与他的儿子们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他们怜悯世人的恻隐之心对战争的残酷进程毫无影响,但却给他们带来了如此厄运。这代表了西方对文明生活悲剧性的认识,是个人初次进入二级社会时的软弱无力的哀鸣。中国文明缺乏类似认识与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