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从宋襄公守作战规则于楚看西方争文化的不同:

() 照耀中国史的明灯:宋襄公正名

(《学灯》第二十四期)

 

柚声

 

摘要:西方文明走了一条争不断升并伴有社会与文化的梯式升的道路,中国将西方一数千年的文明浓缩在二百余年的期,而国前后各有两千年的定期。作者用遗传编码原初社会与人造二社会的分野与不同来展示西方争文化的不同。志着西争文化的成熟:希腊生了荷与步兵方,前者颂扬战争个人英雄主,后者制造一个矛作前的金属士在后操作。同一代,中国生了子兵法,当今西方做生意的人有指子将争指挥艺术化,包括愚弄士卒。似荷的中国争文学作品是三国演颂扬计谋与欺,个人英雄主也大为逊色。最后列一不同争文化所来其他方面的史影响:中国缺乏二社会次上个人活的建造与相社会规则的保,以至武帝人口减半都无人能制止。

 

键词争文化,兵法,希腊方,英雄主,天无二主,多元共存

 

作者把人社会分成遗传编码的原初社会与人造二社会后发现夏商周三代期的中国是一个原初社会式的超大国,而儒道两家都基于一原初社会体系,期限制了中国人社会本认识致二社会机制与规则的不达,当然也限制了二社会个人活[12] 西方截然不同的争文化。以乱角度史,学者们发现中国夏商周三代期与同代世界其他地区乱局面不同,示出可与二后的当今世界相比的超常定。[3] 发现对应,中国自秦到清末的二千余年之中缺乏世界其他地区的争的不断升,而呈周期性的乱与社会构的超定,以至于武帝人口减半而能坐江山。在世界各地五千年中争不断升的情况下,中国呈数千年的定与一,在是中国人的傲。本文不想西方史而着眼中国的长处,恰其相反,本文分析中国的不足,以未来提供有益的启示。 作者选苏格拉底与宋襄公同甘愿社会规则牲而后史褒不同的故事作本文切入口。

 

() 照耀中国史的明灯:宋襄公正名

 

《左记载的宋襄公守作战规则于楚的故事,家喻户晓,但多以宋襄公愚蠢固执为结论。就大名鼎鼎的学者钱钟书也在他的《管锥编》中也痛斥宋襄公的固和自以是,而中国史上的传统说法。其结论未必反实际情况,也未必恰当,更非全面,如以正直严谨著称的史学家司迁在《史·宋微子世家》引述史后中国,褒之也,宋襄之有礼也。认为宋襄公做出了而死的光典范,正是当仪阙如的中国所急需的。

 

公元前638年宋楚争霸而于泓,当是楚宋弱。临阵带兵的是宋襄公,他据有高超的政治眼光,立即认识到拼武力,宋国不是楚国的手,只有拼礼才能战胜对方。所以当他的副手子趁楚国军队正在度泓水河的时间击对方,被宋襄公拒;之后子又建方上岸后未列好式的攻,又被宋襄公拒。等双方列好后,役打响,宋,宋襄公腿上中了箭,于第二年死于箭。但高祖刘邦匈奴所而死于箭,并不耗他之帮的高超形像。

 

后面国人的埋怨声,宋襄公有道德的君子不那些已经负伤人,也不俘虏头发斑白的人。古人指挥战斗,是不凭借地势险要的。我然是已亡了国的商朝的后代,却知道不攻没有阵势一道理。”(原文:君子不重,不禽二毛。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寡人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

 

宋襄公的忍牲不仅为宋国来在侯国之的地位,也当代的百姓来更多的他日夜渴望的安宁。争中求心切,就如同有万分火急的任在身而开赶路一,是最容易不顾战争或交通规则候,而每一次破坏规则闯红灯都会取得莫大的好,也正有于此,这时遵循规则也最重要。前者争的不断去道德化、残酷化而使争不断升,后者使车祸的危上升。如果争是一种解决争端的手段的,解决同一争端的社会消耗急上升,从不死人,到死十人、百人,以至万人。宋襄公宁愿失败战死而不愿破坏当规则的光形像,无疑是当时战争去道德化、残酷化程上一副症的良。由于宋襄公泓水之的光典范,在使当争人性化与人道主化上起了多大的效果,史学家并无研究。由于宋襄公泓水之的社会影响,此后的争死亡率下降了多少,使得多少人家免遭家破人亡的命运,两千年后的今天,中国学者们还没有拿出具体的数字。作者信,一数字是可以得出的,并且是一个科学的人人可以接受的数字,一个不字的普通民也会明白的数字。

 

两千多年的中国史教科将宋襄公列春秋五霸之一,而大的楚国要等几十年后的楚庄王期才有幸成五霸之一。[4] 五霸当中只有宋襄公一人不以武力称霸而以仁称霸的,真是中国人民的傲,得中国文人大的一。作春秋代第一个霸主的桓公是武力与仁的人,宋襄公之后的三个霸主武力成分就更大了。宋襄公引用古人来明他的不鼓不成列的做法,是不是古人如此,而宋襄公代的人不如此了呢?我从古代文献可以看出,宋襄公并非唯一持此种度的人。差不多一个世后的孔子兴灭国,继绝世,逸民。孔子度正好与后来争征服的社会走向相反,而是要帮助那些在不利地位的失者。《左·桓公六年》(705BC) 记载随国如何抵抗,季梁随君小能大也,小道大淫。意思是,小国可以战胜大国,因小国遵从道德礼,而大国依仗淫威。《史·刺客列记载说国侵占了国不少土地,国弱小,国将曹沫即手拿匕首逼迫桓公退桓公想不下的允,管仲不可,夫小利以自快,弃信于侯,失援于天下,不如与之。《国·无助天虐,助天虐者不祥。助天虐成了汉语中的一个意成。而不助天虐与宋襄公不擒老人、不凭借地法含相同。 那么中国当时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呢?《国·》又“…古之伐国者,服之而已。今已服矣,又何求焉?

 

当代学者杨宽说春秋代的军队以国人(族的下)主力,乘着马车,人数少,并由国君或卿大夫鼓指挥胜负常在一二天内就分”[5] 著名史学家黄仁宇则说斗不出一日杨宽不矛盾,二者概念与准略有不同。[6] 黄又春秋代的车战,是一种族式的争,有彼此都以技的方式看待,布有一定的程序,交点也有公的原,也就是仍不离礼的束。不己甚是当的一般趋势”[7] 一句,他受人性的制结论是:当大国行的争与小国行的道德礼示范行都是了服人,一点与物世界是一的。身力壮的雄性黑猩猩就常常冒著危得的食物而与全体分享,而公牛雄鹿对垒则以力服之。

 

物学家发现,同一种属内物之的暴力斗争,一般是按固定行,装腔作以作威即可以解决争端。你没有看两只雄鹿或水牛对垒以决雌雄的影像?就是,真的打起来,它规则,没有暗中偷袭,也没有事后的复仇。我祖先也是这样对待自家争斗的,并且保持到很晚很晚,这为许多人学家的考察所证实,也有中国古代文献的支持。宋襄公代至少这样的余,所以宋襄公才得以成功。

 

尽管孔子等人与宋襄公有相同的看法与度,但只有宋襄公作场战争的指中国史留下如此惨烈与光的形像,犹如一照耀干古的明灯,至今不,有它的启迪作用。作中国史上的人,毛泽东有他悲的一面:他如果能向宋襄公再多学一点,就不至于自己的妻子自中。毛泽东说宋襄公是蠢猪式的仁道德,文化大革命就是毛泽东把他自己定的规则全部抛到一行的。据戎女士以及毛泽东工作的人回忆录说1971年的友林彪事件毛是一个致命的打,毛到死也没有恢复来。文化大革命前五年是轰轰烈烈、有声有色的,后五年是冷冷清清、不痛不痒,全国上下有气无力地批林批孔、批翻案等等。毛本人晚年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者,像退居台湾的蒋介石与被劾下台的尼克松一,所以毛特同情他。多年前他写一首,《答》,最后一句是:君充我荒腹。毛死前将它改看天地翻覆。形走向真如他所料:天地翻覆。这样一个叱咤云的人物在死前的五年时间里,享受自己的一涂地而无所作是一个什么的人生滋味。周,他常一个人默然流泪。毫无疑,毛破坏规则闯红灯出了车祸:在血泪冲刷的文革期政治舞台上瘫痪达五年之久。

 

儒家以仁著称,讲历,我可以儒家大臣,但没有儒家大将的法,有人提出儒侠的法,清末起的武侠气携儒家仁至上的骨,但武侠在民正好明中国史上在政治人物引下,儒家仁与的争撕脱离的悲惨局,而争更需要仁的精神以减低社会消耗。平称,人口死亡半的大破坏在中国两千年中至少十次,而欧洲仅发生一次。 西六千万人口,到三国初年剩下百分之二。十次大破坏全部生在秦之后,而在宋襄公代以及他以前的代,这样的大破坏一次也没有。也包括代,在没有坏到后来的程度。[8] 当然是中国史听宋襄公他老人家的话时故,但也从反面明宋襄公与司迁的大,没有他,中国史可能要生二十次人口死亡半的大破坏。宋襄公如果活着会,除了仁以外,世间还有什么事那么重,得中国人死一半呢?这样的人口死亡半的大破坏取了社会文明步了?与欧洲相比可知,大破坏取的是社会退步与条。中国史急需的是社会规则,急需宋襄公、格拉底式社会规则而甘愿牲的典范。欧洲将格拉底奉圣人,而中国却敢笑宋襄公。格拉底被五百陪审团以微弱的多数判死刑,但死刑迟迟行,并且看管松懈,当局然示意格拉底逃跑到其他邦国避,格拉底持服刑以示他自己邦国以及自己参制定的法律的忠

 

近来日本学者近藤《左》写成的年代作了详细儒家中以易传为中心的学派试图重建承皇帝力的礼。而《左》是以皇帝力下的封建背景,把批一个目的而形成的。因此,《左》的形成代可以推定的形成达到一定程度的代,即秦到秦以后。”[9] 《左》原文有子鱼对宋襄公的评论,批宋襄公以践社会效果点,展示皇下以唯一目的思想。子不再考虑战敌对一方的利益,不再考虑敌我双方共享战场与社会的利益,也不考若日后我方于今日境又将如何。只有秦始皇自以得了万世江山才敢这样大胆,才敢将自己的儿全部致于死地而无悔。

 

在宋襄公去世后,宋国曾于公元前579年与546年两度召集各侯国来宋国商的所弭兵会,之后北方没有再生大模的争。在和平境下,各国政由国君向大夫做了不同程度的移,使政治更加清明。[4] 宋襄公一生业绩斐然,集四国兵去孝公,大力助后来成晋文公的重耳,以小国而推崇仁,得以继齐桓公之后,成为诸戴的盟主。然司迁等主流史家承宋襄公五霸之一的地位,也有持异者。些异受了后来皇以及礼争分离的影响,而宋襄公是在礼争分离之前最后一个争的礼而得以成功的政治家。宋襄公不兵赴被自己称王的蛮楚国扣押而后放以及泓水争失,只有在礼争不分离的情况下才能示宋襄公的卓与光。在利成为战争唯一目代,宋襄公才成笑柄。宋襄公死后形化使上述两次弭兵会上,宋国不再求盟主地位,但仍是宋襄公典范的忠实继承:以仁仪为号召,求社会安全与侯的和平共存。由此之,宋襄公的与行和宋国传统及地位相符,而子与之相背,以此可推断:子评论可能是《左》作者新的皇理念而在原有宋襄公真言行的基上添加而成,是文化制主史一个罪。被人打了一拳而不手的大有人在,并受到称什么宋襄公遵守规则当霸主反而笑,只能用文化制影响人来解

 

 

 

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
(二) 圣经故事与中国类似传说


28. 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
(三) 东西方文明早期阶段战争性质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