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从宋襄公守作战规则于楚看西方争文化的不同:

() 圣经故事与中国类似传说

(《学灯》第二十四期)

柚声

圣经上说,亚当、夏娃偷吃了知识之树上的禁果,被上帝赶出伊甸乐园。亚当、夏娃的儿子们就开始互相残杀,以至上帝后悔当初不该造人。学者们根据圣经的世代谱系算出亚当、夏娃时代大致在六千年前,即地中海文明刚刚出现的时代,也就是战争文明的开始。中国缺乏类似创世故事传说,但有几个与其寓意相当的故事。其一就是混沌的故事:南海的帝王名叫倏,北海的帝王叫忽,中央的帝王叫浑沌。倏与忽经常到中央大地来访问浑沌,浑沌特别款待他们。倏与忽商量如何报答浑沌的盛情厚意,说,人人头上都有七窍用来看、听、吃饭与呼吸,唯有浑沌一个窍也没有,我们试著帮他凿凿看。他们每天凿一个窍,到第七天,浑沌便死了。(庄子.应帝王) 这与圣经故事一样认为:人类获取知识不是件好事情。但这一个混沌故事没有圣经故事的惨烈,更没有开拓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时代新世界的意思。这反应了东西文明开始的不同:地中海起源的西方文明开始于二级社会,而中国开始于原初社会式的超级大国,如同现代世界的联合国一样起平衡地方势力与维持和平的功能。[12] 正像上述故事显示的那样:地中海文明一开始就是如同亚当、夏娃的儿子们兄弟残杀开始,而中国混沌开窍后死亡,寓意天性不可背叛。

圣经的故事还没完,上帝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是恶,上帝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上帝说,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他们和地一并毁灭。此后就是大洪水的故事,上帝慈悲为怀,灭绝万物的大洪水之前,上帝让搦亚造了一个三百肘长的巨大方舟,救了人类与动物免于灭绝。这样看来,圣经首先开创了二级社会人类不断进步的线性文明史的先河,出了问题而不断补救与改善,包括社会规则的制定,也就是圣经里的所谓上帝与人类立约。中国的混沌故事没有续篇,但记载混沌故事的庄子一书不乏类似下一步发展的故事:

孔子弟子子贡南游楚国,回来时路过汉阴,见一个白发老人在取水灌溉他的菜园。这位老人双手抱著一个陶瓷罐,从自己挖的沟里慢慢腾腾地走到水井边,取了水,再吃力地抱回来,倒在他的菜园里。子贡见他如此费力而功效很低,便建议说,这里有一种机械,一天可以灌溉上百畦菜园,用力少而功效多,先生可否试一试?那老人问是什么机械,子贡说,切削木头作机关,前面重,后面轻,提水象抽引一样,水哗哗流出来,它的名字叫桔槔。那老人听了生气变了脸色,然后笑着说,我的老师说,有机械的人必定有机巧之事,有机巧之事的人必定有机巧之心。如果有了机巧之心在胸中,纯朴的天性就会缺失;缺失了纯朴的天性,精神就会不安定;精神不安定的人是不可能载道的。我不是不知道你说的机械,以使用它为羞耻才没有用。子贡无言以对,回来后,把此事告诉孔子,孔子笑着说,那老人是假借混沌的道术来修养内心的人,只知道有混沌之术,只知道保全自然本性,而不知道其他的事,他是一个世俗世界之外的人,有什么好惊讶的呢?这个故事表明,由于原初社会式超级大国的缘故,中国人长期原初社会的经验与记忆使他们对二级社会厌恶,很大程度上削弱了他们在二级社会层次上出了问题而寻求补救与改善的动力。拿圣经故事来说,就是中国的亚当、夏娃留了一手,暗中记下了被赶出伊甸乐园时所走的路,他们的子孙们一不如意,不想办法改善,而是跑回伊甸园去了。下面将讨论,中国历史上实际上是把新出现的二级社会限制在几万知识分子官僚与他们背后的朝廷中间,而亿万农民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还生活在家族相对完整的准原初社会之中。

 

28. 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
(三) 东西方文明早期阶段战争性质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