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从宋襄公守作战规则于楚看西方争文化的不同:

() 《孙子兵法》与古希腊方阵: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

(《学灯》第二十四期)

柚声

 

这导致东西方文明早期战争文化的不同,这里不准备详谈,仅就《孙子兵法》与古希腊方阵做一比较,二者都是战争经验长期积累而趋于成熟的标志,二者同时标志东西方的不同战争文化。《孙子兵法》相传是吴国领兵破楚的孙武所作,现代学者多认为是战国时期的作品,反应战国时期战争文化的现实。[10] 即使这样,《孙子兵法》成书时间也比《孙膑兵法》为早,这里一并讨论。 杨宽认为春秋与战国之际是中国社会文化大变革的时期,战争也是这样,战国时代的战争与春秋时代大不相同,战国时代实行以郡县为单位的征兵制度,征发成年的农民作为主力,开始以步骑兵进行战斗,军队的人数大增。由于锋利的铁兵器的使用,特别是远射有力的弩的使用,已不能用车阵作战,于是广泛采用步骑兵的野战与包围战。作战的指挥开始成为一种专门的技术,兵法开始讲究,专门指挥作战的将军和兵法家开始产生。[5]

《孙子兵法》的英译本称为《战争的艺术》(The Art of War),即把战争本身视为一种据有心理整合功能的艺术。孔子与他前后的儒家学者们以礼乐为基础把整个社会生活作一艺术式理解,并把它记录于《论语》之中。同样,出身将军世家的孙武以领兵打仗为基础,把战国时代将军生活作一艺术式理解,并把它记录于《孙子兵法》之中。不同的是:孔子着眼整个社会,孙武着眼将军生活。

如《孙子兵法》中的《军争篇》这样形容军队,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作为一个现代读者很难体会,一只军队会象风、林、火、山、阴与雷霆,但两千多年前的将军眼里,他的军队象风、林、火、山、阴与雷霆。这位将军有今天艺术家的心情与眼光。《虚实篇》说,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用兵陈师布阵是有形的,但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变得无形了。这象老子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是一致,所谓大象无形,是一种境界,一种将军用兵时特殊心态。《虚实篇》又接着说,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现代强调数字水平的管理,在一个高级将军眼里,战士以及战役的胜负,都仅仅变成数目字。一个百岁老人回忆一生时,活过来的三万六千天,并不会具体到每天都不同的程度。而在《孙子兵法》作者心目中,每一个战役的胜利都是不同的,不同到有无穷无尽的胜利事件的个体。只有现代艺术家把战争艺术化的情况下,才能把成千上万的胜利都赋予不同的情调与色彩。

如果我们同时阅读《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就会注意到二者的不同,而这种不同与战国时期中国进入二级社会有关,使后者更具二级社会色彩:孔子着眼社会,孙武着眼将军,孙膑则从个人人生体验与认识来看待战争了,所以《孙膑兵法》开头首先讲述自己马陵活捉庞涓的光辉战例,其后紧接的是《见威王》、《威王问》,而后是《陈忌问垒》。威王与陈忌的排列次序显然与他们职位的高低贵贱。孙武同样曾答吴王问,但没有借吴王之名来传播自己的兵法。与《孙子兵法》相比,《孙膑兵法》将战争艺术化的色彩大大减少,更具现实眼光,较少理想化倾向。《孙子兵法》尚不失全社会的眼光来看待战争,指出战争耗费之庞大: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这实在是老子大兵过后,必有荒年的注角。《孙膑兵法》则纯粹从诸侯国角度看待战争,把战争看成一个诸侯国不亡国的唯一办法。《见威王》篇中说,战胜,则所以在亡国而继绝世也;战不胜,则所以削地而危社稷也兵非所乐也,而胜非所利也。又说,责仁义,式礼乐,垂衣常,以禁争□(夺)。此尧舜非弗欲也,不可得,故举兵绳之。这里明确指出,尧舜时期,战争是用来维持和平,惩办和平破坏者,宋襄公时尚有这样的遗风,所以遵从作战规则十分重要。战国时期的战争是为了不亡国,当然就不择手段了。孙膑指出,胜利没有什么利可图,因为他同时又指出战败一方要削地,所以在孙膑看来,战争中夺地使强者更强,但这种强也是为了免于亡国。如果所有诸侯国都与孙膑一样,持这种战争态度,就是一种军事平衡体系,构成战国二百余年七强与一二十个小国长期共存的基础。

许田波即认为,秦国统一中国时,各国人民坚决抵抗,说明当时人民没有要求统一的愿望。[12] 实际上当时中国形势犹如两次世界大战时期一样,面临两种可能:1) 各国协力制止如秦、德等军事强国武力统一的企图,而建立联合国式国际结构维持和平;2) 任凭战争去道德化与去规则化,最后导致最无道德与规则的军事强国全面胜利。当今世界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后召开各种国际会议,走了第一种可能道路;战国时期的中国不再召开弭兵会议,走了第二种可能道路。秦始皇采用李斯建议:重金贿赂各国重臣,不接受贿赂者,利剑刺之,即贿赂加暗杀的策略。这种策略的成功有赖于各国统治者道德还没有降到普遍使用这一策略的时候,别的国家一时还不知道防备。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他并没有停止打破社会规则与欺诈的行当,致使陈涉吴广等八百民工因雨误期就全部当斩的程度。如果社会上有良好统一的行事规则,就用不着这样过头的严刑竣法了。

受原初社会式超级大国上下分隔的影响,中国在战国时期进入二级社会后,仍分隔成很少相互来往的不同阶层,从而使将军世家以及将军生活艺术化成为可能。与中国这种分隔制相反,古希腊形成各层人民混合的讲坛,形成一种统一的二级社会意识。雅典城邦不过十来万人,每年召开四十次全民会议,有一万到一万五千人参加,每次历时数小时之久,在喧闹与争吵中演说、辩论与选举。选举的将军与官员通常任期一年。人们还每天在市中心市场处聊天,交换消息,担当今天国家日报与新闻联播的角色。更有甚者,刑事案件也在数百人的陪审团前辩论投票处理。虽然不是所有城邦国家都象雅典一样,但雅典的民主作风影响了所有的古希腊城邦与人民。作为人造的二级社会的人本身也是人造的,古希腊与中国造就了完全不同的人,脑子里概念与思维方式完全不同。古希腊将军仅仅是一个战争指挥者而已,执行全民会议的决策,决不会想出一个两千年后对现代商业与日常生活仍有指导意义的所谓兵法来。中国的兵法对古希腊将军帮助也不大,因为他们进行的是不同的战争,面临的是不同的战争文化。几百年战争下来,作为战争成熟的标志不是兵法的出现,而是古希腊方阵。

古希腊步兵方阵大致流行于公元前750年到公元前300 年之间,罗马兴起后为罗马军团所代替。在春秋时代的中国仍用车战时,当时的希腊早已由车战改为步兵作战了。古希腊方阵是一个数十到数百名战士组成的方阵,每人携带一个巨大的盾牌,一只长矛,一把剑等装备,重量达三十公斤以上。前排成为一个陈列长矛的金属墙,这个墙不为弓箭与任何枪剑所透,如一个战士死去,后排马上替补一名。方阵两旁有骑兵护卫。这样的方阵适合阵地战,有强大的战斗力,但它需要铁一般的道德与行为规则,如果方阵有一两个人怕死而逃跑,就会全部陷于混乱。就是说,即使在李斯贿赂加暗杀策略面前,古希腊的普通士兵也没有接受贿赂而退步的余地。古希腊战士都是农民,所以战争有季节性,双方事先同意一个交战地点,一般为平坦地段,因为事先准备好的战斗,所以十分残酷而短暂,通常一个小时之内胜败见分晓,伤亡率在失败一方,在百分之五以内。将军站在前列,所以伤亡率也高。如果一方不敢出战,躲在城里,对方有权抢掠与毁坏他们的农田。古希腊的战争装备,包括战马,由战士本人提供,所以战士的级别与其家庭经济水平有关。

公元前499年与448年之间,波斯多次入侵希腊而最终被击败,最后一战希腊出动四万人的联合方阵士兵,而波斯有一二十万人的兵力。古希腊能以少胜多,并不是中国式卒寡而兵强者,有义也(孙膑兵法:见威王),而主要靠的是高超的装备与方阵的作战技巧以及精心谋划,而这些都不是国王专权的波斯所能做到的,民主气氛下更容易群策群力,发挥所有人的积极性。古希腊战船有数百英尺长,有170名划浆手,快速无比。与波斯战争之后,古希腊分成两个阵营进行内战,使战争升级与复杂化,如加上骑兵、弓箭手等,间或偷袭围城,但仍以方阵战为主。中国战国时期虽然也一度分成合纵与联横两阵营,战国形势一直是多方多元的交战,古希腊二级社会的成熟迫使战争各方结成两大阵营,就象当今西方两党制一样。

综上所述,古希腊步兵战时期更具中国春秋时代车战的特点,讲究规则以减少伤亡:1) 双方列队的阵地战,一天内胜败分晓;2) 将帅或王公亲自领兵;3) 战败一方不至于国破家亡,仍可继续存在 (古希腊对周围野蛮民族作战将对方掠为奴隶,对希腊人较仁慈一些) 4) 古希腊战败一方百分之五的伤亡率不算高,虽然中国没有相应的数字,估计春秋时代战争伤亡率也不会高于此数字,而战国时代大大升高;5) 将帅或王公与战士处于同一社会层次,利害关系相同 。

孙子兵法描写战国时期战争,其中一条是诈,诈就是不守规则。如人人皆诈,诈则无效,只有大多数仍守规则时,欺诈最有效。孙子兵法的诈包括欺骗自己的兵士,说,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这在古希腊雅典一两万人乱乱轰轰的选任期一年的将军时,很难使用。《孙子兵法:九地篇》说:将军之事,静以幽,正以治,能愚士卒之耳目,使之无知;易其事,革其谋,使人无识;易其居,迂其途,使民不得虑。帅与之期,如登高而去其梯;帅与之深入诸侯之地,而发其机。若驱群羊,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聚三军之众,投之于险,此谓将军之事也。一个将军讲这么多的如何愚士卒之耳目的技巧而没有道德愧疚之心,这不是人类的天性,不是短时间可以形成的。更有甚者,孙子愚士卒还表现在破釜沉舟致自己人于死地,但要给敌人留活路:穷寇勿追,围敌时留缺口。就是为了战争胜利,对外人仁义,对自家心狠。

据葛剑雄说,中国历史上正是这样,中国对外不是西方式的征服与奴役剥削,而是一种面子功夫。当英王想向乾隆示友好时,乾隆回答说:天朝地大物博,应有尽有,朕不要你什么。言外之意:你要什么,尽管来朕这里拿,只要承认朕在中国的地位。[11] 中国内乱死亡过半,一般不涉及周围少数民族。 西方正好相反,对外人战争残酷无情,对自家欧洲人战争保持君子之风。[12]

 

30. 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
(五) 荷马史诗与三国演义:战争中个人英雄主义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