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从《阿Q》看中国古代社会的上下分隔制 ()

李柚声

 

 

()

四、皇帝流做,明年到我家

 

1) 儒家上下分隔的理想政治:中国史是一个逐走向儒家理想化政治的史。[15] 儒家一政治理想中上下分隔,它使亿民仍生活在准原初社会之中与儒家官僚知分子追求不利不器而脱离世俗生活成可能。作者 种上下分隔的社会构与两社会的不可逾越性造成中国史上的周期性乱与社会构的停滞。[16] 即社会构的超定,以至武帝人口减半而照样稳坐江山,与西方相比:朝代延时间较长,但改朝代伴随的大,同缺乏社会改革步的价取向。

 

2) 中国城厚厚的城与零和社会:西方学者古代中国的一个印象是:辽阔的疆域上遍布着由城墙围起来的城市。作者曾在法国参中世留下来一个所城堡(castle):在一个小山上,着上建筑起一人高的断断续续的石,不一两尺厚。在城堡受到攻击时,附近奴到城堡内避,也可以参。作者也参观过英国斯特市(Chester)的城,也同上法国城墙结构与大小相似。欧洲中实际的城堡主人与他周成一个面对战争威的整体。

 

中国的城却不这样,中国的城和周民没有形成这样一个整体,民不到城里乱。与作者所欧洲古代城相比,中国城厚到上面可以走,高大到攻城者要架起云梯,而外边还城河。号称父母官的爷为什么这样怕他的民百性呢?

 

根据正清提供的料,登数目:唐,18000;宋,20000;清,20000。根据些数字,政府官没有因族的消失而增加,也没有因人口的增而增加。正清别处从未有过这么少的人么多人达长时期的例子出[17] 中国史上有一两千个,而中国官僚系统仅,而每可有数十万民,而城里的官与他的助手可能少于十个。厚重的城有它的功能,使管么多人的少数官僚相安全,也代表原初社会与二社会之的不可逾越性,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生活,也代表上社会构上下分隔的两个世界。

 

另一方面,这样厚重的城外住的是上面提到的安其居,乐其俗的农民,城墙内是儒家熏陶下正人君子的官僚知识分子。所以城墙内外都仅仅适应和平生活,不知如何面对战乱。这跟战乱频仍的中世纪欧洲不同,中国战乱相对较少。墙对付上面提到的少数游民式不法分子,绰绰有余,但如果亿民起来造反是另一回事,好在这样的事很少生。

 

厚城墙与小政府就无法将对抗的力量转换成进步的力量,推动社会前进的力量。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认为阶级斗争为社会演化的动力,但这种阶级斗争也有斗而不动的一面,即斗来斗去,两败俱伤的同时并不伴有社会的进步。这就是所谓零和社会的概念。[1819] 这也和作者所讲的翻烙饼式革命含义相同。[20] 这种理论说:

 

"零和社会",是指参与社会博弈的双方,一方有得,另一方必然有失,而得失相加零,社会的效益没有得到任何增加。零和社会的能量转换是完全转换,要么底地,要么底地,最后是者通吃。

 

作者(2012) 述了中国清朝1768年的妖大恐慌。在大清帝国达到了力与威望的,竟被一股名叫魂的妖弄得天昏地暗。在1768年由春天到秋天的那几个月里,股妖竟然冲了半个中国,百姓之惶恐,官员为之奔命,乾隆也之寝食安。作者展示在要么底地,要么底地的零和社会中人失去起的理性。[19]

 

3) 民与皇帝的比:阿Q 要唱的台我手执钢鞭将你打 以及下文的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郑贤弟,都是当时绍兴地方戏《龙虎斗》中的唱词。在这里阿 Q 扮演的正是皇帝宋太祖赵匡胤。王学泰说游民的最高理想是: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6] Q 然有游民的身份,但他在迅笔下是中国民大众的代表。据作者在家经历普通农民喜欢的正是《龙虎斗》的帝王将相戏,这并非Q 所独有的好。象阿Q ,中国民把帝王将相戏当成一种仅据美学意味的愉悦,而无意他们对实际生活的联系与寓意。这象阿 Q 心目中的革命党行为一样,只是他在未庄街上疯疯颠颠地走一趟而已。假洋鬼子与洪哥的革命才是二级社会的真正革命。同样 帝王将相在阿Q 与普通农民心目中也是梦幻一般的东西,他们并不知道帝王将相在社会中的位置以及与他们生活的联系

 

作者上世纪七十年代生活在贵州山区。作者刚到贵州时,常被告知:当地农民穿的长袍是明朝服装,当地农民并不知道明朝与清朝的区别,更谈不上国民党与共产党了。当地农村的负责人也不随朝代政府而更换。传说,一个村庄竟用抓阄的办法选村庄负责人:在一罐子黄豆里放一颗黑豆,然后让村里男人们来抓,抓到黑豆即为下一任村庄负责人。贵州山区由于交通不便与外界来往少,消息闭塞,较多保持了古时的习惯,所以更反映中国古代社会生活的实际情况。例如,当地妇女没有裹脚习俗,从妇女裹脚来看,贵州农民还停留在宋朝以前时代。

 

根据宏杰统计看来,皇帝是最不幸的人。代皇帝有确切生卒年月可考者共有二百零九人。二百零九人,平均寿命仅为三十九点二,平均寿命比普通人要低近十八。中国代王朝,包括江山一的大王朝和偏安一隅的小王朝,一共有帝王六百一十一人,非正常死亡的有二百七十二人,非正常死亡率百分之四十四,高于其他社会群体。[ 21] 上面提到民自在王的法,民并不了解二社会的实际运作,更不知道秦始皇要日批文件120斤。他象阿Q 样对帝王将相作一美学式理解,认为是一种无比舒服与松的事,所以中国民才自比王。

 

,上世七十年代农民中也不乏做皇帝梦者。有时流言四起,说皇帝已经降生,甚至说某某男孩是皇帝。更有甚者,你在山间独自走路,对面走来几个人竟然一齐跪伏在你面前,口呼皇帝陛下。你或者说,这不过是一种迷信。更确切的解释是,他们心目中的帝王将相就是这样:由Q 社会政治一无所知的普通民由于某种神秘的机会而突然成。按着王学泰的看法,中国史好像开了个玩笑:就刘邦、朱元璋种普通民成了皇帝。普通民到皇帝之有十万八千里,中隔了一个孔孟学武装起来的官僚知分子阶层种情况下的改朝代既不像古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改朝代那么容易,也不像夏商周成的侯国来代替,通常要有大的持久的程才能将一个普通人转变成手握大而指挥亿万人民的皇帝。

 

文献

 

[1] 柚声(2012) 孔子将人社会生活美学化的思想。(《学灯》第二十一期) (http://confucius2000.com/writer/yousheng.htm)

 

[2] You-Sheng Li (2005):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 London, Canada: Taoist Recovery Centre.

 

[3] 李柚声(2009)个角度看人生,看世界:21道学。北京:线局。第253-56;第189-194

 

[4] Eckhart Tolle (1999): The Power of Now: A Guide to Spiritual Enlightenment. Novado, California: New World, 1999.

 

[5] 杨晓刚(2011)迅先生道家思想的价。(http://www.scuphilosophy.org/research_display.asp?cat_id=93&art_id=9352)

[

6] 王学泰(19992007):游民文化与中国社会。同心出版社, 2007

 

[7] Jaynes, Julian, 1976, The Origin of Consciousness in the Breakdown of the

Bicameral Mind. Boston: Houghton-Mifflin.

 

[8] Marshall, G., 1994, 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 of sociology: human natur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9] 李英(2004) 圣王与哲学王:先秦古希腊关于理想治者问题。自《中西政治思想比较论稿》,海南出版社,2004

 

[10] 巴克,厄奈斯特(2003):希腊政治理卢华春:吉林人民出版社。(491-492)

 

[11] 周睿志(2012) 哲学的专政──《希腊政治理论》札记。来源:(http;//www.scuphilosophy.org/ 哲学2012/10/21)

 

[12] You-Sheng Li 2008): Julian Jaynes' Theory of the Bicameral Mind and A Different Path to Subjective Consciousness in China. (http://taoism21cen.com)

 

[13] You-Sheng Li (June 2012):The Ancient Chinese Super State of Genetically Coded Primary Societies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Modern Democracy. Submitted to and accepted by the Ninth ISUD World Congress. ISUD=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Universal Dialogue.

 

[14] 武力(2003) 中国土地改革。中国经济论坛

 

[15] 李柚声(2012)制度与柏拉理想国:中国政治儒学化在史上的成功与可能前景的析。(http://taoism21cen.com/Chinesechat/wenzhangjijin.html)

 

[16] 柚声2012):从宋襄公守作战规则于楚看西方争文化的不同。《学灯》第二十四期。(http://confucius2000.com/writer/yousheng.htm)

 

[17] 正清(1995)正清中国。薛绚译。台北:正中局。

 

[18]施京吾(2012):盛世下的零和社会──1768叫魂案例。

来源(http://www.scuphilosophy.org/research_display.asp?cat_id=94&art_id=10527)

 

[19] (2012)叫魂:1768年中国妖大恐慌。 兼,刘昶 北京: 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

 

[20] You-Sheng Li (2010): The Ancient Chinese Super State of Primary Societies: Taoist Philosophy for the 21st Century. Bloomington, USA: Author House. p293-307.

 

[21] 宏杰 (2007) 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