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从先秦诸子看人类的愚蠢 (演讲稿)

柚声(2009)

 

 

首先,我要解释我的演讲题目以免误解,我要讲的是:人类已经变得聪明,回过头来看人类历史,发现过去的愚蠢,加强对过去的愚蠢的认识,会使我们变得更加聪明。中国古代走了一条比西方聪明的路,学习古代思想也会使我们变得更聪明。

 

第一讲:老子对人类愚蠢的预见

 

老子讲过一句话,对人类未来的愚蠢进行了准确的预见,这句话与它的现代汉语翻译是:

 

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 38)

前识期里,各种哲学流派有如春花野草一般繁茂,人类广阔无边的愚蠢也刚刚开始。

我知道对老子这句话也有不同的翻译,但对愚之始三字翻译没有什么不同,而我这里主要侧重点在愚之始三字。所以这里,我采用自己的翻译。

 

首先说,前识期是指真正认识之前的一个时期,这里是把人类历史看成一个认识过程,真正认识意味着:人类对自身世界的认识第一次达到哲学高度的时间,而人类自身世界包括自然界、人类社会以及人类内心世界。

什么叫哲学呢?教科书有很多定义,我上学时学的定义是:哲学是研究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人类思维的一般规律的学科。我们说,人类对包括自然界、人类社会以及人类内心世界的所谓自身世界的认识第一次达到哲学高度。这里的哲学是相对于人们的普通知识来说的,我们普通人对自身世界的认识有对,也有错,经常包括一些似是而非的认识。比方一个人认为:人性是丑恶的,到处骗人,所以时时处处要提高警惕。他这种认识在指导他的人生中,很可能效果不错,所以他才这样认识。但拿到更广阔的领域内来检验这一认识的可靠性,就很可能发现:这一认识有很大的片面性。

所以,这里的哲学是指人类对自身世界全面的、系统的、深刻的认识。这种认识能经得住历史的考验。比如,五四运动时期,文化革命时期,我们都批判过孔子的学说,说他的话是错的。现在,我们又发现孔子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说明,孔子的话代表当时的人类对自身世界的认识已经达到了哲学的高度,是不会轻易被推翻的,因为他的学说代表一种全面的、系统的、深刻的认识。

人类是在所谓轴心时代第一次对自身世界的认识达到哲学高度的,所以老子所讲的前识期指的就是所谓轴心时代。轴心时代是德国哲学家兼精神病学家雅斯贝尔斯提出的一个概念,现在已经为学术界广泛接受。轴心时代是指公元前一千年内的这段时间内,中国、印度、希腊、波斯以及犹太文明等几乎同时发生急剧变化,产生了他们文化传统的伟大思想家,使人类对自身世界的认识第一次达到哲学高度,为今后两千年划定了人类思维的框架。轴心时代在中国即春秋战国时期。

从道家学派的角度来看,人类对自身世界的全面的、系统的、深刻的真正认识当然是以老子、庄子为代表的道家学说的创立与完善,也就是战国中晚期。但人类对自身世界的真正认识可以有多个,即允许不同学派、不同哲学体系的存在。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看上述翻译。在春秋战国长达五百年的时期内,中国思想界空前活跃,出现了百家争鸣的这样大好局面,各种学说纷纷建立,即:各种哲学流派有如春花野草一般繁茂。这是人类进行农业生产七八千年之后,人类进入文明两三千年之后,人类好容易才第一次达到这样一个思想文化大跃进的时代。而在老子看来,这一切不过是人类愚蠢的刚刚开始,所谓愚之始。如果数千年的酝酿之后才出现这轰轰烈烈的春秋战国五百年才是人类愚蠢的开始,那将来的愚蠢就一定是广阔无边的。所以我在翻译中加入了广阔无边这样一个形容词,这不是我独出心裁,而是老子这句话原有的含义。

以五百年作为开始的人类愚蠢要延续多长时间呢?如果延续一千年恐怕不符合老子原话的口气,那样的话,开始五百年,又延长了五百年,那开始就嫌太长了。所以,老子所讲的人类愚蠢一定要比一千年要长。这可以拿一个近代科学家的话来说明,科学家是以实事求是著称的,说话不夸大一分,也不缩小一分。

近代最著名的大科学家要算爱因斯坦。爱因斯坦这样评价人类的愚蠢,他说: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是无限的,这就是宇宙和人类的愚蠢。但对宇宙的无限,我还拿不准。

 

所以爱因斯坦拿得准的无限的东西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的愚蠢。无限也就是广阔无边。按老子的说法,中国人到现在蠢了两千七百年时间,但爱因斯坦讲的是人类世界,并不是中国。世界人类愚蠢了多长时间呢?五千年年,也就是五千年文明史。

说人类愚蠢了五千年,首先要明确愚蠢的定义,就是什么叫愚蠢。我想人人都知道什么是愚蠢,愚蠢就是傻卖力气,费了很大的劲儿,花了很大的功夫,最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人类五千年前预期什么,这很难说,如果我们将人类生存状况作一比较,五千年前的人类生存状况比后来五千年好,而人类努力的程度是后来的五千年高,就是说:人类文明后奋发图强,卖了五千年的力气,结果人类生存状况不仅没有变好,反而变坏了,那么就足以说明人类犯了五千年的傻病。事实正是这样,一点不错如同老子所预见的一样。

为了说明人类所走过的历史正像老子所描述的那样,是个犯傻病的历史,我们首先要回顾一下人类的历史。

我们现在的人类在人类学上称为智人,大致在二十万年前出现在非洲。大致在六七万年前走出非洲,向世界各地扩散,那时人类已经有了语言。五万年前出现在澳大利亚,说明他们已经能够造简陋的渡海工具。

大家都知道,狼孩不是任何意义上的人。狼等野兽捕获人类婴儿时,偶尔发生,它们不吃掉,而是当成它们自己的孩子来养大,称为狼孩。狼孩不会说话,而且过了一定的年龄,就终生不会说话。它们不会用双脚走路,而是用四肢爬行。它们吃生肉,攻击弱小的动物。一句话,它们的行为是狼不是人。所以,人是社会文化的产物,并非全部由遗传决定。

很多人类学家认为,和现在人类一样思维、一样想事的人类出现在四万年以前。具体地说,人类大致在四万年以前发展了主体意识,也就是知道想我以前做了什么事?我以后要作什么事?并且将这些想法能够用语言相互讨论,形成一个社会的文化传统。主体意识不能理解自己的死亡,才有灵魂的说法。就是说,主体意识作为一种文化传统首先出现在四万年前;作为个别人的个别现象,可能要早得多。这一主体意识的出现,伴有人类各种不同工具的大量出现,也同时出现大量岩画,如欧洲法国与西班牙的史前岩画。在这以前,人类像动物一样不知道生死的区别,以为睡觉与死亡是一回事,所以四五万年以前的人类与现代人类没有可比性,只有四万年以后的人类可以和我们相比。

五千年文明史的说法是以国家出现作为人类文明的开始,这是因为西方文明一词( Civilization ),来自公民、市民一词的原故。其实文明一词本身语义并没有国家的意思,人类文明在国家出现以前就存在。所以,认真地讲,现代人类文明从农业、畜牧业的发明开始的。农业、畜牧业出现在一万年以前。

在四万年前到一万年前的这段时间内,人类营狩猎采集为生,即打猎与采集野果子吃。试想,那时的人类有现在人的智力,有现代人的思维方法,数万年之间经营狩猎采集的简单生活方式,不用说,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方式熟练到登峰造极的程度。

结果是那时的人类生活水平高于现代人,他们经常捕食大型动物,如鹿、牛、马、羊、猪等,他们甚至捕食大象。当时,男人平均身高一米七十七公分,比现代人高。他们充足的营养并非来自苦干与环境污染,而是生态平衡,而这种平衡表现在方方面面,包括他们自身。比如,他们知道控制生育,他们的人口几乎是恒定的。他们计划生育的方法可能与现代不同。

他们是高蛋白饮食,而高蛋白饮食有控制生育的作用。妇女要有一定的脂肪储备以后才有怀孕能力,这个脂肪储备是为育养胎儿以及哺乳所准备的。高蛋白饮食与古代无定居的游走生活都不利于妇女怀孕,当然,延长哺乳期也有类似作用。现代人高碳水化合物饮食,容易导致脂肪积累与发胖。老年人有性欲功能但没有生育功能,他们知道利用这一生理现象。另外,同性恋也不生育,非洲一种黑猩猩就知道同性恋的用处。当然,他们的妇女也知道如何使用某些植物来堕胎。

与紧张的现代生活相比,他们的生活是悠闲自在而充满快乐的,就是精神与物质生活都高于现代人。我们无法回到四万年前,来调查他们的主观感觉,问他们是否感到幸福。但我们从两方面来推论出,他们比现代人生活得更幸福。

第一,他们对自己命运与生活的把握程度远较现代人为高,这是他们的生活恒定而简单的原故。他们的生活方式三万年不变,他们既无资源耗竭的问题,也没有环境污染的问题。而西方近代社会生活可用十六个字表示,即:翻天覆地,日新月异,问题成堆,燃眉之急。两代人没有共同的语言,因为他们过的完全不同的生活。我国五十年前的生活与今天的生活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就更不用提清朝的长袍马褂与作揖磕头了。现代生活的变数主要来自社会,这些变数既非个人所能把握,也常常超出社会的把握能力。而对生活的把握能力跟一个人幸福感直接相关,一个人被动地为外界所推动,为生活所逼,就很难有什么幸福可谈了。

第二,我们可用今天仍过狩猎采集生活的少数族群来说明,他们的生活理应与一万年以前的人类生活相似。有一个南非的昆族人,营狩猎采集生活而又为人类学家做了详细的考查研究。昆族人自周围环境中获取各种食物,营养丰富而均衡。他们有一百多种植物可供食用,但仅十四种被认定为主要食物,其他备用。他们的食物中,百分之七十来自植物,百分之三十肉食。妇女提供百分之五十五,男人提供百分之四十五,男人提供的包括肉类。昆族中的成年人每周花费24天的时间收集食物,不用说,他们游来荡去,边采边吃,全无现代人工作时的严肃与紧张。他们每天消耗 2355 卡路里的热量,经医学检察证实他们个个身体健康。他们百分之十的人口在六十岁以上,而同时期的农业国家巴西与印度人口中,六十岁以上的人仅占 百分之五。昆族人的人口大致保持衡定,不增也不减,而印度为推行计划生育而伤透脑筋,不管如何努力,人口还是直线上升。他们把大部分业余时间用于社会交往,尤其是妇女,他们不同族群之间相互访问,长时间地聊天。而现代心理学研究,人类这种在平等友爱而轻松愉快的社会活动也是现代人的主要幸福感的来源。

这样一个悠闲自得而又物质丰富的早期人类生活因农业的发明而被终止。人类为什么要发明农业,人类学家有种种解释,其说服力并不强。人类懒惰而不愿走路是促成农业出现的原因之一。人类由于懒惰而做出发展农业这样影响千古的决定,理应受到延续千古的惩罚。

我们首先应该指出,农业早期并未显示出它的弊病,因为这时人们还主要靠狩猎采集为生,农业收入仅仅是一个补充手段。这时人类健康状况有暂时的轻度的改善。农业的弊病要在人类主要依靠农业为生的时候才得以显示出来。除了因走路少而关节炎发病率降低外,其他疾病大幅度上升,人类健康情况明显下降,人类寿命缩短。促成这些改变的有以下因素:

1) 改成以几种谷物为主食,仅供应能量,营养严重不足;

2) 户外活动减少,不利于健康;

3) 人类聚集,导致传染病大大增加;

4) 农业人口普遍养家禽、家畜,人与动物的密切接触导致许多严重的疾病,这些疾病由动物传给人类,这几乎包括所有近代医学出现前的主要儿童传染病:来自牛的有天花、麻疹、结核;来自猪鸦的是流感;来自猪狗的是百日咳,等等。

史前人类健康状况的调查主要来自考古挖掘的人类骨架。随著农业的出现人类身高普遍下降,因为营养不足而妨碍身体的正常发育。从骨骼可以看出的儿童营养不良大量出现。成人缺铁性贫血发病率很高。在现代医学发展以前,人类对这些疾病,连同天花、麻疹、结核、流感等疾病,人们只能忍受它们带来的痛苦,却无法知道它们的来源。

农业的带来这些弊病,但那时的人类仍生活在他们熟悉的平等互惠的均平社会中,没有人剥削他们,没有人压迫他们。他们悠闲自得的生活格调没有改变。这一切都要随人类国家的出现而宣告结束。国家出现后,大多数人变成奴隶,在刺刀与皮鞭的监督下日日夜夜像蚂蚁一样劳动。农业的弊病是在人类不察觉的情况下逐渐出现的,而国家出现的弊病是在人类充分意识之下短时间内产生的,同样是弊病,后者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精神痛苦。

国家出现后出现了在后面监工的有闲阶层,人类学家们相信:现代意义上的劳动与工作,也就是目前工作时间长于娱乐时间,并以长时间与单调为特点的工作是国家出现以后才出现的。从道理上讲,这样长时间的工作应该换了人类生理要求的满足,即温饱的基本要求。实际上并非这样,中东地区,文明国家的出现伴随着人类受命的缩短以为考古研究所证实。

国家出现带来的一个重要不同是:史前均平社会中,人类只做与他们生活直接相关的劳动,而国家有权力迫使它的臣民为与生活毫无关系的事而终日劳累。人类文明给人类带来的痛苦可由所谓环境社会限制学说来说明,这种学说认为人类文明的出现要有限制因素的存在,即堵塞所有人类可能逃跑的通路。这就容易理解为什么如此大的世界,古文明为什么只出现极少数的几个地方,而且古希腊半岛、埃及尼罗河、两河流域、墨西哥、秘鲁都是地理狭长的地带。象埃及为两旁的沙漠护卫,逃跑者在沙漠中难以生存。

国家出现虽然也有饥饿与杀戮,但更突出的是它给人们带来的精神痛苦。医学至今对晚期癌症没有什么好办法,更糟的是有的癌症很疼,如肝癌,病人经常疼得满头大汗。医生说,给点吗啡鸦片之类的吧!听了后,那病人艰难地伸出手,摇动几个手指表示不要。那病人想,吗啡鸦片不是好药,要等万不得已时才能用。我要日后好了,染上吗啡鸦片瘾不麻烦了吗!

马克思说,宗教是毒害人民的鸦片。但没有一个文明社会能像那位癌症病人一样,能忍著疼痛而不用宗教这个鸦片的,可见人类精神痛苦之严重。没有任何疑问,马克思所讲的宗教出现于阶级分化之后,史前均平社会没有这样的宗教。

除了近代不算,近代人类生活有显著的改善,人类五千年文明史中绝大部分时期内,绝大多数人都像蚂蚁一样日夜劳动,换来的生活是在温饱线上挣扎。这还不够,大的战争不断爆发,每次战争都使人口大幅度下降,有的可是人类半数死于非命。马尔文海瑞斯是一个美国的著名人类学家,他说:农业出现以前,人类男子平均身高177公分,农业发明后降为165公分,美国1960年男子平均身高为175公分。从物质营养与悠闲程度来衡量,西方现代人中只有极少数人能与农业发明前的人类相比。

总而言之,正像老子指出的那样,人类犯了傻病,用极繁重的劳动换来了一个在精神与物质上都降低了很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