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導論一我如何想到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這樣一個不同社會級別

李柚声

摘要作者以自身經歷展示了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的本質差異與這兩級社會之間的不可逾越性。

作者按:本文来自苏州大学出版社2014年九月出版拙著《换个角度看孔子》一书导论,由于编辑与修改,文字略有不同。

* * *


從孔子


當您站在一幅巨幅繪畫面前如達芬奇的最後晚餐或者張大千範曾的畫您完全沉浸在藝術大師所創造的藝術氣氛之中物我兩忘失去欣賞者與被欣賞物的界限。您有沒有想象自己進入畫圖而身臨其境呢比方您想象自己成為其中人物之一那麼你是靜靜不動還是行使您的個人自由隨便走動而不顧全幅畫的藝術效果被毀壞呢在浩爾與艾密斯 (Hall & Ames) 看來您這安然不動與個人自由全不是孔子的理想境界。[1] 孔子提倡美學社會秩序您要與您的世界達到情景交融如醉如痴的境界這樣您才會發揮您的創造力使您的每一動作都給整幅藝術傑作添色而使其更俱藝術的魅力處處散髮着和諧的美。正由於此孔子談話經常有音樂伴奏。當您身心與美妙的音樂旋律一起博動起舞時您發自心的話語無論是侃侃而談還是縱情高歌都會成為這一大合奏的一部份。

孔子的《論語》述人們如何在一個和諧的美學社會秩序中做人做事在這一社會中沒有任何人為操控的法律系統。如果現代人讀《論語》像讀其他書一樣追求《論語》一萬五千漢字的語義的話最多像是讀藝術大師傑作的一篇簡單介紹並無法了解該大師傑作真實面目。孔子《論語》本身是一件傑出的藝術品而這一藝術品又同時是中國古代原初社會生活畫卷的一部份。現代東西方讀者都同樣地僅僅追求孔子教誨的文字語義既無視其美學意味又不理解孔子終生為之奔波的理想人生是怎樣一幅圖景。我曾試圖讀《論語》三兩句話而後整天默念這幾句話努力體會其深層的意韻最後到達一種心態。自認為這種特殊心態才是古代人聽到這些話的反應。[2] 語言對我們來是傳達信息而對孔子時代的古人來更是一種美的意韻。我們今天這樣讀《論語》所得的所有不同心態都應指向一種寧靜優雅的美。

如果你讀了上面這些話感到與你原有的孔子印象不同而感到困惑感到難以理解的話不要怕很多人和你一樣。有個讀者告訴我現今有兩個鴻溝分別處在古代中國與當代中國之間當代中國與世界主流文化之間。這兩個鴻溝的存在使中國在世界社會學人類學界沒有自己應有的位置。作者請那些讀到此處感到困惑的讀者細心讀此書和我也和許多有志於跨越這兩個鴻溝的人們讓我們一起邁出堅定的一步翹首瞭望彼岸奇異的景觀揣想 那奇異景觀之後的文理。

兩種社會與它們之間不可逾越的鴻溝


2011我從當地圖書館借了一本浩爾與 艾密斯寫的有關孔子的書。此書前言中如此寫道“古代中國文化只能從在論角度 (immanental terms) 來理解與西方強調超越性 (transcendence) 相對應。”英文單詞transcendence, 或可以翻譯為超驗與先驗本書一律譯為超越與超越性意為外在于人的意思。浩爾與艾密斯接着“在西方文化理性社會秩序中個人與社會生活的許多角色在孔子思想中由美學秩序來擔當。儒家英雄是美學的全無西方所謂道德的意味而西方道德指極端規範化的理性秩序對個人的一種要求。[1]

當浩爾與艾密斯所的這種理性社會秩序與美學社會秩序並肩存在時二者之間是否有一個不可逾越的鴻溝呢一個人如果生活在這兩種文化兩種社會秩序接壤地帶又將如何他會不會掉到這一不可逾越的鴻溝中這個萬丈鴻溝底部是一個何等的世界在那裡是一個西方理性頭腦還是一個孔子式美學頭腦看得更清楚

由于一個眾多因素交織的複雜局面由于一連串的特殊境遇我終於為中國蒼天與西方上帝同時選中賦予我做此宣佈的資格我就是一個掉在那個萬丈鴻溝而在溝底生活年復一年的人。在渾然無知的迷茫之中在多年毫無效益的殊死掙扎之後我轉向中華道家哲學求救。在黑暗中祈求一絲之光在茫然中渴望一犀之靈我毫無選擇地讀中國與希臘的古代經典。我把人類社會分成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的二級社會來看原初社會的親情如何被用來釣取二級社會物質利益時意外發現中華文明開始于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而西方開始于人造二級社會。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處於不同層次猶如漢字與文章的關係其間才可能存在不可逾越的鴻溝。在多年尋找合適的詞語概括這本質完全不同的兩級社會時我最終選用美學來概括原初社會。[3] 這樣我就通過一個完全不同于浩爾與艾密斯的心路歷程達到與他們相同的結論。浩爾與艾密斯是通過正常的學術職業追求而我卻為人生經歷所迫使。這裡必須指出除了美學秩序一詞外他們全書與我兩級社會概念並無其他類似與相通之處。

在現代世界中已經沒有任何原初社會美學秩序可談但我們的生物學身體與腦子仍一如既往數萬年沒有多大的改變。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很容易看出誰與什麼更接近原初社會誰與什麼更接近二級社會。在社會與家庭(包括親戚朋友)男人與婦女西方與中國人成人與兒童(包括年輕人)世俗與宗教藝術這五對人與事物中每一對的後一個比前一個更接近原初社會的美學秩序也更接近天然之人。婦女更具家庭傾向性她們也更少被當代文明所染。中國人與西方人的對比也呈現類似的不同。在作者曾經工作過的現代醫院裡有第六對即醫學專業人員與行政管理人員前者通過多年嚴格的自然科學訓練更傾向理性後者多年與不同的人打交道更傾向人類情感考慮。當一個醫學專業人員偶爾被迫做純行政事務時就有混淆兩種社會界線的危險。在這六對中世俗與宗教藝術這一對沒有其他五對那樣清楚界限。醫院中通常不會有專職宗教與藝術人員僅僅某些人更熱心宗教與藝術而已。

如果以上這六對人或事物的區別以及其他類似區別被強有力的社會權力所利用,一個人為鴻溝就有可能出現並不斷被更多人加入與利用。這里的人為一詞含義為:原初社會与二級社會之間不可逾越的鴻溝,由于社會權力的人為需要,而重新出現在當今的二級社會之中並非有人設計與領導。一般行動與損害的承擔者大多來自上六對人與事物的後者而意圖與受益的承擔者多來自前者。


從杰尼斯的雙相腦人精神病到勒龐的烏合之眾


杰尼斯(Julian Jaynes, 1920-1997)認為:以語言為基礎的人類主体意識在三千年前出現于地中海文明的世界中,而在此前的近一万年的時間里(9000-1000 BCE),人類為雙相腦人(bicameralism),即今天的精神病。杰尼斯氏認為:這种雙相腦人精神病是由于農業發明而導致的生活社區突然擴大而引起。[45] 從作者兩級社會理論來,他們不過是掉進原初社會与二級社會之間不可逾越的鴻溝里了。其實,這時的社會已經是二級社會,但离鴻溝彼岸的完美二級社會還遙遠的很,人類還沒來得及适應當時的社會,就如同掉進鴻溝里了。

有一個長期困醫學界的難題,不知讀者是否有志于此而來幫忙解答:人類為什么要患精神病?

杰尼斯認為:今天的精神病是古代雙相腦人精神病的遺留与再現。以作者兩級社會理論來看:現今二級社會中有時或者出現与古代地中海文明世界在公元前9000年到公元前1000年間相類似的局部社會情況,或者某些現代社會与人生經歷給某些易感人群創造了与古代雙相腦人相類似的刺激,從而導致精神病效應。一句話,杰尼斯所講的過去三千年的西方文明史僅將社會与人類部分地离了古地中海雙相腦人的社會与心態。掉進原初社會与二級社會之間的鴻溝中,對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來仍是一個現實的威脅与可能。在其他動物看來,兩次世界大戰就是人類獨有的集体精神病。只有在遙遠的將來,彼岸的完美二級社會降落人間,人類才有望像其他動物一樣,不再有這么多的精神病患者。

以作者親身體會來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之間的鴻溝裡既非原初社會的美學秩序也非二級社會理性而是瘋瘋顛顛的不正常。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屬於不同級別相當漢字與文章細胞與組織器官的關係。由半個漢字與半篇文章組成的物件只能是不倫不類。這也包括中國文革法國大革命以及勒龐(Gustave Le Bon, 1841-1931)的烏合之眾。

勒龐的烏合之眾系指由于某種原因臨時聚集起來的人群。他們相互不認識但需要統一行動。他們萬眾一心盲從臨時領導聽從暗示與流言表現出大無畏的英雄主義與極大的自我犧牲精神因而也具有破壞力。作者曾專門論述二級社會的類神世界效應對初來乍到的人有神使鬼差的效果。[3] 這也與一萬年前社區突然擴大而導致的雙相腦人精神病(bicameralism)現象相似。英文單詞bicameralism,原指西方議會的兩院制,而西方兩院雖有上下之分卻討論同樣的問題﹐說同樣的語言不能表達兩級社會的差異作者這裡暫譯為雙相腦人。當然使烏合之眾聚集的原因也可以理解成一種社會權力。

中國文化大革命由政府來終止上世紀八十年代全國範圍推行過所謂全面否認文化大革命的政治運動強調所有參加文革的人都是錯的不同派別沒有對錯之分。我認為自己經歷了一場典型的文化革命前後二十余年因為眾多不明真相的人參預有的人至今仍在繼續以往言行這場微型文革只有由受害者本人來終止此文系作者近年來諸多努力之一。希望讀者也採取類似態度不以對錯之分來對待參預的個人所以這裡引用的言語行為一概歸功於這一兩級社會之間的鴻溝效應。作者鄭重聲明我這裡以文學創作的心態描述自己的經歷更沒有證核實希望讀者不要對號入座與按號找人不聽這一勸告者後果由自己負責與本書作者無關。


我所看到的奇形怪狀的西洋景

了上面這些話後我在此下文使用受害者與种族歧視/漢奸行為等字眼完全是為了敘述的方便也為了使讀者感受社會權力介入的力度並不提示有種族歧視者與漢奸存在。

在受害者本人与其老板的老板的老板這一個四層次的社會結构中,具有上面提到的六對與一個混淆。這裡再加一個關鍵即在中間層次有一個把柄握在上級白人手中的中國人而這一結構的最高層包括第四層以及以上諸層次是一個或幾個歐()裔男人。這一种族歧視/漢奸行為相結合(以下簡稱這一結合) 致使受害者家庭受累,頗似文革對某些家庭的攻擊並造成一連串嚴重損害少數族裔而不得伸張的事件,又有不斷重复与擴大而無人制止的特點。我老闆的老板的老闆對我“某某(中國人)的名字似乎大大惊動了(have alarmed) 你”;“你,我們偏愛北美白人(Northern American whites)。”這明這一特定社會結构有自我复制的在能力。

科室僅有的一位老職員(the senior staff) 對我醫院將原來給我安排的面試日期給了這位中國人(Department)裡則是為了照顧我。此人面試後醫院出現迫使我放棄面試的輿論壓力而在另一城市工作的妻子被給予回家探親的機會。我堅決要求面試根據我記憶在我為期兩天的面試期間妻子正在回中國的飛機上。這無非向我暗示我們有攻擊你家庭的能力與技巧。我如此麻致使面試全面成功以至醫院外很多人以為我走馬上任了要科室同事在電話上大聲向對方喊“他不負責(He is not in charge)”。多年後這位中國人私下用英文對我“這個位置是你的我從你手裡拿過來(This position is yours, and I took it from you)。”這這一特定社會結构的自我复制的在能力具有壓倒一切而不可抗拒的強勢做事根本用不著通知你你也無從阻止因為那強勢來自不同層次。

退休后,我给医院写信说﹕十七年后,你们还欠我一封通知我那次工作申请(与面试)结果的回复信函。

這里沒有必要詳細介紹我多年來所看到的奇形怪狀的西洋景,因為它与中國文化大革命十分相似。這是一個加拿大式微型文化大革命:參預人員充其量在千人這一數量級,甚至可能僅僅數百人,不過分布在不同國家而已。在我休病假的兩年半時間裡偶爾也與其他白人一樣使用政府提供的各種服務部門。在前後接待我的一二十個接待人員中我至少碰到兩三個知道我私人故事並持有偏見在一個三四十萬的城市隨機碰到這種情況可見傳播範圍之廣同時我也被權威人士通知對我來這個城市所有醫生與律師都是不可信的我需要走出這個城市。幸好這些權威人士不知道我這一事件是在國際間進行的否則他們會對我“對你來這個地球上所有醫生與律師都是不可信的你需要走出這個地球。

儘管如此我沒有把那兩三個接待人員算在參預人員之因為我沒有他們有所行動的證據。

在外人看來,中國文化大革命中,人們患了集体精神病。中國文化大革命同樣混淆了原初社會与二級社會的界限,各种社會權力与社會利益追逐者們同樣巧妙地利用了上面提到六對不同的人与事物:社會与家庭、男人与婦女、西方与中國人、成人与儿童(包括年輕人)、世俗与宗教、藝術,以及專業人員与行政管理人員。不過中國文化大革命的“西方与中國人”具体指:主導思想馬列主義來自西方;文革對象: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以及叛徒、漢奸等均指向西方文化。

一位中年男人,沒有任何精神异常,卻一個人袒露他那遼闊的胸脯,將一枚又一枚的毛主席像紀念章別入他的胸部肌肉里。眾人看到的是一胸脯的紀念章与后面的鮮血与傷痕。一位親眼目睹的同事,多次向我講述此事。他每次講時,差不多是同樣的几句話,而后是同樣的沉思与茫然。他多年來無法擺的一幅景象:那血跡斑斑的一胸紀念章似乎永遠懸挂在他面前。

与此類似,加拿大一位五十多兼大學教授的醫院實驗室主任對我用英文“你有沒有(在電視上)看過審判犯人的場面。那個法官(話者提起雙手,比划法官的闊大,自己也同時擺出法官的架式),他就是那個真正的殺人犯。那個被審判的,將要被監禁与處死的人,是一個和你一樣的無辜好人。(意思為:殺人犯做法官,審判自己犯下的殺人案,找一個無辜好人來處死。)” 同一個人在不同的場合又“几百個無辜人命算什么?為什么要殺無辜的人?就是因為他們無辜。無辜正是(被殺)原因。 所有政府都殺無辜的人。美國政府就殺死無辜學生。政府就是(專門)為殺無辜的人而設立的。(意思為:有罪的人不能殺,專殺無辜的人,才能使社會穩定。)”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無法擺那些話,它時時響在我的耳邊。

以兩級社會理論看來他們的異常行為與言論不過是兩級社會之間鴻溝使然他們的言行似乎情感化情緒化但既非原初社會的美學也非二級社會的理性而是一半漢字一半文章的不倫不類。


鴻溝效應一前後十二次重複


第一個受害者是一個中年印度婦女,她在另一個城市做了三年的博士后,來這一結合處工作。半年后便被整得只知道整天坐在實驗室里哭的程度,需要与她老板同時去看(心理)醫生,最后被送回印度。這一為期半年的殘酷過程在我身上至少重复四次之多,并一次比一次嚴重。另有兩次典型度略差的重复,外加五次小型重複。即包括那個印度婦女在在十來年時間即有十二次重複發生在三個工作單位三個人身上這就是鴻溝效應存在的直接證據。小型重複系指專業人員在同一背景與類似社會境遇下背叛自己專業知識來迎合權力。

因長年半夜騷擾電話等原因家庭醫生給我開了半個月的病假條此後即無法回去工作病休兩年多。在這期間醫院手握權力的 1)歐裔男人們要通過 2)醫院僱用的醫生再與 3)給我看病的醫生通訊然後給 4)我診斷治療很大程度上形成了上面講到的受害者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的四層社會結構雖然不是嚴格的上下級關係。每個關鍵醫生給我看病隨診時間也大致在半年左右但不同醫生之間有間隔與重疊的時間。

病休期間我一共前後看了四個白人醫生四個華人與印度人醫務人員。二者恰成對比是中國人我半夜電話是幻聽讓我病休期間找工作。等幾個月後我開車去另一個城市看這位中國醫生時他見面後就一臉不高興地“你為什麼來看我你找到另外一個工作了嗎” 我告訴他我先後找到兩份義務工作位置並全都順利通過面試。結果僱主在一兩個月後反悔他們並不明言拒絕﹐只是不再回信使之不了了之。我猜測他們最後跟我所在醫院聯繫時我的醫院不支持他們僱用我。根據我的記憶我還對他“告訴你要我找工作的是我醫院的人告訴那兩個僱主即使不要工資也不要僱用我的也是我們醫院的人。他們是不同的人(我沒有根據鴻溝效應推測這二者應該一個是白人一個是中國人)。” 這位中國醫生僅僅驚訝得倒吸了一口氣就站起來走了。我一個人被甩在那裡只能回家。此後三個月我的家庭醫生與我的醫院不斷給這位中國醫生去電話與電子郵件索取診斷報告這位醫生既不接電話也不回答電子郵件 顯然醫院領導通過醫院的白人醫生與中國醫生護士講了不同的話﹐說明上四層社會結構裡中間階層裡華人的有無是關鍵。

當我認識到這一問題以後恰巧輪到保險公司出錢僱醫生給我看病我提出一個書面要求在給我看病的醫護人員中華人比率不得超過加拿大人口中的華人比率否則有種族歧視之嫌。病休期間我的收入由保險公司付所以他們一直處心積慮地催促我回去上班不知他們對這次給我看病的白人醫生了什麼話使他如此為難他寫了十六開紙整整十九頁的報告婉轉告誡我不要回去上班。這位醫生的職業道德深深打動了我使我終生難忘。另三位白人醫生我沒有病是醫院在玩弄政治手腕(playing politics on you)他們會儘量幫助我的。一位醫生自告奮勇為我通報消息告訴我他從醫院聽到的有關我的消息。我從他那裡得知不讓我回去上班的既非科室也非系裡而是醫院。

我在中國醫院工作十余年直接打過交道的醫生不下數十個之多他們全部像在病休期間給我看病的白人醫生一樣遠離社會糾紛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他們不忘做出抵制社會權力的微小姿態以標榜自己的價

我猜想在這一結合的威力下那些中國醫護人員可能觉得這是社會權力要辦的事不著告訴病人在他病歷上隨便寫幾句﹐說他半夜電話是幻聽就行了。出了問題有社會權力來處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在我們最多不過是誤診與工作疏忽罷了。而那白人醫生要挑戰社會權力才用十九頁紙來羅列自己所能想到的所有理由。


鴻溝效應二從一件事來看涉及的廣度


如果上面提到的十二次重複是時間上的下面講述其中一件事來展示空間上的廣度。在我離開僱用我的第一個醫院時我主動放棄追究被非法開除的權益以換取他們不用自己的社會影響力繼續跟蹤迫害我。他們全然答應前後有五六個人來安慰我要我放心不用擔心以後的事。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仍然相信他們的真誠。他們對兩級社會之間的鴻溝沒有足的認識那畢竟是少見的事。

幾年後當我確認他們沒有遵循他們的口頭允諾之後寫信要他們賠我兩萬七千加元。一個多月後我即開始半夜接到騷擾電話持續八年之久。在開始接到半夜電話幾個月之後我即進入職業考試的準備期。我與我妻子當時在相距一千多裡地的兩個城市工作一個在醫院一個在旅店。一個同步開除我們的計劃開始醞釀。我是在擁擠喧鬧的醫院食堂裡聽到遠處有人講到我的名字﹐說﹐“他即將被開除。他不會來這裡很久了。”

因為心存不安多年來我工作特別努力認真以至驚動了我老板的老板的老板。這位大人物親口對我“你是那一幫人中最好的一個。你工作非常賣力氣 (You are the best in that group, and you work hard) 。”

在這個同步開除計劃動時我卻接到一封讓我限期改進工作質量的正式警告信函。按正常運轉速度我將在三四個月被開除。我問“工作質量”何指是否與我老板的老板的老板的話衝突沒有人回答我。在六七個人參加的醫院聽證會上等醫院各級領導到齊後我被告知除我以外的所有人要到會議室旁另一個房間有話我一個人坐在那裡左等右等最後總算把他們等回來了相當醫院副院長的一位最高領導卻宣佈散會。幾天之後我接到一封醫院支持科室意見的正式信函。

讀着這封措辭強硬而語句簡單的信我才恍然大悟這一開除計劃在半年前就已安排就緒了並獲得醫院各級領導的支持。那時科室突然將所有人員分成兩人一對的組合用以互相檢報告書寫中的無關緊要的小錯誤諸如拼寫錯誤等。與我組合的一位顯然是精心挑選而負有使命的。我作了詳細記錄是她的錯誤比我的要多得多。但她卻將我兩份報告草稿直接上交用作開除我的依據。我帶着她比我多得多的錯誤記錄以及旁證材料到醫院聽證會。醫院當然不准我講話以免尬局面。只要我沒有講話的機會開除就可以按原計劃進行。

正在望中等待被開除的我做夢也沒有想到一天我的老闆被解僱了。這一解僱在下午宣佈。如同國王突然倒臺時的國人反應一樣我的科室立即決定晚上開慶祝會。我是唯一一個人被告知“你不要來(You are not coming)晚上在家裡遙想同事們如何狂歡的我接到妻子的電話哭訴她如何突然被開除。我這時才回憶起妻子被開除過程也是四個月前因一次非同尋常的吵架而動的與我的開除過程很可能在同一天動。等我第二天上班時告訴科室同事“我妻子昨天也被開除了。”我得到的唯一回答是毫無表情的沉默。我的解釋是他們事先知道我妻子的被開除。本來是準備同一天開除我與我妻子的我老闆沒有把事辦好才臨時更改計劃由她來代替我。

與我的開除一樣我妻子的開除也是因為日常發生的小問題這樣才有可能預先安排開除時間。我妻子被開除後到政府僱用中心(Employment Centre)申請失業金那裡的人聽我妻子哭訴後大為震驚氣憤地“怎麼能因為兩根蠟燭來開除一個人呢難道一個人都不兩根蠟燭錢嗎(政府僱用)我們在這裡就是要管這種事的”除了上面提到的四位醫務人員外這第五位背叛專業知識而迎合社會權力的人是一為華人律師他極盡欺詐威脅之能事迫使我妻子撤回失業金申請以免政府調此事。

警察局讓我一一詢問“在過去幾年裡你有沒有在半夜給我打過電話”我這才打電話給我被解僱的前老闆聽了我的問題後她馬上笑着“你怎麼就認為我沒有更好的事來干呢(Why you think I do not have anything better to do)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才在電話上與她共同回憶過去的事她對我妻子被開除以及半夜騷擾電話並不知情“我是執行命令(來開除你的)”據我理解我老闆被上級與下級同時矇騙了。這種矇騙可沒有具體人負責因為也可能是一種相互間的誤解。其實我這裡敘 的整個事件的開頭可能僅僅是基於一時性錯誤印象一個女性積極推行她的男性老闆的似是而非的願望而已也正是鴻溝效應的威力相當杰尼斯雙相腦人在三千年前聽到神的聲音執行神的命令。

這個伴有半夜騷電話的同步開除事件被壓擠在我專業考試前的四個月之。我考試結果:一科通過,另一科得六十五分而我知道的唯一一個通過分數是七十二分。所以我可能僅差一兩分沒有通過。另一方面我能考六十五分也足見我當時麻木到何种程度明一個正常人掉到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之間的鴻溝裡短時間是不會明白自己的處境的。事後我立即給位於美國的醫學職業協會總部寫信﹐說﹕我是加拿大與美國兩家協會鬧矛盾的犧牲品如果我在美國不會發生半夜骚扰電話與夫妻倆要同時被開除的事。

在這個相隔一千余裡的同步開除事件進行期間生活在一個精神病式的喧囂鬧劇中的我開始採取措施防止被殺。後來醫院的歐裔大男人們譏笑我的行為。在他們看來只有在以宣佈散會而隆重開幕的醫院高規格會議上能抑心深處的滑稽感而不露一絲笑容才閃爍着理性的光芒。


為期八年的半夜騷擾電話


在我病休期間我曾給醫院安全部門寫信在過去的四年零七個月中我接到無數半夜騷擾電話根據統計學分析這些電話為醫院僱員所為的可能性是: 99.999…%, 其誤差率小于十億分之一。因為我匿名提到一個人所以加了一段話“為避免事態的進一步複雜化也與所有人都是好人只是行為方式不同的個人觀點一致如果您發現任何醫院僱員涉及那些半夜電話我感激您的也同時信任您的謹慎處理。

被我匿名提到的那個人與我無冤無仇平時相處至少不比其他人差。此人不辭辛苦數年如一日的半夜打電話她半夜困苦程度比我這半夜接電話的人未必好些。此人開始打騷擾電話顯然與我向前僱主醫院索要兩萬七千加元有關。當時她是一位臨時工。大概作為她半夜打電話的報償科室要解僱僅有的另一個中國人來給她創造長期工作位置被醫院駁回﹐說醫院沒有解僱長期工來給臨時工創造位置的先例。下面才是同步開除我與妻子的計劃。等我老闆被意外解僱此人即得到了長期位置。此後仍堅持打電話數年之久乃是執行這一結合的意圖。我曾給政府部門寫信“除了醫院以外沒有任何人有給我半夜打四五年騷擾電話的個人興趣與需要。”

不幸得很這位被我匿名提到的人在三兩個月離開了加拿大然後醫院召開有我參加的幾方聯席會議簽署各種條件以讓我回去上班。這些條件包括我不得與我老闆的老闆(未標出人名字但當時為中國人)一旦我將自動被解僱。這以後半夜電話大增並有死亡威脅。他們同樣是執行這一結合的意圖所以當受害者的老闆的老闆的老闆這一四層社會結構中的中間華人離去後半夜電話才最終停止。 在無音訊可通的當下我只能于此在中國的蒼天與西方上帝面前為那些被這一結合所驅使的人們祈福尤其為那些不得不離開加拿大而背井離的人祈福也為掉在鴻溝裡的所有同仁祈福不管他們處在何位置在這個微型文化革命中屬於哪個派別。作者也希望鴻溝的同仁們能像作者這樣將自己經歷實事求是地講出來要堅決抵制捏造事實以詆毀他人的做法這樣才能剔除誤解與信息的誤傳才能共同湊成一個真實完整的故事以給類似經歷的后人作借鑒。最後作者有一個良好而正當的私人願望這樣才有可能最終消滅那些因誤解與信息誤傳而生的流言與不必要的行動。作為后人借鑒平心而論半夜騷擾電話不得超過兩年文化革命不得超過十年對一個家庭的攻擊也不得超過兩年否則像中國文革初期打人一樣人早就給打死了不知道還日夜不停地打。

接了一年多半夜騷擾電話後,我就形成半夜醒來不能再入睡的習慣,終生不變。後來工作,我要上下午各上一次班,中午回家睡午覺。二十年來,我們家庭成了電影《歸來》的加拿大現實生活版,患的不是失憶症,而是成了上百人集體精神病的靶子與出氣筒。這也包括至今存在的流言,以議論我家是非為幌子,通過相互配合與前後迭加而達到挑撥家庭關係的目的。兩個以上流言加起來而起作用,這樣才使流言傳播者本人不知道而不負責任。多年來,我查閱了很多有關書籍才認識到﹕這是以對我們家庭的深入了解與深厚的心理學知識為前提的,可見設計者用心之良苦。可憐天下父母心,在我是深深愧疚,我在此飽含熱淚地為類似遭遇的後人乞求與呼號﹕在頭兩年內把受害者殺死,或者逼迫他在開始兩年內自殺,不能光說不幹。受害者們理應願意用自己的死來換取他家庭其餘人的正常生活,一個普普通通人家的生活。 這八年半夜騷擾電話在開始的五年是無聲的在凌晨一點到五點之間。被電話鈴聲驚醒的我去接電話對方無論如何不我放下電話後對方半個小時後又打過來如果我不接的話這電話鈴可以響上半個小時之久。我一夜可以接到四五次這樣的電話。後三年半夜電話對方話。從話聲音推測前後至少有二三十人半夜給我打騷擾電話全部是年輕男人與婦女。即符合上面第二節提到的“行動與損害的承擔者大多來自上六對人與事物的後者”。這些給我打騷擾電話的人是白人我至今不明白為何要白人打電話然後讓不知情的中國人那電話是幻聽為什麼要中國律師來阻止政府對開除事件的調 這鴻溝里發生的事不是正常人所能懂的。

退休後我跟很多加拿大白人起這些半夜騷擾電話的事沒有一個人告訴過我他們曾接到過半夜電話。只有一個人他女朋友有時半夜給他打電話。所以他們都感到十分驚訝而願聽取我的解釋如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我猜測有人付了錢一個電話給二十加元一夜五個電話掙到一百元雖然不多也就一天花銷了。如果電話上一句“我們要殺死你(We are going to kill you)就可以得到二百加元的報酬。我也同時推測兩個城市各花了一百萬加元來推動文革。但大數額款可能落入兩三個人手中像中國文革一樣得益者是極少數。不要忘掉這僅僅是我的猜測也是常人眼光下的推測。

漏看中華文明特殊性的社會分類有歐洲中心論之嫌


馬克思主義著眼社會經濟,將人類社會分為原始奴隸、封建、資本主義与共主義社會五個階段;摩爾根著眼技術層次,把人類社會分為蒙昧、野蠻、文明三個社會階段,分別代表火、農業与文字發明。作者讀网上維基百科“社會文化進化(sociocultural evolution)”條目,上面羅列各种類似社會分類數十种之多,留下這樣一個足以使我沉思多年的印象:這些社會分類的作者們沒有一個是中國人,而他們大多以西方眼界來看待世界,有明顯的歐洲中心論傾向。其實這也難免,歐洲自文藝复興以來,經歷了宗教革命、工業革命、哲學革命、科學革命等一系列重大變革,無論是社會,還是人的思想意識,都經歷了胎換骨的變化,而這一系列重大變革又伴有不斷升級的戰爭,直到兩次世界大戰,把世界六大洲全部帶到今天這個以歐洲文明為主導的所謂現代化的世界中。這樣看來,社會分類學者們多為西方人,持西方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作者有幸多年生活 在加拿大這樣一個擁有多元文化的國家。加拿大的南鄰是資本主義世界的旗頭艦美國。加拿大卻被很多人稱為半社會主義國家。我學醫的女兒在醫院裡聽人世界上只有三個全民醫療的國家即古巴北朝鮮與加拿大。有幾個香港人對我他們來加拿大是為了逃來後才知道這裡更共()。加拿大醫院職工鐵飯碗程度不比中國醫院差些。加拿大有數百萬的法國人法國人以法國大革命與拿破侖式的浪漫著稱而加拿大卻與以保守世故著稱的英國人攀親以伊麗莎白女王陛下臣民為榮。我生活城市的附近還有原居民印第安人保護區更有拒一切現代科技而堅持牛馬耕地的阿米什(Amish)人村落每當我訪問他們駐地時我就想到孔子時代中國農民的生活。當然加拿大還有一百多萬中國人。很湊巧我長年在醫院工作大醫院的病人可是無所不包的那些拒現代化而與世隔的人們一旦生病也得來醫院。記得我年輕時在協和醫院讀書一位同學深有所悟地FONT>“協和醫院就是大觀園要把協和醫院當作一部紅樓夢來讀。”我所在加拿大醫院的一位資深領導干脆對我“醫院就是一座小城市什麼事都可以發生。


加拿大的多文化傳統搞得如火如荼以至於有人要出來反對了。我就參加過這樣一個演講會演講者我們的文化只有一個這就是民主自由與人權。他舉某些伊斯蘭信徒歧視婦女的行為我們不能容忍任何人以多文化作借口來侵犯他人的權利與自由。我當時做好準備如果他提到孔子“唯小人與女人難養”的話我要站起來指出他的誤解﹐說﹕孔子仁學最富有婦女視角是最講自由平等的。可惜他後來沒有提到任何中國文化的事。他的演講卻提出一個重要問題不同文化之間的差異是可以被利用的。半社會主義醫院的鐵飯碗加上各種不同文化的交織我的加拿大微型文化革命經歷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中東地區,与西方不斷鬧沖突的阿拉伯世界,信仰伊斯蘭教,而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基督教信仰同一個上帝,有著相同的起源。古印度文明早期与中東文明海上來往頻繁,就連西方思想重要淵源的古希臘也受了印度思想影響。獨立發展而又能与西方文明比肩抗衡的只有一個中華文明。雖然在西方人眼中,中東、印度等都屬于東方,很多西方學者心目中的東西方一語指的僅僅是中西文明差异而已。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那些維基百科“社會文化進化”條目中的社會分類學者們,他們之中有几個對中國遠古文明具有全面深刻了解而非粗疏印象呢?他們中又有几個人通覽過中國先秦文獻而對中華遠古史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呢?恐怕一個也沒有。這樣看來,作者在加拿大醫院這樣一個特殊環境下由于一個特殊的人生境遇重新思考東西方社會時提出一個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与人造二級社會這樣一個全新社會分級問題,完全沖出維基百科“社會文化進化”條目中所有社會分類學者的眼界,也同樣不足為奇了。


福山的歷史終結與兩級社會理論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人福山 (Francis Fukuyamam1952-) 在美國提出“歷史的終結”這一結論,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是“人類意識形態發展的終點”和“人類最后一种統治形式”。[6,7] 從兩級社會理論看來,西方民主制不過是人類掉到原初社會与二級社會之間的鴻溝里一种掙扎与自我調整而已,最后的理想社會應与人体管理上百万億細胞相似,分成上下隔离的層次,除了平衡反饋机制外,并無任何意義上的管理,也就是道家的無為而治。

現在醫生用電腦協助他們診斷與處理病人。作者曾寫到“如果讓訓練有素的國家管理人員使用大型電腦來管理國家與社會的話,決策的選擇要快而省錢。國民的意願同時可輸入電腦,一併予以考慮。這樣的系統也就更像人體對自身細胞、組織與生理生化的管理系統”。[83] 開始時這些專業化的國家管理人員像醫生一樣使用自己的專業知識來行使國家管理職責。當一切安排就緒後這些人員僅僅管理全國的電腦系統就可以了。這期間要大力發展社區的多樣化建立眾多的不同文化與價系統以體現二級社會的多方向多形式。公民有在這些不同社區之間選擇與進出的自由。公民們在這些社區活動的數據包括各項社會活動的參預人數以及用錄音攝像分析的公民情感與意向數據等輸入國家統一的電腦系統來進行平衡與反饋。這樣的電腦管理系統最終要代替工業與服務行業公司所以這些話離目前社會現實還遠得很。

一次,在一個除我之外全部是白人的小型會議上,我“有人,如果人人都象美國人一樣生活,我們需要五個地球,現在地球只能容納十五億人左右,而以目前速度計算,地球人口可望近期達到七十五億,所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為六十億。”我接著,我們應當慶幸的是:有了聯合國從中協調,世界局勢變了,我們用不著再經歷第三次世界大戰了。令我至今難以忘怀的是:十來個白人一致反對我的看法,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一定要打。他們的理由很簡單:否則那多余的六十億人到哪里去?這樣看來,普普通通的純种白人比像福山那樣的日裔美國學者更能看清西方民主政治的方向与前途。在他們看來,即使在民主政治下,整個社會的走向既非普通人的良好愿望所能左右,也非少數領導人与他們的政治集團所左右。


最後回到自己發現孔子就在我們心底深處


在這個小型會議上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沒有感受到六十億人處置問題的背後力量呢為什麼只有我一個人囿于似是而非的良好願望而至今還有點執迷不悟呢以此推測在上面提到的六對人和事物中我無疑比別人更接近後者。這背後的原因何在呢中西這一對中他們是前者我是後者但我是唯一學習自然科學出身的人他們又都比我有着更濃厚的宗教意識並且多數人為婦女。唯一讓我沉思良久的是藝術尤其是人文精神濃重的文學才使人難以抑制不忍之心。在上初中時我開始離家在學校住也是從中國農村的准原初社會進入二級社會的關鍵時刻。記得在初中一年級的六十位同學中我是唯一一位在全年學生作文中全部得五分的人而每星期一次作文一年要有四十余篇。

按今天海外華僑家庭中孩子學文科不好找工作的理念我後來學醫完全用不著初一時在文學作文上下功夫。按今天西方白人家庭中讓孩子學他們喜歡的東西將來生計問題由社會考慮我又沒有一絲一毫的偏愛文科的愛好因為我也同樣喜好理科。我的錯誤是既沒有按華人家庭思路把文科精力轉移到理科來也沒有按白人家庭的思路把文科精力用一些在個人愛好與玩耍上。我想到小學時老校長他留下我至今記憶猶新的話少小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這句話一定在我中學年代的潛意識層次佔據了過多的地位才導致我在中學文學上傻賣力氣。疼愛我的父母就沒有對我講過類似的話我猜想他們面對着自己天真爛漫的孩子們不忍心這樣講。

如果那時的中國小學教師也學點老子孔子的無為而治思想了解二級社會的複雜性與不可操縱性傻賣力氣未必是好事或者他們還要向貪玩的學生學習呢。如果我像白人孩子那樣沿着道家推崇兒童天性思路從小就追求個人愛好與玩耍我初中一年級的作文就不會全部是五分了而初一作文全部五分肯定是我過去二十余年遭遇中的關鍵促成因素之一。二級社會如此繁複與不可操縱想到自己幼年的單純與幼稚不僅心深處一痛嘆道少小胡努力老大徒傷悲

人造二級社會有迫使人性異化的力量使不識字的中國農村婦女也感到這種壓力﹐說﹕人心是肉長的這與孔子的仁學講“仁者人也”並無什麼區別在強大人性異化的潮流面前呼喊我們是人在上面講的六對人與事物中後者更接近原初社會也更接近沒有異化的天然之人作者經歷的鴻溝效應摧殘的正是人心上的肉 也是孔子的仁愛之心。本書《結語》部份強調孔子仁學首先不在學者的闡釋中而在那些大字不識一個的普通人的心中。像作者的鴻溝經歷一樣那些普通人的心上有血也有淚但我們可以從那血的色彩中與淚的閃爍中看到人性的美好與魅力也了解到孔子仁學的真意。


文獻

[1]David L. Hall & Roger T. Ames (1987): Thinking Through Confucius.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2]Li, You-Sheng(2010)The Ancient Chinese Super State of Primary Societies. Bloomington, USA: Author House. p190.

[3] 李柚聲(2006)中華道學的一個新解釋。加拿大倫敦道學康復中心。第 272-333536354頁。

[4] Julian Jaynes (1976): The Origin of Consciousness in the Breakdown of the Bicameral Mind. Boston: Houghton-Mifflin.

[5] Julian Jaynes (1986): Consciousness and the Voices of the Mind, Canadian Psychology, April 1986, Vol. 27(2).

[6]Francis Fukuyama (1989):The End of History? The National Interest (Summer 1989).

[7] Francis Fukuyama (1992). 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Free Press.

[8] You-Sheng Li (2005):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 an anthropological/psychological view. Canada, London,: Taoist Recovery Centre.

* * *

附﹕為了上讀者認識兩級社會之間的不可逾越性﹐作者將宇宙進化表附于下。從這個表可以清楚地看出﹕我們的世界是一個多層次運作系統﹐各層次之間是不可逾越的﹐人類自原初社會到二級社會實屬例外﹐與宇宙進化過程中第一次創始一個新的層次相當。

宇宙化表

物理世界

生命

文化

1.




2.




3.基本粒子




4.原子




5.分子

DNA



6.物体



7.星球

组织



8.星系

器官



9.宇宙

个人



10

原初社会

文化

潜意

11

社会

文明

12



理性认识

13



性灵与美学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