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点击此处回 文章集锦 首页

从两级社会理论看美国新经济运动及其人文叙事()

 

李柚声(2015/06/30)

 

五、向原初社会回归的世界趋势及其展望

研究显示,自从人类进入现代化时期之后,各类物种灭绝的速度,快过地球自然运行45亿年的任何时期。在近一世纪内,物种灭绝的速度是以往历史的一百多倍,再加上气候变暖、原始森林的迅速消失,都表明人类经济腾飞超越了自然界的承受能力。世界主观幸福感的调查尽管受现代二级社会文化影响,也同样表明:经济与社会科技的变化超越了人类的适应能力,不过二级社会的人为之人仍能坚韧不拔地支撑罢了。更有斯蒂芬霍金(惹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等知名学者不断预言地球与人类的毁灭。今天的人类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需要一种新生活,需要开创一个全新的时代。

由中国著名学者翻译编辑的有关美国新经济运动文集[2],让人一睹中西文化对这一新时代的不同展望与描绘,对比看而能看出可能问题,结合起来看就能看到一个全新的出路,全新的境界,也就更接近两级社会的理念:人类基础社群层次向原初社会回归,而国家管理以及企业公司经营等向非人性的纯逻辑与科学演进,逐渐走向由大型电脑式按一定原则的平衡反馈,像人体管理上百万亿细胞一样。重回中国古代原初社会与二级社会隔离的老路。

生物界开始于几十亿年前海洋中的单细胞生物,由单细胞聚合成多细胞生物,最后发展成今天我们复杂的多器官人体。人体细胞并不离开它们的原初社会,组织,而进入二级社会的器官层次,更不负责器官层次的管理,而人体生理生化的管理系统仅仅是一套平衡反馈系统。作者写到:

从两级社会理论看来,西方民主制不过是人类掉到原初社会与二级社会之间的鸿沟里一种挣扎与自我调整而已,最后的理想社会应与人体管理上百万亿细胞相似,分成上下隔离的层次,除了平衡反馈机制外,并无任何意义上的管理,也就是道家的无为而治。

现在,医生用电脑协助他们诊断与处理病人。作者曾写到,如果让训练有素的国家管理人员使用大型电脑来管理国家与社会的话,决策的选择要快而省钱。国民的意愿同时可输入电脑,一并予以考虑。这样的系统也就更像人体对自身细胞、组织与生理生化的管理系统?。开始时,这些专业化的国家管理人员像医生一样,使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行使国家管理职责。当一切安排就绪后,这些人员仅仅管理全国的电脑系统就可以了。这期间要大力发展社区的多样化,建立众多的不同文化与价值系统,以体现二级社会的多方向﹑多形式。公民有在这些不同社区之间选择与进出的自由。公民们在这些社区活动的数据﹕包括各项社会活动的参预人数,以及用录音摄像分析的公民情感与意向数据等,输入国家统一的电脑系统,来进行平衡与反馈。2526]

David Korten 的生命宇宙说认为:宇宙像人一样,是有意识的。如果这个有意识的宇宙,在几十亿年里,将一团细胞通过达尔文进化途径而建构成一个复杂人体的话,数千年的战争与竞争可望在将来会将地球上的人类群体电脑化,由电脑操控社群以上层次的运作。

 

六、结语

张国焘认为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有两个方面的考虑,既带有哲学的思考,也出于权力的考虑,但主要是前者。张国焘又认为毛泽东是一位农民式的社会主义者,有着一种对于平等的渴望,一旦他发现自己建立的政权没有提供这些,甚至反而有走向反面的趋势时,便想采取剧烈的非常规的行为来达到目的,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一个重要原因。[27] 如果文革是中国历史上大规模农民起义与周期动乱缩影的话[28],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在资本主义旗头舰美国发生的新经济运动而使中西学者会聚,中西合璧,汇通原初社会的人类理想与二级社会的科技发达,就可能使面临绝境的人类别开新面,走向一个全新的境界。

在加拿大,我从一对来自南斯拉夫的老年夫妇买了一套房子。这对南斯拉夫老年夫妇购买了这座房子后,把它租给三家人家住,自己夫妻两人却住在狭小的锅炉房里,借用洗衣机旁的下水道,搭建个临时厕所与洗澡间。他们的房客中,有一对没有结婚的男女。同居而不结婚,也就避开了子女等问题。那男人有三十多岁,对我说,我祖父从来没有上班工作过,我父亲从来没有上班工作过,所以我无论如何不能去上班工作。 这位男人却活得十分潇洒﹕开着汽车在美国﹑加拿大到处闲逛,却选择加拿大为家,显然半社会主义的加拿大更适合他。我估计﹕他依靠政府救济,但也时时做一些零工。他作工时无拘无束,并不在意雇主满意与否,也不在意那几个钱。他的生活格调更近于道家鼓吹的自然生活,而非二级社会人为之人的刻意追求某一特定价值系统。

与游小建、鞠曦、钱宏的中学文理不同,秦晖代表用西方科学与理性分析社会事物的学者。他对世界资本、商品流通做了颇具说服力的分析之后指出,通常现今的西方学者,左派认为妨碍他们追求福利国家的只有自由放任,右派认为妨碍他们追求自由放任的只有福利国家[29] 秦晖与我一样从现代社会学角度梳理问题,他却没有两级社会的概念,也就压根没有原初社会与中文学理的瓜葛。

我们这里暂且把这那对听着锅炉噪声过夜的老年夫妇看成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精神,为资本利润所驱动,而把那个年轻男人看成福利国家与社群民主的指向,享受现有生活的话,当今世界所有的问题,包括生态与人口过度问题,全部来自前者,后者为无辜受害者,包括呼吸工业污染的空气。如果下一轮文明向那个年轻男人的道家生活格调转化的话,人们在局部社群内生活,而让大型电脑来平衡反馈社群以上社会层次活动的话,就更像人体对自身细胞与生理生化环境的管理系统。到那时,我们也就会像那个年轻男人那样,根本不关心GDP 的零增长与负增长问题,因为那是另一世界的事。(李柚声,2015年六月,加拿大伦敦市)

文献

[1]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第十四章: 结 论。自:《梁漱溟全集》第3册,山东人民出版社,2005年。

[2]温铁军、游小建(2015)新经济:基于社群建设和经济民主的社会创新。

[3]鞠曦(2015):美国新经济运动与学理评略。(自:http://cbssy.cn/News/20150515162955695.htm)

[4]游小建(2015):道文学理。

[5]钱宏(2012):原德:大国哲学。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6] You-Sheng Li (2005):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 London, Canada: Taoist Recovery Centre.
[7] You-Sheng Li (2010): The
Ancient Chinese Super State of Primary Societies: Taoist Philosophy for the 21st Century. Bloomington, USA: Author House.

[8]William Eckhardt(1995): A dialectical evolutionary theory of civilizations, empires, and wars. In: Civilizations world systems studying world-historical change, ed by S. K. Sanderson. Walnut Creek, USA: AltaMira Press. p75-108.
[9]
柚声(2012):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文方战争文化的不同。《学灯》第二十四期;http://www.confucius2000.com/writer/yousheng.htm

[10] James Gustave Speth(2015)未来可待美国之宣言(America the Possible: A Manifesto)。见上文献[1]书第31-48页。

[11] 理查德罗宾斯?(2010):资本主义文化与全球问题。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译者: 姚伟。

[12]佟德志(2015):西方财产权与公民权矛盾结构的历史与逻辑。(自: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565.html)

[13]郑永年(2015):美国衰落的五个因素。(自: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322.html)

[14] 孙铁骑(2013):中西哲学形而上学的对比研究。

(自: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5804)

[15]John Cavanagh and David Korten (2015):就业:主街对华尔街失败的修复。见上文献[1]书第146-174页。

[16]David Korten(2015):新经济,新人文: ? 求索生命宇宙?人文叙事之下的人之安顿。见上文献1]书第7-30页。

[17] Julian Jaynes(1976): The origin of consciousness in the breakdown of the bicameral mind. Boston: Houghton-Mifflin.

[18] Karen Armstrong (1994): A History of God.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94p5.

[19] Richard Dawkins(1976)The Selfish Gene. New York C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6.

[20] Lin Yutang (1937): The Importance of Living. Reynal & Hitchcock, Inc., (A John Day Book).

[21] 曹长青(2015):尼泊尔和不丹的幸福假象。自:http://www.aisixiang.com/data/89370.html(原载《看》杂志:www.21ccom.net/plus/wapview.php?aid=125771)

[22]网文:从美国幸福感与政党选民地图看两级社会理论。http://blog.sina.com.cn/s/blog_e93ea03b0102uy5y.html

[23] 刘晶(2011):城乡居民幸福感调查报告, 国际经济与贸易。 (http://wenku.baidu.com/view/c3da0006de80d4d8d15a4f8b.html)

[24]David L. Hall & Roger T. Ames (1987): Thinking Through Confucius.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25]李柚声(2014):换个角度看孔子。苏州大学出版社。第14-15页。

[26]李柚聲(2006)﹕中華道學的一個新解釋。加拿大﹐倫敦﹕道學康復中心。第335頁。

[27]张国焘谈文革:有些接班人将成负担。来源:《文史博览》2010年第2期。(http://www.21ccom.net/articles/history/xiandai/20150615125764_all.html)[28]柚声(2006):毛泽东与道家思想。http://taoism21cen.com/Chinesechat/maoyudao.html

[29]秦晖(2015)21世纪的全球化困境:原因与出路;兼评《21世纪资本论》。《领导者》杂志总第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