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点击此处回 文章集锦 首页

文章61:六七十年代農村巡迴醫療時寫的舊體詩詞五首

(社区报,第44期,201612)

 

將人類社會分成天然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發現,中國廣大農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生活在准原初社會中,而原初社會的秩序是美學的。又由於中國主流傳統文化的儒道兩家都以原初社會為理想,文革有濃重的原初社會情結。我大學六十位同學中,工作後二十位科室同事中,沒有任何人參加過打砸搶,沒有任何人有使別人成為大會批鬥對象的能力,也沒有任何人成為大會批鬥對象。我們像絕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遠遠地站著舉手喊口號,但我們的心靈也都向平等、友愛、奉獻等理想化品德靠近。我於19691970年隨北京協和醫院下鄉巡迴醫療隊到河北農村給農民提供免費醫療,更是這種烏托邦精神的集中表現。我們在農村里挨家訪問,送醫送藥上門,偶有遠處村莊因急病而來請醫生。我們首先來到北京郊區的大灰廠,然後先後到河間與新樂縣,我先後寫了以下五首詩詞記錄我當時心情與見聞。

 

1、大灰廠

六年學府苦寒窗,始今樂共農家忙。

朝霞掃星下地晚,晚風吹坡迎谷香。

大娘呼醫攜針線,阿嫂就診懷兒郎。

最是令人難忘處,村頭月下語心長。

(我於大灰廠巡迴醫療時作此詩,記述當時生活與心境。大灰廠村在山坡上,才有晚風吹坡的話。末句講與農民月下聊天,當時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思想,雖然農民們並沒有教育讀書人的思想。过后我一位同学将这首诗送给丰台医院的一位女主治医生阅读,她读后感慨地说:还是当学生时好!)

2、夜至留古寺

膠輪古寺相留,

寒月引路馬走。

揚鞭逐夜夜幽幽,

病家燈火村頭。

一桌茶煙花生,

夜半異地初逢。

圍爐伴話暖融融,

來去只苦匆匆。

(1969年秋冬之際,我們來到河北河間縣,一天夜裡,有較遠的留古寺村來馬車接我們出診,稱一婦人難產。我們到後,病人已順利生產,並無大妨。我們只能在該村留宿,第二天趕回。當時膠輪馬車就算先進了,尚有木輪馬車在使用。)

3、詩經村﹕出診

斜陽暖日籠千村,自行車迎出診人。

棉絨剛着冬未冷,谷秫未盡囤已新。

炕上細細囑大娘,路邊頻頻別鄉親。

遠處忽傳請留步,隔壁大嫂欲臨盆。

(當地農民聽說來了北京的好醫生,又以不要錢的送醫送藥上門為宗旨,其受歡迎之情景可以想像。當時農民沒有任何車輛,我們經常坐在自行車後座上,讓農民騎車馱我們在鄉間土路上顛簸。詩經村為西漢毛公講授詩經的地方。)

4、詩經村﹕秋色

懶鵝斷柳臥水清,霜來葉凋秋原澄。

斜陽獨染梨林火,圍村繞徑系朱綾。

晚霞落地偷相許,晨風憑牆慢調情。

農家時盡景不盡,雪飄銀樹話年豐。

(我們住在河間詩經村,等大多數樹都已落葉時,村裡的梨樹林卻變成鮮艷的紅色,較楓葉更艷麗,更富有朱紅的色彩。我一生中只看到那一次,或許某些氣候條件給我這樣一個機會。我當時非常愛憐這一景色,多次一個人觀看欣賞,其中晚霞落地偷相許,晨風憑牆慢調情兩句把朱紅艷麗的梨樹林比作美人,以至晚霞許婚,晨風調情。一天,我在一個不到一人高的圍牆邊,看到那艷麗的葉子在枝條上的微風中翻來揚去,頗有聲韻與姿態,讓我想到男女調情也不過如此。至於晚霞許婚,我把梨林暫作男性,一個偷字才透出少女許婚時的晚霞般紅臉。首句懶鵝斷柳是實景記錄,池塘岸邊柳樹倒入池塘後,樹冠折斷後樹幹上重新長出枝杈。)

5 阿妹 (憶秦娥)

村林寂,

誰家夢裡喃喃語﹖

喃喃語,

醒來阿妹,

紡車架起。

西天殘月白如玉,

雄雞彼此聲聲急。

聲聲急,

營營聲緊,

又添新絮。

(1970年下鄉住在新樂县農民家中。隔壁十来歲的小姑娘,天不亮,即開始於門前架起旧式紡車,臨街紡線,營營聲中不斷添加綿絮。農民住房擁擠在一起,才在夜裡聽到別人家的喃喃夢語。) (/李柚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