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点击此处回 文章集锦 首页

文章63:自古帝王多无赖 (社区报,第36期,20164)

 

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1832-1902): 权力导致腐败,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从文明社会形成不可人为驾驭的政治权力那一天开始,人类就认识到权力不是好东西。如果西方历史将权力分散而导致不断升级的战争,直至两次世界大战,是分散的腐败的话,中国历史把权力高度集中,那腐败就集中在帝王及其周围。这就是中国的一句俗话:自古帝王多无赖。腐败从腐蚀灵魂开始,即皮厚心黑。

 

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权力来自生产资料的控制权,中国秦汉以来的帝王并不直接控制土地,这就导致中国历史上的血腥,这种血腥往往从权力身边开始,诸如林彪惨死,这样才有逐级扩大的骨牌效应。爱因斯坦说: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因为暴力所招引来的总是一些品德低劣的人。(1930:我的世界观) 一位阅读中国历史的白人对我说:中国历史上有两种人,官僚与农民,前者胆战心惊地等待有一天被皇帝杀掉,后者生活在原始贫困之中。

 

我近来正在撰写一部小说:《阿Q始皇武帝秘闻录》,想要讲的就是这番意思。阿Q在阴曹地府牛头、马面的帮助下,得以不喝迷魂汤而能返回时间的逆向托生,先后托生成为秦皇、汉武。阿Q发现:自己虽然无赖,但远远没有无赖到秦皇、汉武的程度,自己虽然靠阿Q精神胜利法自我欺骗,但远远没有到宫廷大臣靠精神胜利法才能生活的程度。这导致阿Q违背盟约,半途离开,以致秦始皇猝死于沙丘。阎王爷大怒,在阿Q第二次托生成汉武帝时,狠狠地说:如果重犯前科,就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最底层(特称十九层地狱)作为汉武帝灵魂的阿Q,得知自己治下的国人户口减半时,阿Q面对千万冤魂的哀鸣,毅然绝然地说道:我不下十九层地狱,还有谁来下?

 

在第十九层地狱中,阿Q有幸遇到自己生前的恋人,吴妈。吴妈在文革中被踏上一万只脚而永世不得翻身,因而来到十九层地狱。后来,牛头、马面也来加入他们,以下为小说结尾部分:

 

牛头、马面这才转头面对阿Q、吴妈二人说,你们的末庄也回不去了,那里已成了电脑人的世界。

他们又说:那些电脑人开始来自城市,一天到晚地批判文化大革命,从来不提大跃进的事。我们兄弟俩迎接人间灵魂来阴曹地府,心里最清楚:那大跃进后的几年,我们阎王爷那里热闹得很,文化革命不过稀稀拉拉的来了一些,并且也多在吴妈去世的所为清理阶级队伍时。

吴妈说对,我住在县城,也清楚农村的事。农村大跃进后那几年才惨呢! 牛头、马面道:正由于此吧,城里那些电脑袋到现在还有人喊文化大革命万岁,好像没有人喊大跃进万岁。

Q说,牛头、马面兄弟,这事我最清楚了。大要劲(大跃进)害的是咱们农民兄弟,文化哥(文革)害的才是那些城里有头有脑的人。我早就说:那些有头有脑的人是惹不起的,我们农民的命才不值钱。我们这些人才分不清文化哥、要劲妹的,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有那些城里人的电脑袋还在为一个小小的文化哥吵个不停。

牛头、马面拍着阿Q的肩膀说:还是阿Q兄弟头脑清楚,末庄那些年没有白混。

一时间,阿Q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清楚一点的头脑是他托生秦始皇后才有的,而自己又扔掉秦始皇不顾,导致他早死很多年。但回头又一想,他秦始皇不早死,哪有我们今天兄妹四个的团聚呢。想到这里的阿Q终于把牛头、马面兄弟抱在怀里。牛头、马面又顺手把吴妈揽过来。

这样四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次他们似乎才彻底明白为什么他们四个人在这十九层地狱得以团聚。是苦难的命运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了,更是相同的人格气质把他们聚在一起了。大概同时想到这一点了吧,他们四个人越抱越紧,竟一起流起泪来。

这时吴妈轻轻地说,我们四个人在一起,这里就是末庄,是人脑袋的末庄!不要那个人间不懂事的电脑袋末庄。

这样,四个人团团抱在一起,为泪水所浸透,一起轻轻念道:这里就是末庄,这里就是末庄!

淹没在温暖的泪水与情爱中的吴妈,轻轻说到:有情人终成眷属!我们四人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姐妹!(/李柚声,作者网站:kttp://taoism21c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