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21 世纪中华道学

一個據有廣闊開拓前景的顛覆性議題:兩級社會概念()

李柚聲 (本文於2021年六月22日投稿給《二十一世紀雜誌》,未被刊用)


摘要:將人類社會分成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發現,與世界其他文明不同,中華文明開始於原初社會式超級大國,而作為中國主流文化的儒道兩家又都以原初社會為理想,秦漢之後是一個逐漸消減階級分化的歷史,使廣大農村農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仍生活在准原初社會階段。世界其他五個原生文明都起源在與海洋、沙漠不遠的肥沃狹窄地段,從而使控制土地生產活動的階級分化與戰爭文明成為可能,如果說除中華文明之外的五個原生文明在宗教氣氛籠罩下階級分化還屬初級階段的話,古希臘、羅馬帝國走向擁有大量奴隸的階級分野的進一步升格。基督教籠罩的中世紀歐洲被標為黑暗時期,歐洲起源的近代化過程就以宗教革命與復興希臘羅馬時代文化為推動力。生活在地球村而又面臨資源耗竭的當今人類,有研究中華文明特異性與了解中國傳統農村生活的必要,以期跳出階級鬥爭與戰爭文明的局限。


關鍵詞:原初社會,人造二級社會,人性,戰爭文明,階級分化


一 導論


現代人兩三歲時即被送入托兒所、幼兒園,而後是小學、中學的十幾年基礎教育,更何況生活在人類自己製造的世界裡,天天浸潤在報刊、電視、電子網絡的海洋裡,毫無疑問:現代人已經遠離史前的天然人,成為人類自己通過文化傳統來製造的人。 這正是許多現代社會學家對人性的認識,認為人性不過是一張任人描繪的白紙 (blank slate), 人是我們自己製造的 (We are, in short, what we make ourselves)⓵⓶。我覺得人造之人的說法有失雅觀,改稱人為之人。 在人類發展史上,人類何時據有這種製造新人的能力,又何時開始人造人、人造世界的這一曠世工程呢?這背後的動力與意圖又是什麼呢?

按西方聖經的說法,上帝按自己的形象製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夏娃。亞當、夏娃在伊甸園裡違反上帝旨意,偷吃智慧之樹的果子,有了善惡之分的人類智慧,而後是他們子孫後代的相互殘殺。「上帝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思想的盡都是惡。上帝耶和華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聖經創世紀第6)人類從此走上以自己為敵的戰爭文明發展道路:在戰爭的死亡威脅下求生存而導致科技發展與社會結構複雜化,遠遠超出人類的操控能力。

聖經創世紀第11章說「那時,天下的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此後被驚動的上帝耶和華決定變亂人類的口音,使他們言語彼此不通,使他們分散在全地上。

如果把上帝按自己形象造人解釋成人類歷史上開始的人造人時代的話,從這些聖經故事我們可以知道天然人與人造人的不同:前者是伊甸園樂土上的天真,後者是勞苦與互相殘殺的罪惡,伴有令上帝吃驚的慾望和野心。

聖經詳細記載了亞當、夏娃後代子孫以及中東地帶諸如大洪水的歷史,很容易從這些記載推斷出亞當、夏娃的出生時間。學者們普遍認為這一時間在六千多年前,也即地中海文明開始的年代。

人類歷史上的這種人造之人是否也有一個與現代個人一樣的成長過程呢?會不會存在一個進入成年的關鍵時刻呢?人類歷史上這個進入成年的時刻即是雅斯貝爾斯的軸心時代:公元前八百年到公元前二百年,人類對自身世界的認識第一次達到哲學高度,為未來奠定了哲學基礎與思維框架。

上帝用土造人,人類又用什麼來造人呢?用語言。人類學家普遍相信:裸體的人類用聊天代替猿猴社會的皮毛修整。幼年哺乳動物有遊戲的習慣,只有人類將這種遊戲習慣保留終生,人類早期的聊天不可能有現代式交換信息的功能,只能像長臂猿的集體鳴叫與花香鳥語一樣,是一種保留終生的互享遊戲。

伊甸園裡的人們用聊天遊戲來享受生活,伊甸園外就把語言遊戲變真,用來製造億萬不同的人來讓他們互相殘殺。

古希臘的柏拉圖被公認為西方最偉大的哲學家,他生活在這個軸心時代。普通人都知道柏拉圖的洞穴說(Cave):說現實社會生活中的人好像在一個洞穴裡,面對的洞壁上有洞口上動物與山林的影子,人們又被索鏈固定在地上。他們的人生就是望着洞壁的各種影像而做出判斷:那些影子是什麼?人類中只有少數哲學家能走出山洞,認識到自然世界與人類感觸之外還有一個更本質的理念世界(Theory of Forms)。這樣也就使近代語言學家注意到的柏拉圖問題(Plato's Problem):柏拉圖本人不明白人類知識從那裡來的,生活在同一自然界中,動物一無所知,而我們腦子裡不斷生出永無竭盡的概念、想法與新知識。那結論就只能是上帝造人的時候放入我們的腦子底部,等待我們去挖掘。

現代的語言決定論者(Linguistic determinism)認為,我們用語言思維,用語言指導我們生活,我們自己是語言的奴隸。語言本身就是人類的牢籠,而人生的意義就是要不斷用新的語言創意來加固這個語言牢籠,使我們自己與子孫後代沒有越獄逃跑的機會。

如果聖經與柏拉圖代表西方對人造人這一歷史早期現象的描述與認識的話,我國先秦諸子對這種人為之人有清楚的認識。荀子說,「不可學,不可事,而在人者,謂之性。今人之性,目可以見,耳可以聽。」所以荀子把能看能聽稱作人性,也就是一張白紙的意思。荀子又說,「可學而能,可事而成之在人者,謂之偽」,荀子在這裡講的正是人為之人的意思。(《荀子﹕性惡》)

莊子首先提出真人的概念,莊子的真人實際上是與荀子等人提出的這種人為之人() 相對立的概念,這裡稱為天然之人。這樣看來,西方從上帝造人到柏拉圖面對人造人世界的困惑與思考之間相差兩千多年,而中國從莊子的天然真人到荀子的人為之人,僅隔一代人時間。

這個人類造人歷史的關鍵時刻是人類由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進入人造二級社會,開始了與史前人類全然不同的新型社會生活,適應這種新社會生活的只能是人為之人。至於造什麼社會,億萬人就有億萬種想法,戰爭與強權政治是必然結果,也就是上述人造語言的牢籠。

歐洲遵循變亂口音的上帝聖旨,至今沒有統一的語言,只有近代資本主義才引入統一的語言:貨幣。而中國遠在兩千多年前就開始有統一的語言文字。


二 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


() 一點個人經歷


我於1998年病休時開始研讀道家哲學,五年後回國休假時在腦子裡形成兩級社會理論的大致輪廓,而於2005年退休後自行出版英文書一本⓷,正式將道家哲學解釋成古代原初社會生活的理想化與哲學化,從而提出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的概念,與天然之人與人為之人相對應。中華文明開始於原初社會式超級大國,直到戰國時期全面戰亂的迫使下才進入人造二級社會。

我當時想:學術界前人肯定會有同樣的想法,我甚至估計有十來個人之多。此後我又出版了三本書⓸⓹⓺,進一步闡述這一兩級社會理論,十多年來廣泛閱讀的結果:我沒有發現任何前人有類似想法,卻讀到間接支持我這一兩級社會理論的學者論文。如張光直就認為夏商周三代可能是國家,但也可能仍停留在酋邦階段⓻。張光直提到西方通用的國家階段的指標諸如金屬、城市、文字等,都來自地下考古學,沒有一條與社會組織結構有關,而酋邦與國家的分別是社會組織結構的不同。蕭功秦則將三代時期稱為猴山結構,也就是酋邦階段,他認為中國在秦漢時期才進入亞細亞生產方式的國家⓼。我的兩本英文書雖然被許多學者著作與論文引用,但這是一個帶有根本性的據有廣闊開拓前景的顛覆性議題,十多年來還沒有得到學術界的正式接受,當然也沒有反對意見。我深深感到兩級社會之間的鴻溝,對上帝造人與道家真人背後含義的推測面很寬闊,兩級社會之分對現代知識界來說有不可言說而只能意會的一面。這裡我只能用變換手法,多角度,多層次,甚至用重複語句,來展示這一問題的方方面面,以期傳達只能意會的一面,也就無法遵循學術界的話語習慣。除了上述上帝造人故事,作者還要詳細描述羅馬競技場與大禹治水、中國傳統農村生活,以求更形象地展示中西文化的不同。


()穿越兩級社會之間的鴻溝


作者曾把人類從原初社會到二級社會跟生物進化史上魚類爬到陸地變成鳥獸相比,魚變成鳥獸要將魚鰭變成腿與翅膀,還要生出新的器官肺。研究者們相信,這樣由水上陸的重大改變不是由於某個基因內部編碼的改變,而是通過激活某些控制基因,從而導致一系列的重大遺傳變化。魚變成鳥獸有一個中間類型,這就是至今還生活在海洋裡的總鰭魚,這種總鰭魚據有鰓、鰭與鱗的同時,還有肺與靈活扭轉的脖子。研究者們在這種總鰭魚與一種完全典型的魚類身上發現某個在四肢陸地動物中才激活的特定控制基因。(見⓸237-242)

作者進一步寫到:“正如由於人口增長而不得已進入二級社會的人類一樣,總鰭魚上陸是由於所在水域變淺而後隨之乾枯的結果,並不是總鰭魚本身要爬到陸地上來的。在這水域乾枯的過程中,總鰭魚比其他魚類存活時間長些,最終還要死亡,只有碰巧發生進一步突變的個體才能得以進一步存活,而這種進一步突變的發生率可低至百萬分之一。 不穩定意味着繼續改造,而每一步改造都意味着大部分個體的被淘汰人類文明史上的人造二級社會也是這樣,無數史前的不同文化傳統被淘汰,讓位於在背叛人性路上走得最遠的戰爭文明。

現代人類學的一部份是研究我們祖先猿猴的社會行為,猿猴社會的大小與它們的大腦皮層大小成比例,由這一比例推斷出人類社會在150人左右,人類清醒的時間中的百分之三十用於社會交往,主要是語言交談。而這一社會即是原初社會,而所有動物社會都是原初社會。

從猿猴到類人猿後,三百萬年前出現兩腿直立的人類,能人與直立人,三十萬年前出現我們的祖先:智人。人類學家相信,現代智人在十二萬五千年前據有現代人類的發音器官與大腦語言能力。而現代猿猴在人類實驗室教導的情況下可以掌握手語,如一個三十多歲的雌性大猩猩,已經掌握一千多個美國手語單詞,能夠將最多達八個單詞創造性地連在一起。如當憤怒時,它如此描述自己紅的-爛掉的-發瘋。當它用一根塑料管子從一個盤子裡吸水喝時,它便這樣描繪自己傷心的-大象的-我。我們不得不承認,猿猴也有語言能力,正像那些如同四肢陸地動物一樣激活某個特定控制基因的魚類一樣,語言能力的發展過程跨越了不同動物種類。(見⓸第126-127)

我們推測,人類語言在七八萬年前開始能講述自身經歷與個人行動計劃,也就是主體意識的出現,以喪葬儀式為標志,此後才是山洞壁畫與火、弓箭的發明。一萬年前出現農業畜牧業,給人口密集而擴大社會接觸面創造了條件,這前後沿海的巨石文化出現。這時的人類顯然可以組成臨時社會組織來完成一個具體的任務,諸如狩獵大型動物等,這和現代社會中的各種職業團體以及各種業餘愛好組織一樣,不本文的討論之內。

我們這裡從人類社會發展史來考查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也就是面對人類或者一個局部地區的民族、國家歷史來考慮這一社會分界。二級社會為人類開始一種世代相傳的全新的社會生活方式 ⓽。

試想古代人沒有今天人類所面臨的幾千年的文化傳統積累,要建造一種全新社會生活,億萬人就有億萬種想法。結果只能是不同社會設想領頭人們對民眾的爭奪,最後導致不同社會之間的戰爭,戰爭本身就是暴力,而用暴力權力來控制物質生產是控制民眾與爭奪民眾的捷徑。這也就是馬克思主義的階級鬥爭說,也就是戰爭不斷升級的五千年戰爭文明史⓺。主張無為而治的道家只能以原初社會為理想。


() 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與人造二級社會⓺


從定義可以推演出這兩種社會的許多根本性不同。遺傳編碼的原初社會就是人類生來即有的社會,人性顯然是這種社會和諧與運轉的支柱。因為由遺傳決定,所以只有一種。由人類學研究顯示,這種原初社會有150人左右,基於面對面交往,平等互惠的原則。因為他們面對面而又朝夕相處,他們之間有心理與情感的溝通,原初社會在心理與情感的深層意識層面上是統一的整體,每個成員是這一整體的一部分。原初社會有一個頭人管理,這一頭人沒有強迫他人接受自己意圖的能力,他只能靠說服與依從眾人意願。對那些不服從領導的人,他沒有懲罰的可靠手段。

二級社會既是人造社會,就有目標,社會的思想體系。社會同時有相應的社會建構與這一目標相適應。如果把現今的二級社會看成以財富積累為目標的社會,富有程度就成了社會獎懲與衡量的尺度,從而形成以財富多寡為標誌的眾多階級與階層。二級社會既是人類創造,自然會有無數可能的形式,一個社會只能選擇一種形式,堵塞其他可能。為防止社會成員無節制地尋求其他可能,軍隊﹑警察﹑法院等法定暴力機關必不可少。在二級社會中,將既定意圖強加於人成為可能,並成為組織大型社會項目的必要手段。在二級社會中,其成員不能與社會進行心理與情感的溝通。二級社會的統一性有賴全體成員對社會既定目標與方向的認同。正像宇宙進化表所顯示:物理世界從基本粒子開始,動植物生命世界從遺傳密碼開始,而第三個世界是人類主體意識從可以用二維編碼的語音字母開始去創造的全新世界。


宇宙化表

物理世界

生命

文化

1.




2.




3.基本粒子




4.原子




5.分子

DNA



6.物體



7.星球

組織



8.

器官



9.宇宙



10

原初社會

文化

潛意

11

社會

文明

12



理性認識

13




性靈與美學追求



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認知周圍世界,特別是認知人類世界時的心態不同,導致認知途徑與結果的不同。原初社會沒有二級社會層次上的目標與功利,人們不會把自己追逐的兔子當成周圍世界,他們在閒暇無事時觀察世界,會同他們自身感受與以往的記憶,作為對世界的認識,因而他們看到的是包括自己在內的整個世界。正像三兩歲的孩子會把自己的小枕頭與大枕頭放在一起說,「枕頭要找媽媽呀﹗」即把大枕頭看成小枕頭的媽媽。這是孩子從自己的體驗來推知周圍世界,又由對周圍世界的觀察認知自己,也就是天人合一。

二級社會有其目標,形成與這一目的相適應的意識形態,個人的認知主體受社會意識形態的影響。目指引下的認知過程有賴於主客之間的相互作用,以至出現以客害主,即對人性本身的背叛與改造,成為二級社會的人為之人。以二級社會開始的西方文明對中華文化持有負面批評包括﹕中國思想不注重知識論的純理論分析和反思﹔中華文化和思想的核心價值是人情﹔而作為文化與思想的基本素材或形式規範的中華語言文字,更是長於抒情的詩樣而非長於說理的散文⓾⓺。

中國古代傳統視覺藝術(visual arts)描繪的是山水花鳥,也包括人物,而西方視覺藝術從古希臘開始就長期以來僅僅以人物為題材,直到十七八世紀風景畫才相繼出現於兩個臨海的國家﹕荷蘭與英國。這解釋只能是﹕二級社會的多樣性傳統導致戰爭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爭鬥,迫使人類注意力聚焦在與其爭鬥的人本身所致。近代航海發展,使荷蘭與英國向外開發,與其他傳統文化接觸,並且有從海上擺脫歐洲大陸軍事威脅的可能,從而使他們向史前原初社會閒適心態回歸,眼界得以開闊。

人腦分為左右半球,因病在幼年切除半個腦子的人可有正常智力。他們照樣可以上大學,在拼搏智力的象棋賽上得冠軍。因為兩半腦之間的聯結有限,右腦所得印象﹑感受等可能要編碼後才能傳遞到左腦,而語言中心位於左腦,理性思維也是左腦功能。作者推測,人腦左右半球的分工及其聯結可能是人類建造二級社會的神經學基礎,用以說明兩級社會不同層次式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