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此处回网站首页

《庄子内篇德充符第五》
 
 
  鲁有兀者王骀,从之游者与仲尼相若。常季问于仲尼曰:王骀,
兀者也,从之游者与夫子中分鲁。立不教,坐不议。虚而往,实而归
。固有不言之教,无形而心成者邪?是何人也?仲尼曰:夫子,
圣人也,丘也直后而未往耳!丘将以为师,而况不若丘者乎!奚假鲁
国,丘将引天下而与从之。
 
  常季曰:彼兀者也,而王先生,其与庸亦远矣。若然者,其用心
也,独若之何?仲尼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与之变;虽天地覆
坠,亦将不与之遗;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
 
  常季曰:何谓也?仲尼曰: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自
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夫若然者,且不知耳目之所宜,而游心乎
德之和。物视其所一而不见其所丧,视丧其足犹遗土也。
 
  常季曰:彼为己,以其知得其心,以其心得其常心。物何为最之
哉?仲尼曰: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唯止能止众止。受命于
地,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尧、舜独也正,在万
物之首。幸能正生,以正众生。夫保始之徵,不惧之实,勇士一人,
雄入于九军。将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犹若是,而况官天地、府万物、直
寓六骸、象耳目、一知之所知而心未尝死者乎!彼且择日而登假,人
则从是也。彼且何肯以物为事乎!
 
  申徒嘉,兀者也,而与郑子产同师于伯昏无人。子产谓申徒嘉曰:
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其明日,又与合堂同席而坐。子
产谓申徒嘉曰: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今我将出,子可以
止乎?其未邪?且子见执政而不违,子齐执政乎?申徒嘉曰:
生之门固有执政焉如此哉?子而说子之执政而后人者也。闻之曰:
鉴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久与贤人处则无过。今子之所取大
者,先生也,而犹出言若是,不亦过乎!
 
  子产曰:子既若是矣,犹与尧争善。计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
申徒嘉曰:自状其过以不当亡者众;不状其过以不当存者寡。知
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游于羿之彀中。中央者,中地
也;然而不中者,命也。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众矣,我怫然而怒
,而适先生之所,则废然而反。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吾之自寐邪
?吾与夫子游十九年,而未尝知吾兀者也。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
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不亦过乎!子产蹴然改容更貌曰:子无乃
称!
 
  鲁有兀者叔山无趾,踵见仲尼。仲尼曰:子不谨,前既犯患若是
矣。虽今来,何及矣!无趾曰: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吾是以
亡足。今吾来也,犹有尊足者存,吾是以务全之也。夫天无不覆,地
无不载,吾以夫子为天地,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孔子曰:丘则
陋矣!夫子胡不入乎?请讲以所闻。无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
!夫无趾,兀者也,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而况全德之人乎!
 
  无趾语老聃曰:孔丘之于至人,其未邪?彼何宾宾以学子为?彼
且以蕲以囗(左音chu4)诡幻怪之名闻,不知至
人之以是为己桎梏邪?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以可
不可为一贯者,解其桎梏,其可乎?无趾曰:天刑之,安可解!

 
  鲁哀公问于仲尼曰:卫有恶人焉,曰哀骀它。丈夫与之处者,思
而不能去也;妇人见之,请于父母曰:与为人妻,宁为夫子妾
,数十而未止也。未尝有闻其唱者也,常和人而已矣。无君人之位以
济乎人之死,无聚禄以望人之腹,又以恶骇天下,和而不唱,知不出
乎四域,且而雌雄合乎前,是必有异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观之,果以
恶骇天下。与寡人处,不至以月数,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不至乎
期年,而寡人信之。国无宰,而寡人传国焉。闷然而后应,囗(
字以)而若辞。寡人丑乎,卒授之国。无几何也,
去寡人而行。寡人恤焉若有亡也,若无与乐是国也。是何人者也!
 
  仲尼曰:丘也尝使于楚矣,适见豚子食于其死母者。少焉囗(左
音shun4)若,皆弃之而走。不见己焉尔,不得
其类焉尔。所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战而死者,其
人之葬也不以囗(上音sha4)资;刖者之屡,无
为爱之。皆无其本矣。为天子之诸御:不爪翦,不穿耳;取妻者止于
外,不得复使。形全犹足以为尔,而况全德之人乎!今哀骀它未言而
信,无功而亲,使人授己国,唯恐其不受也,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
 
  哀公曰:何谓才全?仲尼曰: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
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之变、命之行也。日夜相代乎前,
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故不足以滑和,不可入于灵府。使之和豫,
通而不失于兑。使日夜无隙,而与物为春,是接而生时于心者也。是
之谓才全。何谓德不形?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为
法也,内保之而外不荡也。德者,成和之修也。德不形者,物不能离
也。
 
  哀公异日以告闵子曰: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执民之纪而忧其
死,吾自以为至通矣。今吾闻至人之言,恐吾无其实,轻用吾身而亡
吾国。吾与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
 
  囗(字去,外加音yin1)囗(左
)支离无囗(上音chun2)说卫灵公,灵
公说之,而视全人:其囗(左)肩肩。囗(上
音weng4)囗(上音ang4)大瘿说
齐桓公,桓公说之,而视全人:其囗(左)肩肩。故
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
 
  故圣人有所游,而知为孽,约为胶,德为接,工为商。圣人不谋,
恶用知?不囗(左上字去,左下,右音z
huo2),恶用胶?无丧,恶用德?不货,恶用商?四者,天鬻也
。天鬻者,天食也。既受食于天,又恶用人!
 
  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
得于身。眇乎小哉,所以属于人也;囗(上音ao2
)乎大哉,独成其天。
 
  惠子谓庄子曰:人故无情乎?庄子曰:然。惠子曰:
而无情,何以谓之人?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恶得不谓
之人?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庄子曰:是非吾所谓
情也。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
也。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庄子曰:道与之貌,天
与之形,无以好恶内伤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劳乎子之精,倚树而
吟,据槁梧而瞑。天选子之形,子以坚白鸣。
 
《庄子内篇大宗师第六》
 
 
  知天之所为,知人之所为者,至矣!知天之所为者,天而生也;知
人之所为者,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
者,是知之盛也。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
也。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且有真人而后有真
知。
 
  何谓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不雄成,不谟士。若然者,过而弗
悔,当而不自得也。若然者,登高不栗,入水不濡,入火不热,是知
之能登假于道者也若此。
 
  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真人之息
以踵,众人之息以喉。屈服者,其嗌言若哇。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古之真人,不知说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囗(
字以音xiao1)然而往,xiao1然而来而
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终。受而喜之,忘而复之。是之谓不以
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谓真人。若然者,其心志,其容寂,其颡
囗(左上左下音qiu2)。凄然似秋,暖然
似春,喜怒通四时,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故圣人之用兵也,亡国而
不失人心。利泽施乎万世,不为爱人。故乐通物,非圣人也;有亲,
非仁也;天时,非贤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
亡身不真,非役人也。若狐不偕、务光、伯夷、叔齐、箕子、胥余、
纪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适人之适,而不自适其适者也。
 
  古之真人,其状义而不朋,若不足而不承;与乎其觚而不坚也,张
乎其虚而不华也;邴邴乎其似喜也,崔崔乎其不得已也,囗(左
音chu4)乎进我色也,与乎止我德也,广乎其似世也
,囗(上)乎其未可制也,连乎其似好闭也,囗(左
音men4)乎忘其言也。以刑为体,以礼为翼,以
知为时,以德为循。以刑为体者,绰乎其杀也;以礼为翼者,所以行
于世也;以知为时者,不得已于事也;以德为循者,言其与有足者至
于丘也,而人真以为勤行者也。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
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
也,是之谓真人。
 
  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与,皆物之情也
。彼特以天为父,而身犹爱之,而况其卓乎!人特以有君为愈乎己,
而身犹死之,而况其真乎!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囗(左音xu1)以湿,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与其誉尧而非桀也,不如两忘而化其道
 
  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
乃所以善吾死也。夫藏舟于壑,藏山于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
者负之而走,昧者不知也。藏小大有宜,犹有所循。若夫藏天下于天
下而不得所循,是恒物之大情也。特犯人之形而犹喜之。若人之形者
,万化而未始有极也,其为乐可胜计邪?故圣人将游于物之所不得循
而皆存。善妖善老,善始善终,人犹效之,而况万物之所系而一化之
所待乎!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
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
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
。囗(左音xi1)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戏氏得
之,以袭气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勘坏得
之,以袭昆仑;冯夷得之,以游大川;肩吾得之,以处大山;黄帝得
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宫;禺强得之,立乎北极;西王母
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
及五伯;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于列
星。
 
  南伯子葵问乎女囗(左音yu3)曰:子之年长
矣,而色若孺子,何也?曰:吾闻道矣。南伯子葵曰:道可
得学邪?曰:恶!恶可!子非其人也。夫卜梁倚有圣人之才而无
圣人之道,我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吾欲以教之,庶几其果为圣
人乎?不然,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亦易矣。吾犹守而告之,参日
而后能外天下;已外天下矣,吾又守之,七日而后能外物;已外物矣
,吾又守之,九日而后能外生;已外生矣,而后能朝彻;朝彻而后能
见独;见独而后能无古今;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杀生者不死
,生生者不生。其为物无不将也,无不迎也,无不毁也,无不成也。
其名为撄宁。撄宁也者,撄而后成者也。。
 
  南伯子葵曰:子独恶乎闻之?曰:闻诸副墨之子,副墨之子
闻诸洛诵之孙,洛诵之孙闻之瞻明,瞻明闻之聂许,聂许闻之需役,
需役闻之于讴,于讴闻之玄冥,玄冥闻之参寥,参寥闻之疑始。
 
  子祀、子舆、子犁、子来四人相与语曰:孰能以无为首,以生为
脊,以死为尻;孰知死生存亡之一体者,吾与之友矣!四人相视而
笑,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俄而子舆有病,子祀往问之。曰:
哉,夫造物者将以予为此拘拘也。曲偻发背,上有五管,颐隐于齐
,肩高于顶,句赘指天,阴阳之气有囗(字以
音li4),其心闲而无事,胼囗(左音xian1
)而鉴于井,曰:嗟乎!夫造物者又将以予为此拘拘也。
 
  子祀曰:女恶之乎?曰:亡,予何恶!浸假而化予之左臂以
为鸡,予因以求时夜;浸假而化予之右臂以为弹,予因以求囗(左
音xiao1)炙;浸假而化予之尻以为轮,以神为马
,予因以乘之,岂更驾哉!且夫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
顺,哀乐不能入也,此古之所谓县解也,而不能自解者,物有结之。
且夫物不胜天久矣,吾又何恶焉!
 
  俄而子来有病,喘喘然将死。其妻子环而泣之。子犁往问之,曰:
叱!避!无怛化!倚其户与之语曰:伟哉造化!又将奚以汝为
?将奚以汝适?以汝为鼠肝乎?以汝为虫臂乎?子来曰:父母于
子,东西南北,唯命之从。阴阳于人,不翅于父母。彼近吾死而我不
听,我则悍矣,彼何罪焉?夫大块以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
,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今大冶铸金,金踊跃曰
我且必为镆铘!大冶必以为不祥之金。今一犯人之形而曰:
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为不祥之人。今一以天地为大炉,以造
化为大冶,恶乎往而不可哉!成然寐,蘧然觉。
 
  子桑户、孟子反、子琴张三人相与友曰:孰能相与于无相与,相
为于无相为;孰能登天游雾,挠挑无极,相忘以生,无所穷终!
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遂相与友。
 
  莫然有间,而子桑户死,未葬。孔子闻之,使子贡往侍事焉。或编
曲,或鼓琴,相和而歌曰:嗟来桑户乎!嗟来桑户乎!而已反其真
,而我犹为人猗!子贡趋而进曰:敢问临尸而歌,礼乎?二人
相视而笑曰:是恶知礼意!子贡反,以告孔子曰:彼何人者邪
?修行无有而外其形骸,临尸而歌,颜色不变,无以命之。彼何人者
邪?孔子曰:彼游方之外者也,而丘游方之内者也。外内不相及
,而丘使女往吊之,丘则陋矣!彼方且与造物者为人,而游乎天地之
一气。彼以生为附赘县疣,以死为决囗(字以
音huan4)溃痈。夫若然者,又恶知死生先后之所在!假于异物
,托于同体;忘其肝胆,遗其耳目;反复终始,不知端倪;芒然仿徨
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为之业。彼又恶能囗囗(左
kui4)然为世俗之礼,以观众人之耳目哉!
 
  子贡曰:然则夫子何方之依?孔子曰:丘,天之戮民也。虽
然,吾与汝共之。子贡曰:敢问其方?孔子曰:鱼相造乎水
,人相造乎道。相造乎水者,穿池而养给;相造乎道者,无事而生定
。故曰:鱼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术。子贡曰:敢问畸人?
曰:畸人者,畸于人而侔于天。故曰: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
君子,天之小人也。
 
  颜回问仲尼曰:孟孙才,其母死,哭泣无涕,中心不戚,居丧不
哀。无是三者,以善处丧盖鲁国,固有无其实而得其名者乎?回壹怪
之。仲尼曰:夫孟孙氏尽之矣,进于知矣,唯简之而不得,夫已
有所简矣。孟孙氏不知所以生,不知所以死。不知就先,不知就后。
若化为物,以待其所不知之化已乎。且方将化,恶知不化哉?方将不
化,恶知已化哉?吾特与汝,其梦未始觉者邪!且彼有骇形而无损心
,有旦宅而无情死。孟孙氏特觉,人哭亦哭,是自其所以乃。且也相
吾之耳矣,庸讵知吾所谓吾之乎?且汝梦为鸟而厉乎天,
梦为鱼而没于渊。不识今之言者,其觉者乎?其梦者乎?造适不及笑
,献笑不及排,安排而去化,乃入于寥天一。
 
  意而子见许由,许由曰:尧何以资汝?意而子曰:尧谓我:
汝必躬服仁义而明言是非。许由曰:而奚来为轵?夫尧既已黥汝
以仁义,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将何以游夫遥荡恣睢转徙之涂乎?
 
 意而子曰:虽然,吾愿游于其藩。许由曰:不然。夫盲者无
以与乎眉目颜色之好,瞽者无以与乎青黄黼黻之观。意而子曰:
夫无庄之失其美,据梁之失其力,黄帝之亡其知,皆在炉捶之间耳。
庸讵知夫造物者之不息我黥而补我劓,使我乘成以随先生邪?许由
曰:噫!未可知也。我为汝言其大略:吾师乎!吾师乎!赍万物而
不为义,泽及万世而不为仁,长于上古而不为老,覆载天地、刻雕众
形而不为巧。此所游已!
 
  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矣。
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
也?曰:回忘礼乐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
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
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
此谓坐忘。仲尼曰: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而果其贤乎!丘
也请从而后也。
 
  子舆与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
食之。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
乎!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焉。子舆入,曰:子之歌诗,何故若
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无
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
极者,命也夫!
 
 
《庄子内篇应帝王第七》
 
 
  啮缺问于王倪,四问而四不知。啮缺因跃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
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有虞氏不及泰氏。有虞氏其犹藏仁以要
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于非人。泰氏其卧徐徐,其觉于于。一以己
为马,一以己为牛。其知情信,其德甚真,而未始入于非人。
 
  肩吾见狂接舆。狂接舆曰:日中始何以语女?肩吾曰:告我
:君人者以己出经式义度,人孰敢不听而化诸!狂接舆曰:是欺
德也。其于治天下也,犹涉海凿河而使蚊负山也。夫圣人之治也,治
外夫?正而后行,确乎能其事者而已矣。且鸟高飞以避囗(左
音zeng1)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凿之患
,而曾二虫之无知?
 
  天根游于殷阳,至蓼水之上,适遭无名人而问焉,曰:请问为天
下。无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问之不豫也!予方将与造物者
为人,厌则又乘夫莽眇之鸟,以出六极之外,而游无何有之乡,以处
圹囗(左音lang4)之野。汝又何帛以治天下感
予之心为?又复问,无名人曰:汝游心于淡,合气于漠,顺物自
然而无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阳子居见老聃,曰:有人于此,向疾强梁,物彻疏明,学道不倦
,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於圣人也,胥易技系,劳形
怵心者也。且也虎豹之文来田,囗(字以)狙
之便执嫠之狗来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阳子居蹴然曰:敢问
明王之治。老聃曰:明王之治:功盖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贷万物
而民弗恃。有莫举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测,而游于无有者也。
 
  郑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存亡、祸福、寿夭,期以岁月旬日
若神。郑人见之,皆弃而走。列子见之而心醉,归,以告壶子,曰:
始吾以夫子之道为至矣,则又有至焉者矣。壶子曰:吾与汝既
其文,未既其实。而固得道与?众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而以道与
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汝。尝试与来,以予示之。
 
  明日,列子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
活矣!不以旬数矣!吾见怪焉,见湿灰焉。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
壶子。壶子曰:乡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是殆见吾杜德机
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幸矣!子
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全然有生矣!吾见其杜权矣!列子入,以
告壶子。壶子曰:乡吾示之以天壤,名实不入,而机发于踵。是殆
见吾善者机也。尝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出而谓列子曰:
子之先生不齐,吾无得而相焉。试齐,且复相之。列子入,以告
壶子。壶子曰:吾乡示之以以太冲莫胜,是殆见吾衡气机也。鲵桓
之审为渊,止水之审为渊,流水之审为渊。渊有九名,此处三焉。尝
又与来。明日,又与之见壶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壶子曰:
之!列子追之不及。反,以报壶子曰:已灭矣,已失矣,吾弗及
已。壶子曰:乡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吾与之虚而委蛇,不知其
谁何,因以为弟靡,因以为波流,故逃也。然后列子自以为未始学
而归。三年不出,为其妻爨,食豕如食人,于事无与亲。雕琢复朴,
块然独以其形立。纷而封哉,一以是终。
 
  无为名尸,无为谋府,无为事任,无为知主。体尽无穷,而游无朕
。尽其所受乎天而无见得,亦虚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逆,
应而不藏,故能胜物而不伤。
 
  南海之帝为囗(字以音shu1)北海之帝
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shu1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浑沌待
之甚善。shu1与忽谋报浑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
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
Next 下面是外篇第 8-22





$12.95 per copy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Chinese Taoist Philosophy
An Anthropological/Psychological View
Paper back with references and index, 243 pages

You-Sheng Li, Ph.D.
(click the above bookcover to read part of the book)

 

It is a great book, interesting
and informative. Everyone who
has read it almost always says,
"It is a wonderful book!" Very
limited numbers of copies
available.

讀者留言﹕"視角獨
特﹐學術價值較高
﹐作者國學根
底很深。"
數量不多﹐
賣完為止!!!

$12.95 per copy

Chinese edition 401 pages; 中文版﹐401頁﹐書後有文獻與索引
點擊上書封面可閱讀部份章節


Taoist Recovery Centre
163 Gladstone Avenue,       London, Ontario, Canada, N5Z 3R8.
Email: youshengli@taoism21cen.com       Telephone: 519-649-7125

Copyright You-Sheng Li 2005,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