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忆年华 0、缘起

李柚声(2017年十一月)

 

在古稀之年回忆自己平凡而又跌宕起伏的一生,感到自己在晚年了无出路的绝望中想到两级社会理论这一别开局面的新社会学理论,并非偶然,而是深深插入自己的人生经历之中。自己最早的记忆竟是父亲为附近农民阅读红楼梦的一个场面描写,几句话所勾画的文学意境正是情感美学的结晶,也说明自己对情感美学有着特别敏感的天性。如果说人类文明史是人造二级社会对天然原初社会情感美学的摧残的话,我个人的一生故事正是这一摧残的人生例证。

因而我也有把自己一生记录下来的社会责任。以古稀之年的阅历与沧桑感,回忆自己幼年与青壮年的种种经历,并从不同角度,评析其意韵与成因,对生活在不同世界的当代人说,或有阅读兴趣,帮助他们对生活产生新的理解。

我幼年在仍是准原初社会生活的河北农村,大学时代又恰值文革前后的左倾时代,年轻时的我奋力向工农兵看齐,像六亿中国人民一样是跟着喊口号度过文革十年的,在种种无奈中增加的只能是人类心肠的宽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农民家庭出身的毛泽东乌托邦思想的原意,只不过摈弃他的暴力推动罢了。

在经历来加拿大种种苦难之后,回想自己的前半生,有如天地悬隔,也产生诸多不同的理解与想法。正像一个国家与民族在二级社会层次上的文明历程一样,一个人的一生也受环境与物质条件的限制,同时又有广阔的选择的可能空间。一句话,一个人的一生像一个文明一样,是一部自我叙述的小说创作,古稀之年回忆起来所勾连出来的种种奇想,也如同近百年来中国知识界红楼梦的讨论一样,不断翻新,开拓视野,也展现给当代不同年龄人的阅读兴趣。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有两个出路,通过科举进入官僚阶层,或者充当各个层次的教师,包括著书立说去来给学者文人读,甚至包括将自己的知识传授给下一代以及周围族人与朋友。今天的读书人才面临各种专业选择,诸如工程师等等。

我是在1950年初进入小学学习的,而我县要等到1958年大跃进才有城市大学毕业生分来教学,此前的农村中小学仍由当地的传统文人担当,包括少数清朝秀才。这样,我们课本尽管是新的,老师们还不时向学生兜售他们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就是其一,但这一句话知道把二级社会的金榜题名放在原初社会的情爱之后,就是看到情爱是人类活动基础与本原。这也反映了传统文人缺乏西方文人的开阔视野,容易走向自乐其乐的自我吹嘘。朝上田舍朗,午后上朝堂;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数敝乡,敝乡文章数舍弟,舍弟叫我改文章,就更能体现这种心态。

如果洞房花烛夜有力地代表着人类幸福追求的话,这句话也集中表现了人类存在的情感美学本质,即情感仁爱与美学愉悦的结合。情人眼里出西施说明情感在先,美感在后,是情感的执着使人看到眼前的美。从生物学生存要求来看,情爱涉及生育与后代繁衍,是至关重要的头等大事,遗传生物学才付予情爱这样高的欲望感与至高之美感。

同样,下一代的成长对种族的繁衍也至关重要,所以情感与美也集中体现在人类的婴幼儿上。婴幼儿那园园的笑脸永远含有惹人爱怜的魅力,也正由于此,孟老夫子才有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的名言。

推而广之,我们也可以把维持生命的饭食美味作同样的理解,不禁进食时的口感美是一种美,我们喜好的水果菜蔬本身也具有视觉美,至少没有一样食物看起来是让人感到丑恶难忍的。

总之,生物学的造物主把我们的人生铸造成情感美学的表达与追求,也就是孟老夫子的四端之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公孙丑上)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包括人在内的幼年哺乳动物都有玩耍游戏的习惯,当我们看到孩子们的玩耍游戏时,有谁会忍心去打断他们呢?那是孩子们的天性,是他们在享受生活。但这种幼年哺乳动物享受生活的玩耍竟含有生物学意义,它们在为成年生活做准备。

在哺乳动物中,唯有人类把这种幼年玩耍游戏的习惯保留终生,这包括各种体育、艺术活动,也包括人类聊天。根据两级社会理论推测,这种人类保留终生的玩耍游戏是为将来的二级社会生活做准备。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竟然把人类的玩耍游戏变成二级社会的现实。如果我们看到,没有那一个幼年哺乳动物胆敢把自己的玩耍游戏变成成年动物的现实生活。人类五千年文明史等于运动场上抢跑,即起跑的枪声还没有响,就自己跑起来了。人类当然要在抢跑的五千年文明史中经受折磨与苦痛,他们至少把人类的玩耍游戏变成单调的劳动与工作了。

我们也可以把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看成人类自我为敌的战争升级史,在战争面前求生存的压力下,导致人类语言的高度复杂化,导致人类知识与科技的快速进展,这些为将来理想二级社会创造条件。没有人会把人类自我为敌的五千年战争升级史看成人类刻意追求,这是上帝的安排,是生物学造物主的安排,是人类产生语言思惟的内涵,即人类所特有的语言思惟有导致人类自我为敌而加速文化进化脚步的内在可能。

人类五千年的文明史正是老子所担心的二级社会的不可操纵性,其结果是二级社会对原初社会的致命摧残。

读者从本书可以看到,我一生的曲折经历,时时事事展示着二级社会对原初社会摧残,即现今二级社会对剩留的原初社会价值的摧残,对人类生来即有的情感美学的摧残,对孔子所提倡的仁爱之心的摧残。

与我祖母与父亲一样,我可能有文学与绘画的天分,也是浓重仁爱之心的先天性格,在这仁爱之心的驱动下而长于思考。在社会生活中,在眼前景色人物中,看出那背后的色彩与韵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