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听集思

 

2013/01/23

 

換個角度看孔子

 

以史記孔子傳為基礎寫一個短的人生與思想介紹隨時點明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的聯繫與提示。

 

@某些小的猴子會游泳

 

2013/01/23

 

睡眠意守丹田呼吸數數等不如意守一種感覺(feeling)對睡眠更有效這種感覺或為一種總體感受或為身體一個具體部位的感受具體部位的感受可以隨後有所變化或可變為總體感受。這樣更不容易胡思亂想。

 

引伸原初社會人社會整體心理情感交流導致一個全體成員相近的總體感受這種總體感受對人的社會行為有決定性的影響。他們雖然也有前後互為因果的思想連但不會太長以至形成主導社會行為的思想體系。

 

二級社會為不同的思想體系所左右。一個人的深層意識層面的總體感受或成為心態不會構成一個人行為的基礎。

 

@二級社會未必改造人性而是主體意識形成獨立的思想體系控制了人的行為使對人性的一種超越。即人類進入二級社會層次把人性忘了。

 

 

@原初社會心理情感交流有使情感淨化與心靈化的作用也有亞裡士多德所宣泄作用。

 

2013/01/23 吾金:究竟如何理解尼采的話上帝死了

2012-12-22 來源:《學燈》第4

 

 

黑格爾與尼採都把上帝死看成近代思想進步與科學化的蒙作用的必然結果。

 

尼採似乎把上帝信仰看成是對真實感覺之外事物的信仰﹐啟蒙結果使人民認識到真實感覺之外沒有任何意義存在感覺為唯一存在。即上帝死而後生超人。

 

柚聲中國文化革命類似傳統信仰打破後一般人並沒有接受馬克思主義更何況毛本人對馬列主義採取實用態度五八年大躍進把農村原初社會打破這些人無所適從同樣文革把年輕學生搞到社會上來他們同樣需要方向使他們有服從超人毛澤東的傾向。柚聲農民與年輕學生不同他們更多是無奈所以歷史上農民起義可能像水滸一樣限於流民層次。柚聲家只有少數非本份農民與知識人士參預抗日與革命。西方可能不同。

 

2013/01/23

蘇格拉底(469-399 BC)柏拉圖(427-327 BC)亞裡士多德(384-322 BC)與孔子(551-479 BC)孟子(372-289 BC)荀子(286-238 BC)相比來看兩級社會的不同

 

1) 西方三人為師徒關係中國三人為同一學派從而彌補了非師從關係使仍有可比性。蘇格拉底與孔子可以被看作東西方歷史上第一個以哲學家的眼光與智慧來審視社會與人生的人。西方蘇格拉底之前的哲學家大多考慮物質世界的問題如世界是什麼構成的。中國孔子之前還有老子老子是以歷史學家的眼光審視世界的人與孔子有較大的不同。

 

 

2) 如果我們用純朴理想現實來描寫這中西三大學者所代表的軸心時代主體意識思維前後變化的話西方有二級社會的社會環境大大快于中國二者分別用了一百年與三百年左右的時間。孟子荀子時代相近而孔子孟子時代距離遠與西方三者等距離相比表明中國戰國時代才真正進入二級社會的事實。

 

孔子孟子之間有墨子(480-420 BC)而墨子為不同學派代表中國由春秋時代進入戰國時代同時為原初社會進入二級社會的事實而這一社會改變才是來自原初社會的人類面臨不同二級社會的選擇而戰爭本身迫使人類思維聚焦思維。

 

 

2013/1/24 蕭象《毛澤東對于人的生命態度与大飢荒的悲劇發生》 (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822.html) 摘錄如下

 

這就涉及到了一個敏感而核心的關鍵問題毛澤東對待人的生命的看法問題。作為歷經出生入死的革命家,毛澤東在長期的武裝斗爭与流血犧牲中建立了這樣一個關于生死的獨特認識:要奮斗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毛澤東語錄)。這一認識決定了毛澤東置生死于度外的一种大無畏的態度。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奪取政權的戰爭年代,領袖人物身上的這种不怕犧牲、敢于犧牲的大無畏很可以是驅遣千軍万馬勇往直前、克敵制的一大法寶,但是,到了執掌政權的生建設年代,這樣的不怕犧牲、敢于犧牲就很容易演變為一种意想不到而令人害怕的危險傾向。

  我和一位外國政治家辯論過這個問題。他認為如果打原子戰爭,人會死的。我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帝國主義打平了,全世界社會主義化了,再過多少年,又會有二十七億人。(19571118日毛澤東在莫斯科的講話 載沈志華:《中華人民共和國史》卷三 761

  花這一點代价赶上英國也是要付的,各省准備死500人,11万多,1010万人,無時不死人,要有准備。19583月在成都會議上談論到工業事故時毛澤東的插話 載李:《大躍進親歷記》(上)頁209

  人死一半,在中國歷史上有過好几次。打原子彈沒有經驗,不知死多少人,最好人口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全世界29億人,還有9億多,几個五年計划就發展起來,換來個帝國主義滅亡,資本主義全部消滅,取得永久和平。1958517日毛澤東在八大二次會上的講話 載李:《大躍進親歷記》(上)頁390

  過去革命打仗死很多人,是不要代价的,現在為什么不可以這樣干呢?1958821日毛澤東在協作區主任會議上的講話 載李:《大躍進親歷記》(下)頁106

  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1959625日《七律 到韶山》)

  這是毛澤東在大躍進時期發表的有關死人的言語。我們相信,只要是正常思維的理性之人,從這些多次被提起的死人言語以及言語中滿不在乎的口气,很難不得出這樣一种印象与判斷毛澤東對人的生命的輕率与漠視。唯一可能引起爭論因而需要辨析的是,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這一詩句。就詩歌本身而言,必須承認,它所表現的那种豪邁气派和高昂斗志曾讓無數人為之感到鼓舞,并引為英勇奮進的激勵,但在了解到它是寫于華夏大地一邊是如火如荼的大躍進運動,一邊是數千万人在忍飢挨餓、成千上万的人正因此而死去這樣一种特殊背景与情境下,詩句的別有意味就不難釋讀,而詩言志詩句傳達出的那种敢于犧牲、不惜犧牲的詩人心志,也就不能不令人為之感到心悸。

  這种判斷如果認為僅是憑借反映思想傾向的言語而缺乏事實的支撐,尚不足以明問題的實質,那么,很不幸,下面兩則事例發生在大飢荒災難木已成舟之時与之后,毛澤東面對信陽几十万人餓死以及當著劉少奇向他反映人相食罕象時的態度反應,使這一判斷得到了印證:

  19601026日,毛澤東看到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央監察委員會四名干部關于信陽事件的調材料。這個材料信陽地區餓死几十万人,并介紹了農村的慘狀。毛澤東只是輕描淡寫地批了十几個字:請劉、周今日看,下午談一下處理辦法。(楊繼繩:《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第十九章pdf

  19627月上旬的一天下午,心如焚的劉少奇前往中南海游泳池向毛澤東匯報工作,被毛劈頭一陣喝斥:你急什么?壓不住陣了?為什么不頂住?劉直言相告:餓死這么多人,歷史要寫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書的!毛澤東卻三面紅旗也否了,地也分了,你不頂住?我死了以后怎么辦!(劉源、何家棟:四清疑團,載《你所不知道的劉少奇》頁90

  在整個國家已是哀鴻遍野、滿目蒼夷,劉少奇提出農村實行包以挽救危局、解飢民于倒懸之時,毛澤東念念不忘的仍是三面紅旗与身后之事。人民的生命意義和价三面紅旗,在毛心目中的輕与重,不言而

。。。。。

 

既難以得其要領,也很難令人信服。任何政治家的行為觀念都有一种堂皇的理論支持,都通向關乎國家与主義的宏大敘事。德國著名政治學家馬克斯韋伯從政治倫理的角度把政治家的行為區分為信念倫理(亦稱意圖倫理)和責任倫理對立的兩种。政治家按照自己的信念、意圖行事,不計代价、不考慮行為后果的被稱為信念倫理;而注重言行效果,認為只講意圖不顧效果的行為是不負責任表現的則叫作責任倫理

。。。。。。。

 

 至此,我們不無沉重地得出如下結論:正是由于毛澤東對于生命的漠視与輕視態度,使得他在1959年的夏天,在飢荒已是十分嚴重但可以賑救、死亡開始蔓延但能阻擋的時候,為著實現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雄心壯志与共主義的宏大理想,視民瘼于無睹,置死亡于不顧,無視忠告,堅持己意,不顧一切地將大躍進進行到底,最終造致了一場無法挽回的使數千万人死于飢餓的曠古悲劇。

  最后,我們愿意從反思這場悲劇根源的意義上援引英國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哈耶克寫于上世紀四十年代《通往奴役之路》中的警言,作為本文的結束:在我們竭盡全力自覺地根据一些崇高的理想締造我們的未來時,我們卻在實際上不知不覺地創造出与我們一直為之奮斗的東西截然相反的結果,人們還想象得出比這更大的悲劇嗎?

2013/01/25 陳贇《

音樂、時間与人的存在對儒家成于樂的現代理解》(http://www.confucius2000.com/confucius/drjcyldxdlj.htm)

對原初社會的人們來說﹐時間是一曲永恆的音樂﹐有如萬里長江﹐源遠流長﹐有時代的洶湧澎湃﹐也有個人的小橋流水﹐叮咚于人類的心靈﹔空間是一副三維的畫卷﹐既有宇宙的魅力﹐天地無言之大美﹐又有人間的溫情脈脈。

 

2013/01/26

陳贇 (上斌下貝)

語言的轉向与現代境況下人的解放 (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1709)

 

陳先生原文開頭

 

現代思想進入到了一個被稱之為語言的轉向linguistic turn)時代,不僅語言构成了哲學的核心論題,而且世界与實在的秘密被認為最終深藏在語言的秘密里。維特根斯坦斷言:全部哲學就是語言批判

 

現代人終於認識到人類數千年來用語言與觀念來構建現實並同時以此構建人造二級社會與人類自己的事實。陳先生回顧人類歷史人類開始時將語言看成與其他事物一樣的實體對原始人來語言構建的虛幻與現實一樣重要。後來人類才認識到語言僅僅是人類的一種工具。拿陳先生的話語詞与實在的關系經歷了從合一到分离的過程。對現代人來在通過語言和文化的作用,至少具有了三個次:事物本身、作為語言所指的個事物以及個事物的語詞。

 

比方樹這一概念樹首先是自然界存在的樹本身其次才是人類所認識到的樹。這二者的差異一般人可能沒有認識到以為它們是一樣的其實其間有本質的差異如我們一聽到樹就會想到公園或我們屋前的樹想到樹木可以砍來做傢俱。另一方面樹下草叢中的蚯蚓之類就把頭上的樹看成天了。可見我們的樹並不等於自然界裡樹本身。至於第三種作為詞語概念本身則至為重要因為人類可以用無數的詞語概念連接起來創造文學作品如小戲劇詩歌等。人們讀一部動人的小會如痴如狂以其中人物寶玉黛玉自許看到自己讀過的書被焚燒會全身投入火中你們要燒死我的寶玉了

 

這些如痴如狂的讀者淹沒在億萬人民的海洋裡就算不了什麼了。但如果億萬人民將小裡的虛幻化為人類世界的現實把世界上的大多數人變的如痴如狂就是災禍了這在五六千年的人類文明史中屢見不鮮就是陳先生所強調的言的解放已人的解放的最基本的形式。

 

我這裡從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的概念重新梳理陳先生論文就會發現遺傳編碼與人造社會的分型會使陳先生的論述更加清晰可見猶如將幽暗中的事物聚焦于強光之下也使陳先生文中疏忽而未能展現部份得以更清晰地展現在讀者面前。

 

2013/1/26 陳贇 (上斌下貝)大同、小康与禮樂生活的開啟(陳贇)(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2688)

 

陳說﹐1) 小康為禮樂社會﹐大同不是﹐大同到小康是一個不由人的歷史過程。孔子沒有貶低小康而讚美大同的意思。

2) 大同不是烏托邦﹐烏托邦原意是烏有不存在的地方﹐着眼于未來與理想。而大同是過去的原始時代。

 

 

 

13/01/27 陳贇 (上斌下貝) 中庸思想的論述

 

陳認為中國以中庸思想為主有別于西方思想。此與我原初社會沒有二級社會上思想與社會活動空間的開發孔子一生中魯國四五次動亂結果都不利于開始首先採取極端行動者即有利于中間路線也是原初社會頭人政治無權威而不得不站在中間觀望這一習俗的延續。中國農村在微小的縣衙門下處在一種准原初社會下族長紳之流大多也沒有對權威可以依賴而是起原初社會頭人政治的作用少數士紳同時起政府與村民橋樑的作用他們也沒有採取極端行動的權力資本不得不遵循中庸思想。

 

陳的有關文章1) 為什么真正极高明者總是道中庸?《中庸》的思想之展開

 

(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philosophy/2013/0124/734.shtml)

2) <中庸>的思想》導 言與序言(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