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8/2

 

徐復觀1904年-1982年)原名秉常,字佛觀,後由熊十力更名為復觀。中國湖北浠水縣徐場鳳形灣人。徐復觀是新儒學的重鎮,對中國文化和藝術也有許多獨到的見解。

 

語錄.「孔孟之道,只不過教人以正常的人生態度,及教人以人與人正常相處的態度。甚至可以,孔孟所建立,所要求的上述正常的態度,只有在真正的社會主義社會中才能普遍的實現。」《徐復觀雜文 3 記所思》一九八零年臺灣 時報書系242再版,頁七六。

 

百度百科徐复觀在先秦兩漢思想史研究方面頗有建樹。主張要在中國文化中找出可以和民主銜接的容,力圖揭示歷史上個人主義与專制政体、道德与政治的對立和沖突。強調對中國封建專制主義与傳統思想文化應加以區分,認為儒家思想在長期專制壓迫下必然會歪曲和變形,明專制政体壓歪和阻隔了儒家思想的正常發展,卻不能儒學就是專制的¡°護符¡±。認為中國傳統思想始于殷周之際,以人性論為其主干,而孔、孟、老、庄及宋明理學家的人性論就是中國人性思想的主流。提出一种不同于宗教恐怖望意識的¡°患意識¡±概念,認為正是在這种患意識的激發下生了中國的道德使命感和文化精神,它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在他看來,人類文化的三大支柱¡ª¡ª¡ª道德、藝術、科學中,中國文化在源遠流長的道德精神和藝術精神方面体現了中國獨特的人文精神。

 

《中國藝術精神》,整部著作以第二章為綱,重在探討庄子為藝術而藝術的¡°純藝術精神¡±,結論為中國繪畫藝術實由庄學一路開導而出,給讀者以頗多示。

 

: 中國人性論 作 者:徐复觀 出版社 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05 ISBN: 9787561744437

 

2013/8/2

 

读:耿宁:意識統一的兩個原則:被体驗狀態[1]以及諸体驗的聯系

[瑞士]耿宁/ 倪梁康/ 耿宁/

(原載《世界哲學》2011年第1)

。。。

 

四、結語

因而我們具有兩個完全不同類型的意識統一原則,或者也是自我統一原則。一方面是体驗的一個關聯、一個聯系,無論是作為主觀身体的感知系統(此刻我還不想在這個單純感性的層次上使用¡°¡±這個詞),還是作為在當下化中的自我形式,另一方面是在原樣式(原本)中的被体驗狀態的特征。聯系、關聯允許一种¡°或多或少¡±(mehr oder weniger);原本被体驗狀態的特征要么存在,要么不存在,這里有一种¡°或全或無¡±(allesodernichts)。我們在哲學討論中所理解的¡°¡±¡°我的体驗¡±,大致是從這兩個源泉中獲得滋養的。

自我聯系可以自身消解,無論是同時的体驗,還是在演替中的体驗。我在昨夜夢中曾体驗到的東西,并不需要与我現在体驗到的處境處在有意識的聯系中,我也許根本無法回憶起它。這同樣适用于許多我以前曾体驗到的東西。我的自我聯系是一個不穩定、不清晰的圖像。我的現時体驗的意識聯系有弱點,它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自身消解,以至于就像在我的歷史中一樣,我也在我的當下中是一個多數。在這個意義上,我有可能是多個自我。

然而,這些聯系、這些關聯的消解,也包括同一性的消解,并不意味著兩方面區別的抹消:一方面是那些原本被体驗到、曾被体驗到和可被体驗到的東西,另一方面則是那些不是原本被体驗到、曾被体驗到和可被体驗到東西。原本被体驗之物論證著在本己的和与异己的東西之間的區別,這里還不考慮所有實際的聯結及其消解。因此可以將它稱作自我統一的區分性原則,而關聯原則卻在意識中制造出各個不同种類的自我統一(自我聯系)(統一性原則)。我覺得在今天關于人格同一性的¡°分析¡±討論中注意到這個區別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正如德里克帕菲特對人格同一性的思考尤為清楚地表明的那樣,根据實際意識聯系的相對性來拒絕絕對意識統一或自我統一的做法也導致了對一些區別的解体以及最終的模糊化:首先是在我体驗到的和未体驗到的東西之間的區別,隨之也包括在我曾做和未曾做的事情之間的區別,并且也包括我將會体驗到和不會体驗到的東西之間的區別。例如帕菲特在涉及本己過去時談到一系列的自己(selfs)(我過去的自己、我過去的自己之一、一個祖傳的自己),它們漸次地過渡到不是我的自己(not myself)之中,并且逐步減少我對它們行動的責任,正如另一方面那些深入到未來之中的義務与允諾會隨我的實際心理學聯系的不同而改變它們的分量一樣:¡°可以根据心理學聯結的程度〔〕在不同的演替的自己之間做出區分。由于聯結是一种漸次的事情,這些區分便是听任話者隨意做出的,并且可以隨語境不同而發生變化按照我所建議的話方式,我們將¡®¡¯和其他的代詞僅僅用于那些在我們話時我們与之具有最強的心理學聯結的生活部分。如果這些聯結明顯地減少¡ª¡ª如果發生了一個重要的性格變化、生活風格變化或信念与理想的變化,或者通過某個明顯的記憶喪失¡ª¡ª,我們就可以:做這事情的不是我,而是一個以前的自己。¡±[15]

我覺得這里存在著一种根据另一個自我原則而對這一個自我原則或統一原則的掩蓋和蔑視。帕菲特在他對人格同一性的看法中訴諸于佛陀。[16]

在佛教的大多數學派中,一個獨立精神實体意義上的自我都是被拒的:人是一個身体和心理的复合¡°積集¡±(蘊,Skandha)。這個聯系連續地构成自身并重又消解自身。就此而論,佛陀是贊成帕菲特的。但另一方面,佛陀也十分激烈地反對他。一個過去的行為(業,Karma)曾是我的(本己的),還是不曾是我的,這是十分明顯的;我現在做什么,我現在如何生活,這對我未來的生活是有后果的,而且什么是我不同于他人生活的未來生活,這是很明顯的。這里存在著一個非此即彼。在佛教哲學中,一方面是業的學,另一方面是無我(沒有對的自己)的學,它們的共存确實引發了不少頭痛。但這兩种學同時都能得到堅持,或許就是因為它們最終并不會构成任何矛盾,而是代表了兩個不同的自我原則:不存在對的自我聯系,這并不意味著,在我体驗到的東西与我沒体驗到的東西或他人体驗到的東西之間、在我做的事情与我沒做的事情或他人做的事情之間不存在對的區別。

(耿宁,Zwei Prinzipien der Bewusstseinseinheit: Erlebnis und Zusammenhang der Erlebnisse¡°載于Facta Philosophica, 2000, S. 51-74作者工作單位:瑞士伯爾尼大學哲學系,譯者工作單位: 中山大學哲學系)

 

2013/8/2

 

读:羅布里曼論藝術与交際(http://www.zhongguosixiang.com/their/2013/0801/1537.shtml)

 

沒有交流,就沒有愛情,也沒有友誼,也沒有共同体的感覺。愛情、友誼和共同生活的質量都建立在交際質量之上,¡°我的确相信藝術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人生的本質是交際藝術;有能力表達自己的觀點,有能力理解自己的感情,也有能力交流自己的体驗。¡±

藝術是我們表達最深刻的情感和体驗的唯一語言。數學做不到,經濟學做不到,技術也做不到,因為它們沒有可表達的容。當你在真正的生活中出現第一個体驗時,如你深深地愛上一個人,或你剛剛失戀,或你第一次遭遇死亡時,你遇到的是詩歌、音樂、小等,你能從中讀到自己的体驗。¡°是啊,就在這里,我并不孤獨。我不是第一個遭遇這种情況的人。那明明就是我的感受。¡±所以你可以對人們¡°听听這個,讀讀這個,看看這個,這就是我的感受,這就是我的樣子。¡±這是一种巨大的解放。這就是我們作為人所需要的交流。

譯自:The Meaning of Words: Rob Riemen on Art and Communication

http://www.openlooppress.org/interviews/rob-riemen/

 

2013/08/03

重讀: 安德森 "中國古代國家起源"的文章, 頗有感觸: 作者精細的觀察與分析全部基於二級社會物質層面的可見事實, 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同社會層次二級社會不同方向的思想更談不上美學社會秩序的考慮。

 

2013/8/3

井底望天美國的夢碎。及其他一篇博克文章。

 

作者生于貴州九十年代初出國到歐洲北美等後定居于舊金山2009年前住聯合國總領事審核批准下在國出版¡°大國的游戲¡±一書書後幾章討論中國原來的親密國家如巴基斯坦阿富汗阿拉伯等都經歷了深刻的社會變化。

 

作者以一種網路調侃語氣寫作如稱習近平為習哥等但引用廣泛的材料數據以及權威作者的書文﹐值得注意。

 

2013/8/5

監獄地獄詞義區別與中西文化差異

 

1

這樣就要回到魯迅先生准風夜談提到西方人在監獄中爭取自由即他們在自己用語言建造的二級社會這一監獄中不斷爭取自由自文藝復興開始的五百余年的歐洲近代化的歷程中他們擺了教會的宗教束縛建立的代議制的議會先後給了婦女與黑人的選舉權工人運動爭取到窮人的富利與最低生活保障如此等等。可謂成勣顯著舉世共睹但上個世紀北美自殺率仍增加了一倍之多。和歐洲相比美國窮富差距大也是美國在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領頭的動力來源之一他們美國人的宗教熱情也非常高在馬克思主義看來他們這樣需要宗教的鴉片作用心痛苦也可想而知了。所以西方人建的是人間監獄就不僅僅是哲學家的夢話了。在若大的人間監獄裡生活又數百年來夜以繼日地爭取改善幸福與苦難的夢想境界就留給宗教的天堂與地獄了。

中國農村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才最終告別准原初社會生活的現實無數事實表明原初社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理想的社會象原初社會那樣適合人類生活的理想二級社會可能還遠未到來在中國某些年輕人夢寐以求的西方世界充其量不過是准許成員有權爭取改善的人間監獄罷了。

 

如果這裡稱中國歷史上農民居住的農村准原初社會為准理想社會等歷史上人口死亡過半的週期性大動亂把他們從理想社會般的准原初社會一下子帶到二級社會的災亂顛沛流離與尸骨遍野。在這個意義上作為中國歷史上大多數人中國農民不過來往于天堂與地獄之間而已。既然天堂與地獄是他們的現實生活他們就用不着創造天堂與地獄的神話了也就用不著基於天堂地獄教的西方宗教了。

 

2 下邊現象學文章提示西方哲學史可看作這樣一個用語言建造監獄的過程與中國哲學史相比西方從柏拉圖亞裡士多德開始就一邊追求概念的清晰與準確一方面不斷建立龐大的哲學體系一個接一個最近才出現以分析語言的所謂分析哲學出現結論兩千多年來的種種哲學體系全部是語言發展的副本質是語言游戲而已。

 

2013/08/07

象學的构成与中國古代思想(作者﹕張)

 

作者介紹現象學的概念與本質的分析可讀現象學是超越理性主義哲學與經驗論哲學之後更接近本質的一種哲學﹕拋去主觀客觀的分別認為主體觀察客體之前先有意向(有沒有意向的大腦活動)而意向即已經含有意向之客體即回到主客未分的原初境界。作者認為儒道講的仁與道即這樣一種渾通的一種原初境界。

 

柚聲道家之道是超越一切的概念也同時超越現象學概念。道非精神非物質人類精神與物質為道創造為道表象而道又于世外獨立存在道本身有心靈性人的思想活動乃是這種無所不在的道的一種體現而已。

 

寫一篇¡°由兩級社會概念看西方現象學¡±的短文(百科哲學字典外加本文為參考文獻)

 

引文¡°中國古學并不是達不到概念哲學的高度,它之所以¡°沒有概念化¡±,是因為它的那些深受¡°變易中的天道觀¡±影響的主要流派從一開始就對于概念抽象的缺陷有一种几乎可以是天生的敏感或反感,并因此而求助于¡°构成¡±的方式。在先秦的儒、道學中,有一种很獨特的怀疑態度或¡°懸置態度¡±¡±

 

¡°也正是出于這种現象學和解釋學的識度,他將古代的¡°信天游¡±¡°爬山調¡±一類的¡°¡±視之為¡°無邪¡±¡°¡±,在¡°¡±樂中体驗到¡°盡美又盡善¡±的境界。¡±(柚聲老子把原初社會生活方式提高到哲學高度孔子美學高度)

 

¡°概念化哲學是建立在某种現成的、抽象的¡°什么¡±之上的,而現象學和中國的儒學道學所提示的則是純构成的發生境域。¡±

 

2013/8/10

讀網上故事《文革親歷者李干:十年中我是如何淪為殺人犯的》

柚聲年輕人有與農村准原初社會人有相同的人生社會位置與原初社會較近與人性不遠。而人性之一即不殺人。作者李干在文革中領頭殺人而後坐了十八年監獄講了自己殺人過程中的心理活動。在中學革委會成立後第一個決定就是要殺人本來要殺五個人的是眾人革命激情中集體決定的。但在這一過程中李干腦海中響起¡°人命關天¡±的話三次退縮都意外地得到其他人的同意明其他人也有類似思想情緒活動。是人性的直覺戰勝二級社會理性的例子。

 

網上原文字

近日,大陸媒体《江南》雜志2013年第三期,刊登了《文革親歷者李干:十年中我是如何淪為殺人犯的》文章,李干在回憶錄詳細還原了發生在1967年的武漢¡°125¡±事件,他對¡°文革¡±真相進行反思,表示要再一次對所有在¡°125事件¡±中受到傷害的人,深深鞠一躬,或許更應該跪下。為此事件他也曾蹲了十八年的牢獄。

作為¡°文革¡±最直接的參与者,李干詳細回憶了那場惊心動魄的殺戮是在一种瘋狂的革命理念指導下發生的,原本互為比鄰和平相處的兩座中學,因對文革的理念不同互相仇恨,相互斗毆、廝殺。1967124日,湖北武漢紅旗中學革委會成立,以¡°鎮壓流氓¡±¡°為民除害¡±為名,在聚眾開會時情緒逐步升級,最終決定除掉對方的頭目,擬定¡°死亡名單¡±,并在午夜時分行動,按名單殺人。

革命運動致民眾相互仇恨 敵對情緒升溫出殺机

1967124號,紅旗中學革命委員會成立(湖北省武昌實驗中學在文化大革命中改名為紅旗中學)。事后有個戲謔的法:124不是一個吉利的數字,它的諧音是¡°要爾死¡±

此前,隔壁二十二中的一伙人洗劫了紅旗中學華僑儲藏室,放火將辦公大樓付之一炬,与紅旗中學互相仇視,相互群体斗毆、廝殺不斷,成為敵對關系。

晚上,新成立的革委會聚集許多追隨者開會,李干是革委會兼管安全保衛的委員,參加了會議。大家得到消息,是二十二中那伙人的頭目庄洪運、孔威、傅強、丁洪寶等正在集結,還請來了武昌區的流氓頭子韓轉運。

最終傳來消息,孔威、傅強等人离開二十二中回家了。一部份人的心立即松弛下來,有人馬上就想离開。

但是,有一部份人覺得把人集合起來一次不容易,不能就這樣算了。

有人建議到家里去把他們抓來,有人更加激烈地建議,抓人太費事,不如打死算了。

會議室里一下靜下來。這個提議太突然,也太震撼,大多數人沒有這個思想准備。在此之前,大家只想把這伙人痛打一頓了事,從來沒有想過要他們的命。

李干心理斗爭很激烈,正在猶豫,突然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北航紅旗把李井泉的儿子打死了,一點事也沒有。畢竟人命關天,李干還是很猶豫。不過,從這一刻開始,¡°人命關天¡±這一古訓在他心中的位置開始動搖了。

有人介紹,漢口那邊有几個學校的流氓打著造反派的旗號,搞了一個五校聯防,為非作歹,新一中對他們一點都不手軟。

大家七嘴八舌地議論,什么對流氓就要鎮壓,要為民除害,情緒開始升溫。

李干的情緒也隨之高漲,主張動手殺人。

共同擬定死亡名單

大家開始羅列名單:

孔威,這伙流氓的¡°頭頭¡±,最坏,擒賊先擒王,首先要打掉他。

傅強,除了孔威就是他,坏點子最多,狗頭軍師。

庄洪運,最得力的打手,每回鬧事都是他沖在最前面。

丁洪寶,他和庄洪運是哼哈二將,也是一個凶殘的打手,丁洪寶不能放過。

還有。有人提到了自己痛恨的人。

他就算了,只是一般成員,馬上有人發言否定。

在李干的主持下,大會最后決定除掉孔威、傅強、庄洪運、丁洪寶四人,午夜十二點開始行動

 

思想斗爭:從死亡名單中減去一人

李干心深處有一种隱隱的焦慮在慢慢往外滲,總覺得有什么問題而不安起來。突然覺察到是¡°人命關天¡±的古訓在心深處的某個角落不安地躁動,按都按不住。李干反覆思考,認為決定有點突然,不是初衷,但最終他那套革命的流血理論占了上風。讓李干焦慮不安的,不過是槍斃四個人多了,要減。李干找到符軍,一起到了革委會另外兩個委員何儒非、柳英發住的寢室。

屋子里只有他們四人。李干講了對行動的具体安排后,庄洪運已經挨過打,教訓的也差不多了,會有所收斂,是不是可以把他從名單上拿下?

沒人有异議,他倆簡地用一個¡°¡±字作了回答,几乎連想都沒有想。符軍也連連點頭。他倆詳細問到行動一些具体細節,李干一一作了回答,他倆一再叮囑要注意安全。

死亡行動之一:朝孔威開了十一槍

午夜十二點,四十多個同學准時在后操場集合。四周一片寂靜,只有陣陣北風嗖嗖地襲來。

隊伍排成兩列出發,領路的同學走在前面。偌大一座城市似乎已經酣睡,路上看不到行人,只有偶爾從遠處傳來的零星槍聲在提醒人們現在的夜并不平靜。行至漢壽亭臨街的一處住房,兩層樓,三棟連在一起。孔威住在中間一棟二樓臨街的一間,這棟樓有前后兩個門。只要把這兩個門一堵,孔威插翅也難逃。

李干開始叫著孔威的名字,敲那老式帶上下轉軸的木板門。

終于有了回應,開門的是一個披著棉襖的老太太。從熱被窩爬出來,她一臉的不樂意,沖著李干,這么晚了還來做么事?她突然看見李干手里拿著槍,還想什么的嘴立刻閉上了。

方興國先發現了孔威的住房,開槍打到了他。

李干赶緊朝前走了几步,看見地上坐著一個人,身邊一把長長的馬刀,在幽暗中發著寒光,正是孔威。几乎是抵著他的人,李干連連扣動扳机,也沒有數開了多少槍,直到再扣扳机沒有了反應,轉身走出大門了聲:撤。

李干清點子彈夾和上了膛的子彈數目時,才發現他朝孔威一共開了十一槍。

死亡行動之二:受害者母親凄慘的喊聲無助地在夜空中飄蕩

傅強的家离學校比較近,就在御碑樓,隊伍很快就到了。

符軍上前敲門,李干和方興國站在一旁。稍稍僵持了一下,門開了,一個大媽走出來,隨手又把門關上。

著符軍看了一眼,在猶豫中還是讓開身子推開了門,屋里沒開燈,她朝里面指了指。

順著她指的方向,藉著外面路燈的余光,李干隱約看到一張單人床,朝這單人床走去。大概是看到有人過來,睡在床上的人坐了起來。李干怕搞錯,就先确認一下,走到面前問是不是傅強?那人點點頭,一臉的木然。

李干心里突然生了一絲猶豫,握著那支子彈上膛手槍的手有點沉,他開始希望傅強開口句軟話,句過去的一切只不過是場誤會。這樣,李干會松開槍,拍拍他的肩膀這次放過你,然后調頭走人。他著傅強看了至少十秒鐘。

一時間屋子里悄然無聲,傅強始終木然地望著他,沒有任何想點什么的意思。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李干耳邊又響起關于革命和流血的言論,心中的仇恨漸漸凝聚,行動的決心在飛快地恢复。

一、二、三。李干著傅強的眼睛,心里盡量緩慢地數完三下,掏出手槍几乎抵著傅強的腦袋就是兩槍,對方沒吭一聲就往后倒在床上。傅強的家人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一時惊呆了。等反應過來,李干一伙人已經出了門,迅速撤出了這條巷子。

一個惊天動地的喊聲從后面傳來:他們殺了我的儿子。在冬日的深夜,這聲音十分人,讓人心里發毛,顯得那么無奈和凄涼,無助地在夜空里飄蕩,鑽進它能經過的每一個角落,四周沒有一點回應。

死亡行動之三:臨時取消

這次行動干淨利落,大家都有點興奮。符軍又領路往丁洪寶的家走,准備去完成最后一個任務。

李干的步卻開始有點沉,¡°人命關天¡±的古訓不知什么時候從什么地方又冒了出來,可能是傅強母親那一撕心裂肺的喊聲喚出來的,也可能是它一直就沒有离開。¡°革命的需要是最高的法律!¡±什么都不能和革命理念發生沖突,在革命面前什么都要讓位:列宁的話卻也開始在耳邊回響,怎么辦?

隊伍繼續朝丁洪寶的家行進,速度越來越快,几乎是在小跑,李干的心跳也越來越快,心的沖突也越來越激烈。理智告訴他,打掉孔、傅二人已經了,這個行動應該而且必須停下來。

情急之中,李干心里突然閃現一個主意,叫停隊伍,快步走到符軍跟前,用大家都能听到的聲音問:打掉孔威、傅強后,剩下的這些人還敢不敢危害文化大革命,跟我們作對?

誰也沒有想到李干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尤其是符軍。但大家都明白這個問題的用意,符軍的回答將影響下一步的行動,大家一下子都看著符軍。

符軍在足足有十几秒的遲疑后,終于話了:估計不敢了。

李干立即:那好,回校。罷,讓隊伍調轉了頭,沒有人反對。雖然事先有几分把握,但真正落實后,他還是有一种如釋重負的感覺。

(責任編輯:古春秋)

 

2013/8/10

重讀陳贇(上斌下貝)﹕音樂、時間与人的存在¡ª¡ª對儒家¡°成于樂¡±的現代理解

陳氏將¡°興于詩,立于禮,成于樂¡±之成于樂﹐解釋成一種永恆的時間維度。只有通過音樂,一個人格才能達到完成的終极境界。

柚聲﹕我不同意作者將音樂單獨出來的做法﹐認為聲音﹑視覺影像在作者說的¡°形上心靈感悟¡±方面說來﹐是相同的﹐沒有區別。在孔子時代﹐韶樂使孔子靈魂深處為之觸動﹐但現代小說出現時﹐被廣泛認為有一種宗教作用﹐稱為小說宗教。如果人類主體意識是一種基於語言的文化建構的話﹐時間也是一種語言建構﹐至少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的時間概念有本質的不同﹐有語言社會與沒有語言的社會(動物社會)的時間概念有本質的不同。動物﹐可能也有回憶以及記憶中各種意象的整合﹐也會用以往的記憶與經驗來想象﹐以至於它們也會在困境中想出辦法解決問題。 這種動物想象過程與人類用語言思維而作周詳的計劃﹐有本質的不同﹐後者才有真正意義上的時間概念。

 

以下為引文﹐主要為徐復觀﹑黑格爾等人的話。

作者說﹐¡°因為,視覺視野的主体對于這個當前場景的把握,只是一种不參与的旁觀、靜觀。。。。可見,圖像化視野培育了一种純粹抽象的理論性態度。¡±(柚聲﹕情景交融有作何解﹖)。。。。¡°這种幻覺產生的原因,就在于¡°我們的醒覺意識目前只被一种感覺所控制,完全适應于眼的世界¡±,¡°使我們的一切感覺印象适應于視覺印象并按視覺印象來整理¡±。(斯賓格勒《西方的沒落》,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91頁。)¡±

王船山說:¡°知聲而不知音,禽獸是也,知音而不知樂,眾庶是也。惟君子為能知樂¡±。¡°成律以和之謂樂,孤清悅耳之謂音¡±。。。。¡°樂¡±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快樂,在其中人們感受到的是一种由衷的歡樂,這种快樂使人感受到一种提升自己和淨化自己的要求,在最為本質的意義上,樂(音¡°洛¡±)是一种形上的愉悅,換言之,它是心靈的愉悅,而不僅僅是感性(小体)的滿足。¡±

 

黑格爾說:¡°這兩种藝術所用的音調是在時間上綿延的,它們具有一种單純的外在性,不是用其它具体表現方式可以表現出來的。在空間上并列的東西可以一目了然,但是在時間上這一頃刻剛來,前一頃刻就已過去,時間就是這樣在來來往往中永無止境地流轉。就是這种游离不定性需要用節拍的整齊一律來表現,來產生一种定性和先后一致的重复,因而可以控制永無止境的向前流轉。音樂的節拍具有一种我們無法抗拒的魔力,所以我們在听音樂時常不知不覺地打著節拍節拍顯得是純粹由主体創造的,所以我們听到節拍時馬上就得到一种信念,以為這种按規則去調節時間只是一种主体的作用,這就是說,這种純粹地与自身一致的原則反映出主体自己在一切差异情境和變化多方的經驗中自己与自己的一致和統一的往复重复。因此,節拍能在我們的靈魂最深處引起共鳴,從我們自己的本來抽象的与自身統一的主体性方面來感動我們。從這方面來看,音調之所以感動我們的并不在心靈性的內容,不在情感中的具体靈魂;使我們在靈魂最深處受到感動的也不是單就它本身來看的音調;而是這种抽象的主体放到時間里的統一,這种統一和主体方面的類似的統一發生共鳴通過節奏和韻,感性因素就跳出它的感性范圍¡±。(《美學》第一卷,北京,商務印書館,1996317-318頁。)

 

徐复觀對此進行了分析:¡°情深,是指它乃直從人的生命根源處流出。文明,是指詩、歌、舞,從极深的生命根源,向生命逐漸与客觀接触的層次流出時,皆各具有明确的節奏形式。樂器是配上人身上的明确的節奏形式而發生作用、意義的。經樂的發揚而使潛伏于生命深處的¡®情¡¯,得以發揚出來,使生命得到充實,這即是所謂¡®气盛¡¯。潛伏于生命深處的情,雖常為人所不自覺,但實對一個人的生活,有決定性的力量。在儒家所提倡的雅樂中,由情之深,向外發出,不是象現代有的藝術家受了弗洛伊德(S.Freud)精神分析學的影響,只許在以¡®性欲¡¯為內容的¡®潛意識¡¯上立藝術的根基,与意識及良心層,完全隔斷,而使性欲壟斷突出。儒家認定良心更是藏在生命的深處,成為對生命更有決定性的根源。隨情之向內沉潛,情便与此更根源之處的良心,于不知不覺之中,融合在一起。此良心与¡®情¡¯融合在一起,通過音樂的形式,隨同由音樂而來的¡®气盛¡¯而气盛。于是此時的人生,是由音樂而藝術化了,同時也由音樂而道德化了(????)這种道德化,是直接由生命深處所透出的¡®藝術之情¡¯,湊泊上良心而來,化得無形無跡,所以便可稱之為¡®化神¡¯¡±。(徐复觀《中國藝術精神》,沈陽,春風文藝出版社,1987年,23-2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