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10: 讀陳贇的两篇文章

随思考而阅读,以求开阔眼界;

随阅读而思考,以开拓两级社会理论的应用!

 

2013/01/25 陳贇《音樂、時間与人的存在對儒家成于樂的現代理解》

(http://www.confucius2000.com/confucius/drjcyldxdlj.htm)

 

對原初社會的人們來說﹐時間是一曲永恆的音樂﹐有如萬里長江﹐源遠流長﹐有時代的洶湧澎湃﹐也有個人的小橋流水﹐叮咚于人類的心靈﹔空間是一副三維的畫卷﹐既有宇宙的魅力﹐天地無言之大美﹐又有人間的溫情脈脈。

 

2013/01/26

陳贇 《語言的轉向与現代境況下人的解放 》(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1709)

 

 陳先生原文開頭說﹕ 

現代思想進入到了一個被稱之為語言的轉向(linguistic turn)時代,不僅語言构成了哲學的核心論題,而且世界与實在的秘密被認為最終深藏在語言的秘密里。維特根斯坦斷言:全部哲學就是語言批判。

 

現代人終於認識到人類數千年來用語言與觀念來構建現實並同時以此構建人造二級社會與人類自己的事實。陳先生回顧人類歷史說﹐人類開始時將語言看成與其他事物一樣的實體﹐對原始人來說﹐語言構建的虛幻與現實一樣重要。後來﹐人類才認識到語言僅僅是人類的一種工具。拿陳先生的話說﹐語詞与實在的關系經歷了從合一到分离的過程。對現代人來說﹐在通過語言和文化的作用,至少具有了三個次:事物本身、作為語言所指的個事物以及個事物的語詞。 

  

比方說樹這一概念﹐樹首先是自然界存在的樹本身﹐其次才是人類所認識到的樹。這二者的差異一般人可能沒有認識到﹐以為它們是一樣的﹐其實其間有本質的差異﹐如我們一聽到樹就會想到公園或我們屋前的樹﹐想到樹木可以砍來做傢俱。另一方面﹐樹下草叢中的蚯蚓之類就把頭上的樹看成天了。可見我們說的樹並不等於自然界裡樹本身。至於第三種﹐作為詞語概念本身﹐則至為重要﹐因為人類可以用無數的詞語概念連接起來﹐創造文學作品﹐如小說﹑戲劇﹑詩歌等。人們讀一部動人的小說會如痴如狂﹐以其中人物寶玉﹑黛玉自許﹐看到自己讀過的書被焚燒﹐會全身投入火中說﹐你們要燒死我的寶玉了﹗

  

這些如痴如狂的讀者淹沒在億萬人民的海洋裡就算不了什麼了。但如果億萬人民將小說裡的虛幻化為人類世界的現實﹐把世界上的大多數人變的如痴如狂﹐就是災禍了﹐這在五六千年的人類文明史中屢見不鮮﹐就是陳先生所強調的﹕言的解放已人的解放的最基本的形式。 

 

我這裡從原初社會與二級社會的概念重新梳理陳先生論文﹐就會發現﹕遺傳編碼與人造社會的分型會使陳先生的論述更加清晰可見﹐猶如將幽暗中的事物聚焦于強光之下﹐也使陳先生文中疏忽而未能展現部份得以更清晰地展現在讀者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