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14:爱因斯坦的办公桌

 

 

随思14:爱因斯坦的办公桌

 

此照片是爱因斯坦死后第二天拍照存档的照片,显示爱因斯坦整天工作的桌面上凌乱不堪。据说,这是那些独俱天才者常见情况,像你我一样的庸夫俗子才注重仪表,做事想事一味迁就社会世俗,哪还有天才可能?这也合乎本博克两级社会理论的原理,人类文明不是原初社会式的遗传规定,而是背叛人类天性的远征。我们都是二级社会文化的产物,或者称为人造之人,是亿万前人集体创造了孕育我们的文化,也集体创造了我们。

 

当我们忘掉我们所学到的一切,我们的脑子进入象学龄前儿童的状态,面对有无数可能性的广阔天地,不再陷于某一文化传统的泥潭。我们都听说过类似的故事,说某一科学家想解决一个难题,日夜加班,毫无解决的希望。他酣然入睡,却在睡梦中获得问题的答案。睡眠松解了文化传统对他的束缚,使创造性思维变得容易。据说,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科学家们说:他们的发明创造都是在三 B 做出的,而三 B 代表床上,浴缸里,与公共汽车上(bed, bath, bus)

  

另一个天才人物的突出特点是他们直系亲属中,精神病患者较常人高,而某些天才人物本身也常有轻微精神病行为。二战期间,英国的丘吉尔与法国的戴高乐都是力排众议与逆流而上的天才人物,二者都以非同常人的人格行为著称。戴高乐是有名的神经质,而丘吉尔患有躁狂抑郁精神病。为什么我们的天才人物如此偏离常人呢?这是我们人造二级社会所决定的,人造社会偏离人类天性,又要急剧发展,只能开发人类的周边潜能,如勤劳、纪律、勇敢等极端品质,让我们整天像蚂蚁一样卖命工作与相互争斗,同时也大量需要天才式的边沿人物,即处在正常与异常之间的边界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