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16:东西方不同的历史观():对二战战争罪犯的不同态度

 

据美联社报导,89岁的美国人约翰布瑞耶尔(Johann "Hans" Breyer617在美国费城的家门口被捕,原因是在二战期间曾担任纳粹集中营警卫。法庭裁定他被拘禁,并不许保释,但要等八月下旬才开庭审理。 他的逮捕令是由德国法庭签发

 

在过去几年里,德国曾要求美国遣返他,但美国没有同意。2003美国法院判决他可以呆在美国,理由是他当年加入纳粹党卫军时未成年,他的母亲出生于美国,移居欧洲后生了他。布瑞耶尔承认二战时在奥斯威辛担任警卫,但他表示自己并不在集中营值班,所以与被杀害的150万监禁者(其中很多是犹太人)没有关系。

 

现在德国方面得到更多的证据证明他有罪,说:这些判决还是应该由德国来做,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将那些大屠杀的罪犯们绳之以法。迟来得正义也比不来的好。

 

本博客在四月4-17日的观察中国历史的一个特殊视角﹕败于内与败于外以及去年十二月14日博客从宋襄公坚守作战规则而败于楚看东西方战争文化的不同等文章详细讨论中西方历史的不同发展道路。起源于地中海文明的西方欧洲文明是一个更明显的战争不断升级史,几千年下来,基督教文化的欧洲至今四分五裂,走了一条不断败于内的同时急剧向外扩张的道路;中国把西方这几千年的战争升级史压缩在二百余年的中国时期,而战国前后各有两千年的稳定期,秦汉之后走了一条对自家人严加防范的不断败于外的道路。这造成东西方截然不同的历史观。

 

德国战后几十年来不断在全世界范围内搜寻那些纳粹犯罪分子,说明西方人在历史面前有世界的开阔眼光,也有更长远的线性历史观,即前后一致的所谓历史进步观。89岁的美国人约翰布瑞耶被捕不过是近年来众多如此案件的一个,也有同样多的加拿大人被抓回德国。

 

我想,二战期间日军在中国境内也一定犯了同样的罪,范围更广,恶劣程度更严重。中国历史课本上说的日军三光政策,就是日军到一个村庄要把那里的人全部杀光,财物全部抢光,房屋全部烧光。这样的军队行为,到世界任何地方,都是犯罪,军队不得针对平民百姓。犯有这样罪行的二战日本军人是否也像上述德国二战集中营警卫那样战后化妆逃跑,几十年后还有被发现而遭逮捕的命运呢?显然不是:日本人没有追究,中国人也没有追究,中国人甚至也达不到这样精确与细致程度的记忆来追究这些细节。这反映东西文化的不同,线性历史观的不同。

 

我清楚记得,七十年代中日关系解冻时,日本领导人初次来访时为日军侵略道歉时,当时人民日报登载毛主席要感谢日本的话。毛主席说过,他的成功有赖于蒋介石与日本侵略。毛主席这种把涉及世界六大洲的二战局限到中国国内,并局限到国共党派之争的言语,并非限于他本人。中国人几千年来的传统就是把个人家族历史记得清清楚楚,不管外界的事。我所听到的负面议论就是,中国应该在世界事物起更积极的作用,不应在联合国经常投弃权票。话又说回来,两次世界大战是西方这种积极参预的世界眼光引起的,面前世界生态危机也与西方这种积极的线性世界观有关,而与中国自管自家争斗的眼光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