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17:胡堆乱吟赠别/不同时代文化造就不同的人

 

胡堆乱吟赠别

 

窗前槐花幾度開﹐

耳畔鐘聲頻頻來。()

六年同學情如織﹐

子規晴雲催歸去。

往事憶來縷縷絲﹐

盡如昨夜夢中事﹕

春風楊柳幾多情﹐

窗下斜陽讀書聲﹔

田間斜經遲遲步﹐

話語綿綿徒持書﹔

窗前賞盡中秋月﹐

床下道遍天下事﹔

漫山遍野銀界裡﹐

雪花飄處始雲志。

今離去﹐

幾相逢﹖

東風春雨花正濃。

君不聞﹕

無為兒女沾巾事﹔

君不嘆﹕

風嘯嘯兮壯別情﹔

君不睹﹕

萬里長空鷹展翅﹔

君不見﹕

千里春光萬馬騰。

說什麼﹐

天涯知己比鄰中﹐

多麼頹廢不好勝。

只願的﹕

不見長江滾滾去﹐

但見黃河天際來﹔

不見東風龍歸海﹐

但見雛鳳又凌空。

還記否﹐

曾狂言﹕

願作山顛玩命鬼﹐

不願溫室福中生﹔

大大列列無志士﹐

柔柔情情不丈夫。

志兒上馬千里程﹐

離別自有離別情﹔

縱然亦許永別日﹐

但作課後別與逢。

天涯海角何相礙﹐

共為社會主義聲。

往日同騎竹馬者﹐

誰知他日幾英雄﹖

不願飛穿鴻飛雁﹐

但願喜訊逐春風﹔

不願所謂高潔士﹐

但願豪情貫永生。

 

(註﹕當時學校每堂課五十分鐘左右﹐然後有十分鐘的課間休息。每堂課開始與結束均有人敲鐘作為信號。)

************************

 

随思17:不同时代文化造就不同的人

 

作者按﹕1963年我高中畢業時﹐將一本書贈給要好的同學陳某﹐我在書的屝頁上隨手題了以下詩句﹐讀者讀後可知﹐並非精心之作。至今五十一年過去﹐抄于下﹐只字不改﹐以展當時的風貌與心情﹐或有社會學資料意義。當時已有文革前驅政治傾向顯露﹐學生心理首當其衝而受影響。與今天年輕人相比﹐有天壤之別﹐可見人心是時代的作品﹐也就是本博克兩級社會理論所講﹕人是社會文化的產物﹐也就是人類自己製作的產品﹐不過不是個別人﹐而是億萬人的集體朔造。

 

这首诗所表达的情感、志向以及人生态度都显示了时代特征,当然不是当时所有年轻人的心声,但至少可以代表相当一部分的心声,甚至是年轻人中多数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