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19﹕地球动物与人类行将崩溃的命运有救吗﹖

 

  随思19﹕地球动物与人类行将崩溃的命运有救吗﹖

 

我在参加今年的国际普世协会(ISUD)第十次会议稿子最后一段说到,

 

 这个地球上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种属的未来命运依赖于人类从目的导向的现代生活方式转成道家式快乐导向的原初社会生活方式。 

 

我这样写就是因为近年来各种传媒不断传播地球生态危机、动物种属灭绝以及人类面临崩溃的消息,而减少污染排放的国际会议又总是互相指责,争吵得不可开交,这些会议讨论的还是治标不制本的稍微减少点而已。 

 

一、地球动物世界面临物种消亡的大灭绝 

 

今年725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一个报告称,自公元1500年以来,有322种陆生脊椎动物已经灭绝,全球范围内,16%33%的脊椎动物面临威胁或濒临灭绝。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全世界人类活动和人口激增,是地球动物种类急剧下降的主因。世界各地的巨型动物,包括大象、犀牛、北极熊和其他无数物种数量大幅度下降;陆生无脊椎动物的数量也减少了25%,物种数量减少45%。无脊椎动物包括甲虫、蝴蝶、蜘蛛和蠕虫等。这一趋势和历史上的灭绝事件很类似,其中一次动物灭绝就是数百万年前一个流星击中地球所导致的恐龙与其他动物消失。 

 

二、现代文明在几十年内崩溃的趋势不可逆转 

 

美国国家社会环境综合中心的应用数学家莫帖夏瑞(Safa Motesharrei),在一批自然和社会科学家团队协助下,利用人类和自然动力学模型,对未来100年以后的工业世界发展状况进行了预测,探讨导致文明崩溃的各种压力。 

 

研究结果发现,最保守的计算下,世界也会快速走向最坏的结局,经济发展不稳定,地球资源供应日趋紧张,现代文明在未来数十年将走向崩毁。这一切会发生得异常迅猛。报告称,资源消耗增加和社会阶层分化是导致社会崩溃的主要原因 

 

按照两级社会理论来看,社会分层并不是人类文明走向崩溃的直接原因,人体分成器官、组织、细胞诸层次,人体系统历经数百万年至今没有一丝一毫的崩溃迹象。如果文明社会按照道家设想发展,分层也不会出问题。问题是西方战争文明强调物质,用社会分层来推动社会物质生产,而又缺乏内在调解机制,就是说:这一靠社会分层来推动社会发展的体系从一开始就没有设定限制无限发展的自我平衡反馈机制。 

 

在人类历史上,早已出现过多次人类文明从兴起到毁灭的过程。研究中列举了罗马帝国、印度的孔雀王朝(Mauryan)及笈多王朝(Gupta Empires)和统治美索不达米亚各王朝的衰败,都见证了一项事实举凡先进、精密、复杂和创造性的文明,都是脆弱且非长久不衰的。 

 

这就是近代西方学者如汤恩比等提出的文明生命现象,即一个文明也像其他生物一样有一个诞生、成长、衰老、死亡的自然过程。西方学者也注意到中华文明的持续性超乎寻常。他们不知道:毁灭是二级社会文明早期阶段现象,因为一种人造社会不可能开始就造得十分完美,又有其他不同文明的竞争,免不了灭亡的命运。而人类生来即有的原初社会是永存的,作为中国主流文化的儒道两家同以原初社会为理想,从而避免了西方文明的衰亡命运。现代中国被西方文明带到所谓现代世界之中,才有崩溃的命运。 

 

三、当今世界动物与人类文明危机道家老庄早已预见 

 

老子提倡小国寡民正是看到了二级社会的不可持续性,看到了二级社会的不可人为操纵性。庄子说, 

 

在上古时代,阴与阳和谐宁静地相互配合,1) 鬼神不干扰人事2) 四时变化与节令相合,天下万物不被杀伤。3) 人也不会早夭,人虽有智慧,却毫无用场。这就是完美纯正的太一境界(原文:当是时也,阴阳和静,鬼神不扰,四时得节,万物不伤,群生不夭,人虽有知,无所用之,此之谓至一。庄子缮性。) 

 

这是庄子用笔下的中华道学理想境界作对照,来讥讽当时战国时期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的局面,并非无的放矢。但也可用作区分东西方文化的一个标准,当然,实际社会只能是接近与背离上标准而已。

  

为便于对比,作者在庄子原话译文中插入了阿拉伯数码,并列出上标准的反面: 

 

1) 鬼神干扰人事;2) 自然环境受到损坏,气候变得不正常;3) 社会上心机盛行,人们因为心理压力增高、自杀、暴力冲突等人为原因而不能享受应得的寿命。 

 

这三条正反两个版本正是东西文明的区别,也是原初社会与当代二级社会文明的区别。也是当今世界面临崩溃的主要原因。 

 

《庄子:在宥》说: 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在之也者,恐天下之淫其性也;宥之也者,恐天下之迁其德也。天下不淫其性,不迁其德,有治天下者哉!昔尧之治天下也,使天下欣欣焉人乐其性,是不恬也;桀之治天下也,使天下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愉也。夫不恬不愉,非德也。非德也而可长久者,天下无之。大意是说:我听说天下顺其自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由人来治理天下。天下顺其自然,就不会改变天下原有的德性,也就用不着人为治理了。尧治天下,人们很高兴,是心不宁静;桀治天下,人们不愉快。不宁静,不愉快,就不是天下原有的德性。没有德性而会长久,天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 

 

自尧到庄子有二千余年时间,庄子认为这二千余年的管理行为是即将过去的暂时现象,天下最终要回到原初社会式的无政府状态的。自庄子到现在又二千余年过去了,面临世界难题才使我们重温庄子这些话:尧治天下,人们很高兴,是心不宁静;桀治天下,人们不愉快。不宁静,不愉快,就不是天下原有的德性。没有德性而会长久,天下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  

 

科学家与社会学者们一致认为:现在已经为时太晚,任何补救工作只能减轻动物灭绝与人类文明崩溃的程度,但只有道家的原初社会理想才能使人类社会由此转到不再毁灭的永恒发展道路。作者已经多次论述,原初社会生活方式同样可以丰富多彩与瑰丽斑斓,不过是庄子式汪洋恣意与鲲鹏展翅九万里,而非地球资源的耗竭式的人定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