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 24: 从两级社会理论来看财富积累文化的由来与发展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卑劣的贪欲是文明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到今日的动力﹔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人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的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 

 

恩格斯这段话很好地验证了本博客两级社会的理论,我们可以由几个方面来展示这一点。首先验证作者这一结论:西方文明开始于二级社会,而中国文明开始于天然的原初社会,所以恩格斯这段话是他对于对欧洲文明的概括,并不适用于中国文明。中国文明开始时期的大禹是抗洪劳动模范的形象,尧舜是道德的楷模,就连领兵征伐的黄帝也是为了持久的和平,使百姓免受诸侯征伐之苦。这里既没有财富、财富、财富的贪欲,更没有卑劣的贪欲所伴随的罪恶行径。 

 

西方文明开始于地中海,他们一开始就将家族打破而组成二级社会的城邦,文明早期法律与二级社会道德习惯不可能一个早晨就建立起来,所以混乱与罪恶是不可避免的。正由于此才有上帝造人后悔的传说,因为人类而是地上尽是恶。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说,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借以表现出来的形式,自从阶级对立产生以来,正是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与权势欲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 这和圣经上帝造人后悔说一脉相承。欧洲哲学大师黑格尔指出,人们以为,当他们说人本性是善的这句话时,他们就说出了一种很伟大的思想﹔但他们忘记了,当人们说人性是恶的这句话时,是说出了一种更伟大得多的思想。 

 

与大禹劳动模范与尧舜道德楷模相一致,中国有孔孟人之初,性本善之说,至于荀子人性恶说并非中国思想界的主流,常常受到批评与质疑,近来有的学者甚至认为人性恶并非荀子原意。这种与西方截然相反的人性看法完全与中国文明的原初社会起源有关,因为原初社会是人类生活了上百万年的社会,不会发生西方文明早期的混乱与罪恶局面。原初社会的主人是人不是神,二级社会的主人是神不是人,二级社会开始的西方文明只能依靠上帝的谴责来恢复人间的社会秩序。

 

二级社会是人造社会,里面的人也是人类自己制造的。原初社会基于业余时间的闲适心态与即时的快乐与美感,而二级社会基于功利目标的追求,因而才有恩格斯说的卑劣的贪欲。作者在《换个角度看人生,看世界:21世纪中华道学》一书中写到,从古埃及的金字塔建造,我们可以得知人类文明的一个重要特征。这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可以动员它的所有臣民,用他们的所有业余时间,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地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他们不是象古埃及人一样造金字塔,却以同样的方式与热情做别的事。我们这里就称之为社会金字塔。如此这般,人类可成就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宏伟与壮观。各种社会金字塔背后就是每个文明国家与社会早已建造好的,无形的社会权力的金字塔,将社会金字塔现象不断发扬广大,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北京:线装书局,2009。第93-94

 

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朝代财富积累文化比较发达,这就是宋朝。宋朝又两个中国历史上其他朝代没有的情况:一是旗鼓相当的战争对手,二是发达的工商业。汉朝时代北方匈奴威胁也很严重,但他们文化落后,到宋朝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开始从汉族学来国家政治的一套,称为真正的旗鼓相当的敌国。发达的财富积累一定又发达的工商业,单纯农业财富生产有限。古希腊就有发达的工商业,他们制葡萄酒、橄榄油、陶器等到处贩卖。清朝虽然疆域不小,但财富积累文化并不发达,过得是闭国守旧而国泰民安的日子,等西方列强打过来,大清帝国并无招架之力,因为中西财富积累程度已经不在一个级别上,相差悬殊。战争拼的是人力物力,而物力就是财富,所以战争与财富直接相关。西方不断发展,正是物质文明的不断升级造成的,这与欧洲历史上不断升级的战争直接相关。而中国将西方三千年到战争升级史压缩在战国时期二百余时间内,而前后各有两千年的稳定期,战争规模与频率都变化不大。 

 

这里用作者几年前写的话作结语:

 

财富积累文化也是螺旋上升式战争文明的一部分,因为战争、帝国、文明三者都需要财富的支持。没有钱,一事无成。自从资本主义建立以来,财富积累文化独立起来,当然它还与战争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财富积累文化相对于战争文明的独立性可从两次世界大战的起因说明,大多数学者认为,是资本主义的竞争导致世界大战,而不是世界大战导致资本主义经济的竞争。财富积累文化不再是战争文明的从属部分,不再应战争需要而发展。冷战时代的结束并未给财富积累文化带来丝毫的气馁。

 

如果财富积累文化在欧洲中世纪从战争文明独立出来可能还有较大的独立发展空间,但就目前的形势看,财富积累文化也同样向终点逼近。财富积累文化受资源与环境污染的限制,其致命伤还在于人们会最终认识到:财富带给我们的只是方便与舒服,并非幸福。根据世界自然基金(WWFWorld Wildlife Fund for Nature)报告说,人类发展速度已经超出地球的能力,我们到2050年时需要两个地球。十分紧迫,人类需要尽快找出另外的生活方式。中华道学提供一个很好的供以选择的可能生活方式。道学强调自然而然,强调古朴单纯,这样的生活简单,但是充满愉快的。(上书,第248) 

 

文献: 

《先秦道家哲学研究》,朱哲着,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09,第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