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25 从狗的三种心态图看中西文化与两级社会的本质差异

   

如下图示,这些狗处于三种不同的心态,即轻松无事、聚焦目标与相互激战三种心态﹕

随思25﹕ <wbr>从狗的三种心态图看中西文化与两级社会的本质差异

 

 

如果您问那些狗在它们的世界里看到了什么?它们在生活中要求什么?那轻松无事的狗会说,它们看到了包括它们自己在内的整个世界,它们要享受生活,享受轻松愉快。如果您把它们的回答用哲理的语言表达出来,那就是中华道学。这种纯美学的享受没有丝毫功利主义的因素,不会与其他同类发生冲突。

 

如果您以同样的问题来问那些聚焦目标的狗,它们除了目标, 兔子以外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它们除了兔子以外也讲不出其他任何要求。这种目标可以随时变换,目标的实现过程有与其他同类发生冲突的可能。

 

您以同样的问题来问两只相互争斗的狗时,它们看到的仅仅是另外的同类,它们想要得到的是征服对方。这种征服对方本身也是一种追逐的目标,不过不如追逐兔子那样直接、现实罢了。两只狗追逐一只兔子,最后也可以导致这两只狗自己打起来。即上面狗的三种心态图中,后两种相互连接,可以互相转化。

 

读者可能不知道,西方绘画自古希腊时代以来就专以描绘人物为题材,只有近代才开始像中国画家一样创作风景画。显然,他们城邦不断争斗的传统使他们只能看到同类,看不到别的东西,足以显示城邦争斗的局面对一个文化形成起了什么影响。相互征服的目标是不会达到的,结果只能是一个被征服,或者斗个平手。让人庆幸的是,狗仍受天性控制,用不了很久,就会因体力不支而停下来。文明的人类已经超出天性的控制,他们遵从艾柯阿尔德战争文明上升螺旋的理论,将不断升级。这也正是五千年欧洲文明的历史,一个战争不断升级的历史,直至晚近的两次世界大战。此后人类是否从两次世界大战的规模上再次战争升级,打掉六十亿人而使剩余的十五亿人全部能过上现在美国人式富裕生活,我们将拭目以待。

 

古希腊人以雕刻人物裸体而著称,他们也有少数画在墙壁上画流传下来,在我看到的古希腊图画中,也没有看到任何一幅专门画风景的图画。作为画家们绘画的一个题材与门类的风景画,在西方的十七世纪才开始出现。与西方这种视觉艺术传统正好相反,中国先秦时代的人物画也是一幅场景,众多人物组成的一幅景观,如宋代的清明上河图本质上更像一幅风景画,不过内有人物罢了。这也包括中国山水画,在山水风景画的背景上点缀一两个小小人物形象,仍称为山水画。

欧洲在十七世纪才开始出现所谓风景画派,以大地树木风景为题材。这一画风首先出现于荷兰,而后出现于英国。(见:迟轲,1983,《西方美术史话》。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以上狗的三种心态图与东西绘画风格的不同全部可以用两级社会的理论来圆满解释。古代生活在原初社会的人类也像其他动物一样,他们以闲暇心态观察世界,再会同他们以往记忆作为他们对世界人生的看法,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讲的世界观。古代人类不会蠢到把自己偶而追逐的兔子当成全部世界,也就是本博客两级社会理论所说:原初社会是基于闲适业余的视角与情感美学心态的社会。而人造二级社会有其目的,也用这一目的造就自己这个二级社会的人,也就是说:二级社会的人首先受他们所在二级社会意识形态的影响与控制。我们都是社会与文化的产物,一个让所有公民接受十二年中小学洗脑义务教育的社会,没有资格谈什么天然人性的。

 

中国古代组成类似今天联合国式的社会维持和平,使中国人古代长期生活在原初社会阶段,直到战国时期在进入二级社会。老子、孔子创立的儒道两家哲学同以原初社会为理想社会,这影响了中国两千年到绘画风格。中国战争升级集中在战国时期,此前后各是两千年的稳定期。

 

欧洲文明是五千年的战争升级史,直到两次世界大战,企图武力统一欧洲的德国以失败告终。在这种战争与生死竞争的二级社会中,人们看到的只能是生死竞争的对手:人类自己。所以中国人画山水风景的时候,欧洲人只能画人物,因为那是生死竞争场上唯一能看到的形象。荷兰是一个临海国家,英国是一个岛国,他们又都以发达的航海工业著称,得以摆脱欧洲战争威胁,即在欧洲战争升级威胁下处于相对安全的地带。正由于此: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都岿然不动,没有被征服。荷兰与英国得以向原初社会的闲适业余心态回归,开阔眼界,得以看到人类以外的种种影像,使他们的画家开始画风景画。荷兰与英国也是近代民主运动的先驱,近代正是西方逐渐认识到二级社会的缺陷而逐渐向原初社会回归到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