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思9: 急剧增长的财富与知识并不伴有人类幸福增加

 

近年来,我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对听众讲﹕在当代世界中,只有两件东西以如此速度增长﹕每一二十年就翻一番,简直有坐火箭直冲云霄的感觉,这就是急剧增长的财富与知识。

 

财富是我们口袋里的金钱,但实际上更是在世界堆积的各种人工产品,诸如房屋﹑铁路﹑商店与仓库里的商品,住家里的各种日常用品,当然也包括耕种杀人的武器与原子弹,以及无形的电能。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河北家乡农村里常有一个说法﹕说我们村庄树木如此之多,一个人站在村外看到的只是庄稼与树木,看不到任何非自然的人工产物。今天我们面对的是无数的高楼大厦与车辆电缆。从北京坐汽车到我们家需要五六个小时,伴随我们的这五六个小时的旅程是掠过车窗的河北农村的景物。这几十年来由一片无边的绿色与偶尔的矮小农舍,逐渐变成连绵不断的楼房﹑工厂﹑公路﹑铁路﹑电缆等等,自然绿色反而成了点缀。这才是世界财富急剧增长的景观。

 

同样,我们的知识也这样日夜不停地急剧增长着,不过知识更倾向无形罢了,因为知识储存技术的改进,从竹简﹑书页,一直到今天的电子储存的光盘与电脑库存。如果你参观一下大城市图书馆里摆放各种杂志的书架,那些杂志要月月送来,你会感到人类新知识在源源不断地经过那些杂志不断流向你的过程,就更不用提那千千万万的网上电子杂志,以及博克﹑脸书等亿万个人的上传信息。

 

这就是所谓知识爆炸与财富爆炸,人们担心人口爆炸,其实财富爆炸要比人口爆炸可怕得多。人口多也不会把地球压塌的,但财富积累却有这个能力,警告儿童﹑老人不要外出,因为空气污染的所谓雾霾,那雾霾并不是人类排泄的粪便,而是财富排泄的粪便,可见财富有毒,而人口是没有毒的。诸如汽车﹑飞机﹑各种锅炉等不停地排泄有毒粪便,其他诸如铁路﹑建筑等生产过程排的胎粪有毒。人类粪便与胎粪没有毒,而且可以称做时髦的有机肥料,与人工化肥相对。

 

排泄有毒粪便的财富给人带来幸福吗﹖恰其相反,许多研究发现财富积累文化异化人类,奴役人类,使人更不幸福,因为社会与文化,因为思想与意识,不断催促人类生产更多的财富。如果人类像树上的鸟与草原上的野兽一样,整天悠哉悠哉,那今天的地球还会像五十年代北方农村那样﹕无边的绿色自然中点缀几个农舍而已。

达尔文学说的错误在于没有阐明生物自然竞争的动力﹕动物要享受生活,它们为享受生活而活,并不是为达尔文的自然竞争而活。你如果抓住一只野鸟,把它放在笼子里,不管你如何喜欢它,给它提供多少美食良饮,一般说来﹕这只鸟不吃也不喝,直至死亡。原因很简单,笼养的环境违反了鸟的天性,生活对它来说,不再是一种享受,它失去了生活的动力。人却可以在监狱里生活几十年,因为他为出狱后的希望而忍受当前的痛苦,而动物没有这样长远的希望。如果这坐监狱的人根本没有出狱的希望也没有关系,心理学家说﹕一个人生活有希望很重要,而希望的实现可能性并不重要,宗教就廉价散发这种在今生不会兑现的希望。使当今世界知识与财富一二十年就翻一番的背后力量是这种似是而非的巨大希望,如此以来人类就日夜奋战,把自己的一生弄得十分痛苦,再污染环境把儿孙们的生活也推向地狱。

 

心理学家说,那只在笼子里不吃也不喝的鸟得了人类自杀前的抑郁症。宗教来世天堂的鼓舞与种种心理自我疗法如此普及都是人类抑郁症的强大对抗剂,才使我们兴高采烈地常年奋斗而终身不像那只没有人类知识的鸟那样,患上抑郁症而自杀。

 

尽管如此,今天人类抑郁症发病率如此之高﹕美国人群中每年有67%的人患有抑郁症﹔有165%的美国人在一生中要患一次或多次抑郁症。如果那些抑郁症患者全部如同那只笼养鸟那样自杀将是一个如何的景象,如果没有宗教与心理知识的普及而有更多抑郁症患者的人类世界将是一个什么样子。至少有一个可能,就是人类没有能力使财富与知识如此爆炸式增长,人类也就不面临生态环境的困境,甚至两次世界大战成为不可能。更有可能,人类像道家理想的那样生活,把天才指向自我娱悦创造,而非财富积累,物质世界发展可能稍微慢一些,但人类不会面临当今的世界难题。

但一个结论是千真万确的,没有丝毫犹豫的余地的,那就是﹕当今世界种种难题都是西方人造二级社会的难题,都是二级社会不人为操作的难题﹔都是自从文艺复兴以来,欧洲不断革命与战争而用枪炮把世界推这个现代化化世界的问题,而不是人类原有传统道路的问题。如果世界走一个儒家﹑道家以原初社会为理想的发展道路,就不会有今天的世界困境,也就没有人类如此的傻卖力气﹕把自己搞的苦不堪言,还把人类带到生态危机的困境